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心性

論心性1

夫心者,即寂即照,不生不滅。廓徹靈通,圓融活潑。而為世出世間一切諸法之本。雖在昏迷倒惑具縛凡夫之地,直下與三世諸佛,敵體相同,了無有異。故曰:心佛眾生,三無差別。但以諸佛究竟證得,故其功德力用,徹底全彰。凡夫全體迷背,反承此功德力用之力,於六塵境,起貪瞋癡,造殺盜淫。因惑造業,因業感苦。惑業苦三,互相引發。因因果果,相續不斷。經塵點劫,長受輪回。縱欲出離,末由也已。喻如暗室觸寶,不但不得受用,反致被彼損傷。迷心逐境,背覺合塵,亦復如是。如來憫之,為說妙法。令其返妄歸真,復本心性。初則即妄窮真,次則全妄即真。如風息波澄,日暖冰泮,即波冰以成水。波冰與水,原非二物。當其未澄未泮之前,校彼既澄既泮之後,體性了無二致,相用實大懸殊。所謂修德有功,性德方顯。若唯仗性德,不事修德,則盡未來際,永作徒具佛性,無所恃怙之眾生矣。故般若心經云: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夫五蘊者,全體即是真如妙心。但由一向迷背,遂成幻妄之相。妄相既成,一真即昧。一真既昧,諸苦俱集。如風動則全水成波,天寒則即柔成剛。照以甚深般若,則了知迷真成妄,全妄即真。如風息日暖,復還水之本體耳。故知一切諸法,皆由妄情所現。若離妄情,則當體全空。以故四大咸失本性,六根悉可互用,所以菩薩不起滅定,現諸威儀。眼根作耳根佛事,耳根作眼根佛事。入地如水,履水如地。水火不能焦濡,虛空隨意行住。境無自性,悉隨心轉。故楞嚴云:若有一人發真歸元,十方虛空,悉皆消殞。乃照見五蘊皆空之實效也。歸者歸投、歸還,即返照回光,復本心性之義。然欲返照回光復本心性,非先歸心三寶,依教奉行不可。既能歸心三寶,依教奉行,自可復本心源,徹證佛性。既得復本心源,徹證佛性,方知自心至寶,在迷不減,在悟不增。但以順法性故,則得受用。違法性故,反受損傷。而利害天淵迥別耳。(正)歸心堂跋

【寂照】真理之體雲寂,真智之用雲照。

【敵體】謂彼此地位相等,無上下尊卑之分。

【四大】地水火風。一地大,性堅,支持萬物。二水大,性濕,收攝萬物。三火大,性暖,調熟萬物。四風大,性動,生長萬物。此四者,以造作一切之色法。

【六根互用】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根遠離染污而得清淨,則六根一一具有他根之用。據北本涅槃經卷二十三載,如來一根則能見色、聞聲、嗅香、別味、覺觸、知法,一根如此,其餘諸根亦然。此系真六根互用。又法華經卷六法師功德品說菩薩在六根清淨之位,亦有六根互用之德。此系相似之六根互用。


這個真心,即寂即照,不生不滅,廓徹十方,靈通三世,圓融活潑,而為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的根本。雖然在昏迷顛倒煩惑,具足系縛的凡夫之地,當下與三世諸佛,平等相同,沒有差異。所以說:心佛眾生,三無差別。但是因為諸佛究竟證得,所以真心的功德力用,徹底全體彰顯。凡夫全體迷失背離真心,反而承著這真心的功德力用的力量,對六塵外境,生起貪瞋痴三毒,造作殺盜淫三業。因有煩惑,造作罪業,因造罪業而感得苦報。惑、業、苦三道,互相引起發生。因因果果,相續不斷。經過塵點劫,恆受輪迴生死之苦。縱然想要出離,也沒有路途。譬如在暗室中觸摸到珍寶,不但不能得到珍寶的受用,反而被珍寶所損傷。眾生迷失真心,追逐塵境,背離覺性,合於六塵,也是如此。如來憐憫眾生,為我們宣說妙法,令我們返妄歸真,恢復本來的心性。最初是在妄心上窮究真心,其次就全體妄心即成真心了。如同狂風止息,波浪澄靜,太陽暖和,堅冰融化,波浪、堅冰當體變成水,波浪、堅冰與水,原本不是二個東西。當波浪沒有澄靜,堅冰沒有融化之前,比起它們澄靜、融化之後,體性沒有二樣,外相作用實在大有不同。所謂修德有力,性德方顯。如果只是依仗性德,不從事相修德,那麼盡未來際,永遠作白白具有佛性,無所依怙的眾生啊!所以《般若心經》說:“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”五蘊全體就是真如妙心。但是由於眾生一向迷失背離,於是成為幻妄之相。妄相既然成就,這個真心就暗昧了,真心既然暗昧,諸苦都會集聚。如同風一吹動,全水就變成波浪,天氣寒冷,柔水變成剛冰。以甚深的般若覺照,就了知迷失真心成為妄心,全體妄心就是真心。如同狂風止息,天氣暖和,又還回水的本體了。所以知道一切諸法,都是由於錯妄情見所現。如果離開妄情,那麼當體全空。所以地水火風四大都失去本性,眼等六根都可以互用。所以菩薩不出滅盡定,顯現諸多威儀身相。眼根作耳根的佛事,耳根作眼根的佛事。進入地中,如潛河水;走在水上,如履平地。火不能燒,水不能濕,在虛空中隨意飛行停住。境界沒有自性,都能隨心而轉。所以《楞嚴經》說:如果有一個人 發現本有的真心,返本歸元,這十方晦暗的頑空,就會完全消失。這是照見五蘊皆空的真實效果啊!歸:歸投,歸還,就是返照迴光,恢復本來心性的意義。然而想要返照迴光,複本心性,一定要先歸依三寶,依教奉行。既然能夠歸心三寶,依教奉行,自然可以恢復本來心源,徹證佛性。既然得以復本心源,徹證佛性,才知道自心妙寶,在迷惑之時,不會減少,在覺悟之時,不會增多。只因為隨順法性的緣故,就得到受用;違背法性的緣故,反過來受到損傷,其中的利害關係就有天淵之別了。

論心性2

眾生者,未悟之佛。佛者,已悟之眾生。其心性本體,平等一如,無二無別。其苦樂受用,天地懸殊者,由稱性順修,背性逆修之所致也。其理甚深,不易宣說。欲不費詞,姑以喻明。諸佛致極修德,徹證性德。譬如大圓寶鏡,其體是銅。知有光明,日事揩磨。施功不已,塵盡光發。高台卓豎,有形斯映。大而天地,小而塵毛。森羅萬象,炳然齊現。正當萬象齊現之時,而復空洞虛豁,了無一物。諸佛之心,亦復如是。斷盡煩惱惑業,圓彰智慧德相。盡來際以安住寂光,常享法樂。度九界以出離生死,同證涅槃。眾生全迷性德,毫無修德。譬如寶鏡蒙塵,不但毫無光明,即銅體亦被銹遮,而不復現,眾生之心,亦復如是。若知即此銅體不現之廢鏡,具有照天照地之光明。從茲不肯廢棄,日事揩磨。初則略露銅質,次則漸發光明。倘能極力盡磨,一旦塵垢淨盡,自然遇形斯映,照天照地矣。然此光明,鏡本自具。非從外來,非從磨得。然不磨,則亦無由而得也。眾生背塵合覺,返妄歸真,亦復如是。漸斷煩惑,漸增智慧。迨至功圓行滿,則斷無可斷,證無可證。圓滿菩提,歸無所得。神通智慧,功德相好,與彼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了無異致。然雖如此,但復本有,別無新得。若唯任性德,不起修德,則盡未來際,常受生死輪回之苦,永無復本還元之日矣。(正)潮陽佛教會演說四

眾生,是沒有覺悟的佛。佛陀,是已經覺悟的眾生。二者的心性本體,平等一如,無二無別。二者的苦樂受用,卻是天地懸殊。這是由於稱合本性,隨順修德;背逆本性,背逆修德所導致的。這個道理很深,不容易宣說。想要不浪費言詞,姑且用比喻來說明。諸佛修德圓滿,徹證性德。譬如大圓寶鏡,體質是銅。知道寶鏡有光明,每天從事揩磨。不停用功,塵垢除盡,光明顯發。高台卓然豎立,有形像就會映顯出來。大到天地,小如塵毛,森羅萬象,清楚的一齊顯現。正當萬象齊現之時,而又空洞虛豁,沒有一物。諸佛之心,亦復如是。斷盡煩惱惑業,圓彰智慧德相。盡未來際,安住常寂光淨土,常享清淨法樂。度九法界眾生,出離生死,同證涅磐。眾生完全迷失了性德,絲毫沒有修德。譬如寶鏡蒙塵,不但絲毫沒有光明,就是銅體,也被銅鏽遮住,而不再顯現。眾生之心,亦復如是。如果知道,就是這個連銅體都不顯現的廢鏡,具有照天照地的光明。從此決不肯廢棄,每天從事揩磨。最初,略微露出銅質,其次就漸漸顯發光明。如果能夠竭力揩磨,一旦塵垢淨除究盡,自然遇到形像就映出,照天照地了。然而這個光明,是寶鏡本自具足的,不是從外面得來,不是從揩磨得來。然而不磨也就沒辦法得到光明了。眾生背離六塵,合於覺性,返妄歸真,亦復如是。漸斷煩惑,漸增智慧。等到功行圓滿,就斷煩惑,而沒有煩惑可斷;證佛果,而沒有佛果可證。圓滿菩提後,才知道最終歸於無所得。神通智慧,功德相好,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沒有二樣。然而雖然如此,只是恢復本有光明,沒有另外新得的光明。如果只是唯任性德,不生起修持之德,那麼盡未來際,常受生死輪迴之苦,永遠沒有恢復本性,歸還真心的日子了。

論心性3

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。而佛與眾生,心行受用,絕不相同者,何也。以佛則背塵合覺,眾生則背覺合塵。佛性雖同,而迷悟迥異。故致苦樂升沉,天淵懸殊也。若能詳察三因佛性之義,則無疑不破,無人不欲修習矣。三因者,正因、了因、緣因也。一、正因佛性,即吾人即心本具之妙性,諸佛所證真常之法身。此則在凡不減,在聖不增。處生死而不染,居涅槃而不淨。眾生徹底迷背,諸佛究竟圓證。迷證雖異,性常平等。二、了因佛性,此即正因佛性所發生之正智。以或由知識,或由經教,得聞正因佛性之義,而得了悟。知由一念無明,障蔽心源。不知六塵境界,當體本空,認為實有。以致起貪瞋癡,造殺盜淫。由惑造業,因業受苦。反令正因佛性,為起惑造業受苦之本。從茲了悟,遂欲反妄歸真,冀復本性也。三、緣因佛性,緣即助緣。既得了悟,即須修習種種善法,以期消除惑業,增長福慧。必令所悟本具之理,究竟親證而後已。請以喻明。正因佛性,如礦中金,如木中火,如鏡中光,如谷中芽。雖復本具,若不了知,及加烹煉鉆研磨礱種植雨澤等緣,則金火光芽,永無發生之日。是知雖有正因,若無緣了,不能得其受用。此所以佛視一切眾生皆是佛,而即欲度脫。眾生由不了悟,不肯修習善法,以致長劫輪回生死,莫之能出。如來於是廣設方便,隨機啟迪。冀其返妄歸真,背塵合覺。(正)陳了常優婆夷往生事蹟兼佛性發隱

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。而佛與眾生的心行與受用,絕不相同,這是為什麼呢?因為佛陀是背塵合覺,眾生是背覺合塵。佛性雖然相同,而迷惑覺悟卻迥然有異。所以致使受苦受樂,上升下沉,就天淵懸殊了。如果能夠詳細觀察三因佛性的義理,那麼就沒有疑惑不能破除,沒有人不想要修習了。三因:正因、了因、緣因。正因佛性:就是我們即心本具的妙性,諸佛所證的真常法身。這個正因佛性,在凡夫不減少,在聖人不增多。處生死而不被染污,居涅磐而不是清淨。眾生徹底迷惑違背,諸佛究竟圓滿證得。迷惑證得雖然有異,佛性恆常平等無二。二:了因佛性:這就是正因佛性所發生的正智。或者由於善知識開導,或者由於經典教法,得以聽聞正因佛性的義理,而得以明了悟解。知道由於一念無明,障蔽了心源。不知道六塵境界,當體本空,認為實有,以致於生起貪瞋痴,造作殺盜淫。由煩惑造罪業,因罪業受苦報。反而令正因佛性,成為起惑造業,受苦的根本。從此明了覺悟,於是想要反妄歸真,希望恢復本性。三:緣因佛性:緣:就是助緣。既然明了覺悟,就必須修習種種善法,以期望消除惑業,增長福慧。必定要使覺悟的本具之理,究竟親證而後才停止。(現在)請以比喻說明。正因佛性:如同雜礦中的金子,如同木材中的火性,如同寶鏡中的光明,如同穀種中的稻芽。雖然是本自具足,如果不明了知道,以及加以烹煉、鑽研、磨治、種植雨潤等助緣。那麼金子、材火、光明、稻芽,永遠沒有發生的一天。所以知道,雖然有正因佛性,如果沒有緣因、了因佛性,不能得到正因佛性的受用。這是之所以佛陀看待一切眾生都是佛,而想要度脫。眾生由於不明了覺悟,不肯修習善法,以致長劫輪迴生死,不能出離。如來於是廣設方便,隨機啟迪。希望眾生返妄歸真,背塵合覺。

論心性4

真性在未證前,隨惡緣則成煩惱,而仍不變。隨善緣淨緣而成菩提,亦不變。譬如真金打做馬桶夜壺,雖日盛糞,而金性仍然不變。打做佛像菩薩像,雖極其貴重,而金性仍然不變。世間人各具佛性,而常造惡業,如以金做馬桶夜壺,太不知自重了。(正)復呂智明書

真性在沒有證得以前,隨惡緣就變成煩惱,而仍然不變。隨善緣、淨緣而成為菩提,也不變。譬如用真金打做馬桶夜壺,雖然天天裝糞,而金性仍然不變。打做佛像菩薩像,雖然極為貴重,而金性仍然不變。世間人各具佛性,而常造惡業,如同以金子做馬桶夜壺,太不知自重了。

論心性5

佛光者,十法界凡聖生佛,即心本具之智體也。此體靈明洞徹,湛寂常恒。不生不滅,無始無終。豎窮三際,而三際由之坐斷。橫遍十方,而十方以之消融。謂之為空,則萬德圓彰。謂之為有,則一塵不立。即一切法,離一切相。在凡不減,在聖不增。雖則五眼莫能覷,四辯莫能宣。而復法法承他力,處處得逢渠。但由眾生從未悟故,不但不得受用,反承此不思議力,起惑造業,由業感苦。致令生死輪回,了無已時。以常住之真心,受生滅之幻報。譬如醉見屋轉,屋實不轉。迷謂方移,方實不移。全屬妄業所現,了無實法可得。以故我釋迦世尊,示成佛道,徹證佛光時嘆曰:奇哉奇哉,一切眾生,皆具如來智慧德相。但以妄想執著,不能證得。若離妄想,則一切智,自然智,無礙智,則得現前。楞嚴云:妙性圓明,離諸名相。本來無有世界眾生,因妄有生,因生有滅。生滅名妄,滅妄名真。是稱如來無上菩提、及大涅槃、二轉依號。盤山云:心月孤圓,光吞萬象。光非照境,境亦不存。心境俱亡,復是何物。溈山云:靈光獨耀,迥脫根塵。體露真常,不拘文字。心性無染,本自圓成。但離妄念,即如如佛。是知佛祖種種言教,無非指示眾生本具心性,令其返迷歸悟,復本還元而已。(正)佛光月報序

【坐斷】禪林用語。坐,平坐之意。坐斷,原意謂“徹底的坐”,引申為拼命做之意。又作坐破。即由坐禪之力以斷迷,用以形容坐破差別相,徹底達於平等一如之境地。

【盤山寶積】唐代僧。馬祖道一之法嗣,居於幽州(河北)盤山,宣揚宗風,故世稱盤山寶積。

【溈山靈佑】(771~853)唐代僧。為溈仰宗初祖。福州長溪(福建霞浦縣南)人,俗姓趙。法名靈佑。十五歲隨建善寺法常(又稱法恆)律師出家,於杭州龍興寺受具足戒。曾先後遇寒山、拾得。二十三歲至江西參謁百丈懷海,為上首弟子,於此頓悟諸佛本懷,遂承百丈之法。憲宗元和末年,棲止潭州大溈山,山民感德,群集共營梵宇,由李景讓之奏請,敕號“同慶寺”。其後(一說大中初年)相國裴休亦來諮問玄旨,聲譽更隆,禪侶輻輳,海眾雲集。會昌法難之際,師隱於市井之間,至大中元年(847)复教之命下,眾迎返故寺,巾服說法,不復剃染。裴休聞之,親臨勸請,始歸緇流。師住山凡四十年,大揚宗風,世稱溈山靈佑。大中七年正月示寂,世壽八十三,法臘六十四。諡號“大圓禪師”。有語錄、警策各一卷傳世。嗣法弟子有慧寂、洪諲、智閒等四十一人。其中,仰山慧寂承其後而集大成,世稱溈仰宗。


佛光,是十法界凡夫聖者,眾生佛陀,即心本具的智體。這個智體靈明洞徹,湛寂常恒。不生不滅,無始無終。豎窮三際,而三際由此坐斷。橫遍十方,而十方因此消融。說它是空,而萬德圓滿彰顯。說它是有,而一塵也不建立。就在一切法上,離開一切名相。在凡夫不減少,在聖者不增多。雖然是五眼不能看見,四辯才不能宣講。而又法法要承借它的力量,處處得以逢此智光。但由於眾生從來沒有覺悟的緣故。不但得不到受用,反而承著這個不思議的心力,起惑造業,由業感苦。致使生死輪迴,沒有停止的時候。以常住的真心,受生滅的幻報。譬如酒醉看見房屋轉動,房屋實際沒有轉動。迷路的人認為方位移動,而方位實際沒有移動。全是妄業所現,根本沒有實法可得。所以我釋迦世尊,示現成就佛道,徹證佛光之時。感嘆說:“奇哉奇哉,一切眾生,皆具如來智慧德相。但以妄想執著,不能證得。若離妄想,則一切智,自然智,無礙智,則得現前。”《楞嚴經》說:“妙性圓明,沒有名字可說,沒有相狀可陳,本來沒有世界眾生種種名相。因最初一念無明妄動,才妄生世界眾生,因生而有滅。生滅不實,名為妄法。滅除妄法,顯出真諦。實際上,如來無上的菩提果,是由煩惱轉化而來,大涅槃,由生死轉化而得。可知,所謂生死煩惱,菩提涅槃,不過是眾生與佛陀的迷悟不同,輾轉相依的二種名號而已,兩者都沒有真實的體性。”盤山寶積禪師說:“心月孤圓(寂),光吞萬象(照)。光非照境(能),境亦不存(所)。心(能照)境(所照)俱亡,復是何物。”溈山靈佑禪師說:“靈光獨耀(心性光明),迥脫根塵(絕於萬緣)。體露真常(真空常寂),拘文字(無法描繪)。心性無染(不垢不淨),本自圓成(人人具足)。但離妄念(放下放下),即如如佛(當下即是)。”所以知道,佛陀祖師的種種言教,無非指示眾生本具的心性,令我們返迷歸悟,複本還元罷了。

論心性6

一切眾生,具有佛性常光。舉凡明暗通塞遠近,悉皆徹照無遺。固不假日月燈明,方能有見也。無奈眾生迷昧本性,背覺合塵。致佛性常光,變作煩惱無明。不但暗塞遠處不能見,即近在目前,若無日月燈光,雖泰山亦不能見,況其他乎。由是輪回生死苦海,如盲無導,了無出期。(正)李夫人然燈記

一切眾生,具有佛性恆常光明。凡是明暗、通塞、遠近,全都徹照無遺。固然不需假借日、月、燈的光明,才能見到。無奈眾生迷惑暗昧了自己的本性,背離覺性,合於六塵。致使這個佛性常光,變成煩惱無明。不但黑暗、阻塞、遠處不能見到。就是近在眼前,如果沒有日月燈的照明,雖然是泰山在前,也不能見到,何況其它的東西呢?由此輪迴生死苦海,如同盲人沒有引導,沒有出離之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