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四土

論四土1

凡聖同居、方便有餘二土,乃約帶業往生之凡夫,與斷見思惑之小聖而立。不可約佛而論。若約佛論,非但西方四土,全體寂光。即此五濁惡世,三途惡道,自佛視之,何一不是寂光。故曰:毗盧遮那,遍一切處,其佛所住,名常寂光。遍一切處之常寂光土,唯滿證光明遍照之毗盧遮那法身者,親得受用耳。餘皆分證。若十信以下,至於凡夫,理則有而事則無耳。欲詳知者,當細研彌陀要解論四土文。而梵網玄義,亦復具明。(毗盧遮那,華言光明遍照,亦云遍一切處,乃一切諸佛究竟極果滿證清淨法身之通號,圓滿報身盧捨那佛亦然,若釋迦彌陀藥師阿﹍等,乃化身佛之各別名號耳,盧捨那,華言淨滿,以其惑業淨盡,福慧圓滿,乃約智斷二德所感之果報而言。)又須知實報寂光,本屬一土。約稱性所感之果,則云實報。約究竟所證之理,則云寂光。初住初入實報,分證寂光。妙覺乃云上上實報,究竟寂光。是初住至等覺,二土皆屬分證。妙覺極果,則二土皆屬究竟耳。講者於實報則唯約分證,於寂光則唯約究竟。寂光無相,實報具足華藏世界海微塵數不可思議微妙莊嚴。譬如虛空,體非群相。而一切諸相,由空發揮。又如寶鏡,虛明洞徹,了無一物。而復胡來胡現,漢來漢現。實報寂光,即一而二,即二而一。欲人易了,作二土說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五

凡聖同居、方便有餘二土,是約帶業往生的凡夫,與斷見思惑的小聖而建立的,不可以約佛來說。如果約佛來說,不但西方四土,全體是常寂光。就是這個五濁惡世,三途惡道,以佛來看的話,哪一處不是常寂光土呢?所以說毘盧遮那法身佛,遍一切處,毘盧遮那佛所住的地方,名為常寂光土。遍一切處的常寂光土,唯有滿證光明遍照的毘盧遮那法身的佛陀,才能親自得到受用啊!其餘都是分證。如果是十信位以下一直到凡夫,理有而事無。想要詳細了解的話,應當仔細研究《彌陀要解》中討論四土的文。而《梵網經玄義》中,也有具足說明。(毘盧遮那:華言光明遍照,也稱遍一切處,是一切諸佛究竟極果,滿證清淨法身的通號。圓滿報身盧舍那佛也是如此。像釋迦弁尼、阿彌陀、藥師、阿閦佛等,這是化身佛各有差別的名號。盧舍那:華言淨滿,因為惑業淨盡,福慧圓滿,這是約智斷二德所感的果報來說。 )又必須知道實報莊嚴、常寂光,本來屬於一土。約稱性所感的果,就稱實報莊嚴土。約究竟所證的理,就稱常寂光土。圓教初住菩薩初入實報莊嚴土,分證常寂光土。到了妙覺位才說:上上實報,究竟寂光。從初住到等覺位,實報莊嚴、常寂光二土都是屬於分證。到了妙覺佛果,那麼二土都屬於究竟。講經的人,對於實報莊嚴土,就唯獨約分證這一方面來說。對於常寂光土,則唯獨約究竟這一方面來說。常寂光土沒有形相,實報莊嚴土具足華藏世界海微塵數不可思議的微妙莊嚴。譬如虛空的體不是萬相,而一切諸相,由虛空而發揮出來。又如同寶鏡,虛明洞徹,裡面空無一物,而胡人來,現出胡人;漢人來,現出漢人。實報、寂光二土,即一土而說有二土,即二土而實為一土。想要使人容易明白了解,所以作二土來講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