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戒律

論戒律1

至言持戒,且先守佛兩句略戒。其戒唯何。曰: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此兩句,包羅一切戒法,了無有遺。此系如來戒經中語。文昌帝君引而用之於陰騭文,切勿謂原出於陰騭文也。此兩句,泛泛然視之,似無奇特。若在舉心動念處檢點,則能全守無犯,(凡起心動念,不許萌一念之不善,則諸戒均可圓持。見續編復宋慧湛書。)其人已深入於聖賢之域矣。(三)復陳飛青書

至於說到持戒,暫且先遵守佛陀的兩句略教戒。這個略教戒是什麼呢?就是: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這兩句,包羅一切戒法,沒有一點遺漏。這是如來戒經中的話語,文昌帝君引用在《陰騭文》中,千萬不要認為,這二句原本是出於《陰騭文》的。這兩句話,泛泛然來看,似乎沒什麼奇特。如果在舉心動念之處檢點,能夠完全遵守不犯,這個人已經深入聖賢的領域了。

論戒律2

律,不獨指粗跡而已。若不主敬存誠,即為犯律。而因果又為律中綱骨。若人不知因果,及瞞因昧果,皆為違律。念佛之人,舉心動念,常與佛合,則律教禪淨,一道齊行矣。(正)復謝誠明書

戒律不僅是指粗顯的事蹟,如果不恪守敬誠,就是犯律。而因果又是戒律中的綱要骨髓。如果一個人不知道因果,以及隱瞞違背良心,不明白因果報應,都是違背戒律。念佛之人,起心動念,要恆常與佛相合。那麼戒律、教理、禪宗、淨土就一道全修了。

論戒律3

三皈五戒,為入佛法之初門。修餘法門,皆須依此而入。況即生了脫之至簡至易,至圓至頓之不思議淨土法門耶。不省三業,不持五戒,即無復得人身之分。況欲得蓮華化生,具足相好光明之身耶。(正)復高邵麟書三

三皈五戒,是進入佛法的初門。修其餘法門,都必須依此而進入,何況是此生就能了脫的最簡便、最容易,最圓滿、最頓超的不思議淨土法門呢?不省察身口意三業,不守持五戒,就沒有再得人身之份,何況想要蓮華化生,具足相好光明的身體呢?

論戒律4

受戒一事,若男子出家為僧,必須入堂習儀,方知叢林規矩,為僧儀則。則游方行腳,了無妨阻。否則十方叢林,莫由住止。若在家女人,家資豐厚,身能自主。詣寺受戒,亦非不可。至於身家窮困,何必如此。但於佛前懇切至誠,懺悔罪業。一七日,自誓受戒。至第七日,對佛唱言,我弟子福賢,誓受五戒,為滿分優婆夷,(優婆夷,此云近事女,謂既受五戒,堪事佛故。滿分者,五戒全持也。(男子受戒,名優婆塞,此云近事男。編者敬注))盡形壽不殺生,盡形壽不偷盜,盡形壽不淫欲,(若有夫女,則曰不邪淫。)盡形壽不妄語,盡形壽不飲酒,如此三說,即為得戒。但自志心受持,功德並無優劣。切勿謂自誓受戒者,為不如法。此系梵網經中如來聖訓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受戒這件事,如果是男子出家為僧,必須要入戒堂學習威儀,方才知道叢林的規矩,做僧人的威儀軌則,那麼遊方行腳,就沒有妨阻。否則十方叢林,不讓他掛單住宿。如果是在家女人,家資豐厚,身能自主,到寺裡受戒,也不是不可以。至於自己家裡窮困,又何必如此。只要在佛前懇切至誠,懺悔罪業,一個七日,自誓受戒。到了第七天,對佛唱言:我弟子福賢,誓受五戒,為滿分優婆夷(優婆夷:此云近事女,指既受五戒,堪能承事佛法故。滿分:五戒全部受持)。盡形壽不殺生,盡形壽不偷盜,盡形壽不淫欲(若有丈夫的女子,就說不邪淫),盡形壽不妄語,盡形壽不飲酒。如是唱說三遍,就為得戒。只要自己誠心受持,功德並無優劣。不要認為自誓受戒,是不如法。這是《梵網經》中如來的聖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