論中陰

論中陰1

中陰者,即識神也。非識神化為中陰,即俗所謂靈魂者,言中陰七日一死生,七七日必投生等,不可泥執。中陰之死生,乃即彼無明心中,所現之生滅相而言,不可呆作世人之死生相以論也。中陰受生,疾則一彈指頃,即向三途六道中去。遲則或至七七,並過七七日等。初死之人,能令相識者,或見於晝夜,與人相接,或有言論。此不獨中陰為然,即已受生善惡道中,亦能於相識親故之前,一為現形。此雖本人意念所現,其權實操於主造化之神祇。欲以彰示人死神明不滅,及善惡果報不虛耳。否則陽間人不知陰間事,則人死形既朽滅,神亦飄散之論,必至群相附和。而舉世之人,同陷於無因無果,無有來生後世之深坑,將見善者則亦不加惕厲以修德,惡者便欲窮兇極欲以造惡矣。天地鬼神,欲人明知此事,故有亡者現身於人世,陽人主刑於幽冥等。皆所以輔弼佛法,翼贊治道。其理甚微,其關系甚大。此種事,古今載籍甚多,然皆未明言其權之所自,並其事之關系之利益耳。(正)復范古農書二

【彈指】時間單位,彈指所需之極短暫時間,稱為一彈指或一彈指頃。關於一彈指時間之長短,諸說不一,如大智度論卷八十三謂,一彈指有六十念。

【瞽論】不明事理的言論。

【惕厲】亦作“ 惕勵”。警惕謹慎;警惕激勵。

【輔弼】輔佐;輔助。

【翼贊】輔佐。


中陰,就是識神。不是識神化為中陰身,也就是世俗人所說的靈魂。說到中陰身七天一個死生,七個七天必定投生等等,不可拘泥執著。中陰身的死生,這是就他無明的心中,所顯現的生滅相來說,不可以呆板當作世間人的死生相來相提並論。中陰身受生,快的話,在一彈指頃,就向三途六道當中去了,慢的話,或者到了七七日,以及過了七七日等等。剛剛死的人,能夠令熟悉認識的人,或者在白天夜晚見到他。與人相迎交接,或者有所言論。這不只是中陰身如此。即使已經在善惡道中受生,也能夠在相互熟識的親友故交之前,現出形相。這雖然是他本人的意念所現,這個權力實際操持在主宰造化的神祇手中。想要以此彰顯指示人死神明不滅,以及善惡果報不是虛假啊!否則,陽間人不知陰間事。那麼人死後,身形既然朽壞消失,神魂也隨之飄散的盲論瞎說,必定群起相互附和。而舉世之人,共同陷於無因無果,無有來生後世的邪見深坑。將要見到行善的人,也不再警惕激勵自己來行善積德;作惡的人,就想要窮凶極欲來造作惡事了。雖然有佛的言語,沒辦法證明,誰肯相信接受。由於現在有死去的人現出形相示現等等,足以驗證佛語無妄,果報分明。不但善人更加努力積極行善,就是惡人的心也被因果報應等情理所折伏,而不至十分決絕暴烈。天地鬼神,想要人們明白知道這件事。所以才有死去的人現身於人世,活人在幽冥陰間主管刑罰等等。這都是來輔助佛法,輔佐治國之道的。這個道理很微細,這個關係非常大。這種事在古今的書籍上記載很多。然而都沒有明白說清這個權力來自哪裡,以及這些事情關係到的利益罷了。

論中陰2

死之已後,尚未受生於六道之中,名為中陰。若已受生於六道中,則不名中陰。其附人說苦樂事者,皆其神識作用耳。投生,必由神識與父母精血和合。是受胎時,即已神識住於胎中。生時,每有親見其人之入母室者,乃系有父母交媾時,代為受胎。迨其胎成,本識方來,代識隨去也。圓澤之母,懷孕三年,殆即此種情事耳。此約常途通論。須知眾生業力不可思議,如淨業已成者,身未亡而神現淨土。惡業深重者,人臥病而神嬰罰於幽冥,命雖未盡,識已投生。迨至將生,方始全分心神附彼胎體。此理固亦非全無也。當以有代為受胎者,為常途多分耳。三界諸法,唯心所現。眾生雖迷,其業力不思議處,正是心力不思議處,亦是諸佛神通道力不思議處。(正)復范古農書二

【代為受胎】“問:男女會合,必藉神識來投,然後成胎。而世多有此處分娩,親見彼人入室,訪之彼人,死期亦在此刻,則十月以前,其人尚在陽世。彼父母會合,更有誰人替之耶?若無中陰,則不能成胎,若有中陰,則中陰定是他人,何以又見彼人入室?答:造宅造獄,何必自己監工?規模製度,悉依當人本分,宅獄成而監工即去。胎相成而本識方來,壽雖未盡,生固定然。自感宿生有負之人,為之代其受胎也。”《慾海回狂》卷三


死了以後,還沒有受生在六道之中,名為中陰。如果已經受生在六道中,就不名中陰。有附著人體訴說苦樂之事的,都是他的神識作用罷了。投生必定由神識與父母精血和合。這是受胎之時,就是自已的神識住在胎中。出生的時候,每每有人親眼見到這個人進入到母親內室的,這是父母交媾時,有代識來受胎。等到這個胎兒長成,本識才來受生,代識隨即離去。《慾海回狂》,第三卷十二頁,第八,九,十,十一,十二行,曾經有這個提問。原來的回答不太合理,我加以改正了,應當去查閱。原答說:“譬如雞蛋,有受過精的,有沒有受過精的。沒有神識前來托入的胎,如同沒有受精的雞蛋一樣”。(臨產時,神識才入胎,十月所懷之胎如同未受精的雞蛋)他不知道雞蛋沒有受精,即便讓母雞來孵,也不會孵出小雞,怎麼可以作為比喻。我只期望將這個道理說明白,不避諱有超越本份的嫌疑。所以為居士你陳述其中所以然。圓澤禪師的母親懷孕三年。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吧!這是約著常情通說。必須知道眾生業力不可思議。例如淨業已經成就的人,色身還沒有死而神識顯現在淨土。惡業深重的人,人臥病在床而神識受罰在幽冥。壽命雖然還沒有盡,神識已經投生了。等到將要受生,方才全體心神附在受生的胎體之上。這個道理固然也不是完全沒有。應當以有代為受胎的代識,為常規多分罷了。三界諸法,唯心所現。眾生雖然在迷,其業力不思議處,正是心力不思議處,也是諸佛神通道力不思議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