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、勉居心誠敬

勉居心誠敬1

入道多門,唯人志趣,了無一定之法。其一定者,曰誠,曰恭敬。此二事,雖盡未來際諸佛出世,皆不能易也。而吾人以博地凡夫,欲頓消業累,速證無生,不致力於此,譬如木無根而欲茂,鳥無翼而欲飛,其可得乎。(正)致弘一大師書一

入道有多門,只看個人的志趣,沒有一定的方法。有一定必須要的,就是誠心,就是恭敬。這二件事雖然盡未來際,諸佛出世,都不能改變啊!而我們以博地凡夫,想要一下子消除累世的業障,快速證得無生忍,不致力在這二法上,譬如樹木沒有根而想要繁茂,鳥兒沒有雙翼而想要高飛,可以得到嗎?

勉居心誠敬2

念佛一法,乃至簡至易,至廣至大之法。必須懇切志誠之極,(印大師示寂之晚,語真達師等云:淨土法門,別無奇特,但要懇切至誠,無不蒙佛接引,帶業往生。見永思集。)余常謂,欲得佛法實益,須向恭敬中求。有一分恭敬,則消一分罪業,增一分福慧。有十分恭敬,則消十分罪業,增十分福慧。若無恭敬而致褻慢,則罪業愈增,而福慧愈減矣。(正)復鄧伯誠書一

念佛這個法門,是最簡便最容易,最廣遠最宏大的法門。必須懇切志誠到了極點,才能夠感應道交,就在這一生親自獲得實際利益。如果懶惰懈怠,絲毫沒有敬畏之心,雖然種下解脫的遠因,而褻瀆輕慢的罪過,就不堪設想了。 (印光大師示寂當晚,告訴真達法師等說:淨土法門,別無奇特,但要懇切至誠,無不蒙佛接引,帶業往生。參見於《永思集》中。) 我常常說:想要得到佛法的真實利益,須向恭敬中求。有一分恭敬,則消一分罪業,增一分福慧。有十分恭敬,則消十分罪業,增十分福慧。如果無恭敬而致褻瀆輕慢,則罪業愈增,而福慧愈減了。

勉居心誠敬3

禮誦持念,種種修持,皆當以誠敬為主。誠敬若極,經中所說功德,縱在凡夫地不能圓得,而其所得,亦已難思難議。若無誠敬,則與唱戲相同。其苦樂悲歡,皆屬假妝,不由中出。縱有功德,亦不過人天癡福而已。而此癡福,必倚之以造惡業,其將來之苦,何有了期。(正)復高邵麟書二

禮拜誦經,持咒念佛,種種的修持,都應當以至誠恭敬為主。如果誠敬到了極點,經典中所說的功德,縱然在凡夫地,不能夠圓滿得到。而其人所得到的,也已經很難思議了。如果沒有誠敬之心,就如同唱戲。戲裡的苦樂悲歡,都是假裝出來的,不是由內心中真實發出。縱然有功德,也只不過是人天的痴福而已。而得到這個痴福,必定會倚憑這個痴福來造惡業。將來的苦痛,何時有一個了期。

勉居心誠敬4

曰誠,曰恭敬,此語舉世咸知,此道舉世咸昧。印光由罪業深重,企消除罪業,以報佛恩,每尋求古德之修持懿范,由是而知誠與恭敬,實為超凡入聖了生脫死之極妙秘訣。故常與有緣者諄諄言之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五

【諄諄】反復告誡、再三丁寧貌。


就是誠,就是恭敬。這個話,大家都知道,這個道理大家都不明白。我由於罪業深重,企望消除罪業,以報佛恩。每每尋求古德的修持懿範。由此而知道誠與恭敬,實在是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的極妙秘訣。所以常常與有緣的人,再三告誡。

勉居心誠敬5

夫如來滅度,所存者唯經與像。若以土木金彩等像視作真佛,即能滅業障而破煩惑,證三昧而出生死。若以土木金彩視之,則亦土木金彩而已。又土木金彩,褻之則無過。若以褻土木金彩之佛像,則其過彌天矣。讀誦佛經祖語,直當作現前佛祖為我親宣,不敢稍萌怠忽,能如是者,我說其人必能即生高登九品,徹證一真。否則是游戲法門,其利益不過多知多見,說得了了,一絲不得真實受用,乃道聽途說之能事也。古人於三寶分中,皆存實敬。不徒泛泛然口談已也。今人口尚不肯談一屈字,況實行乎。(正)復無錫尤惜陰書

如來滅度了,所留存下來的,只有經書與佛像。如果將土木金彩等佛像看作是真的佛,就能滅業障而破煩惑,證三昧而出生死。如果當作土木金彩來看的話,那也只是土木金彩而已。又者土木金彩,褻慢的話沒有罪過。如果褻慢土木金彩之做成的佛像,那這個罪過就是彌天大罪了!讀誦佛經祖語,應該當作現前佛陀祖師,為我親自宣說,不敢稍稍萌生怠慢輕忽之心。能夠如此的話,我說這個人,必定能夠在這一生,高登九品蓮,徹證一真法。否則,只是遊戲法門,這個利益不過是有許多知識見解,說得明白清楚,一絲毫得不到真實受用,這是道聽途說所能之事。古人對於三寶分中,都存有真實的恭敬。不只是泛泛然口裡談論而已。現在的人,口裡尚且不肯說一個委屈的字眼,何況實行呢?

勉居心誠敬6

禮佛儀式,極忙之人,不便特立。但至誠懇切,口稱佛號,身禮佛足,必致其如在之誠則可矣。(正)復張云雷書二

【如在】《論語·八佾》:“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”謂祭祀神靈、祖先時,好像受祭者就在面前。後稱祭祀誠敬為“如在”。


禮佛的儀式,很忙的人,不方便特別訂立。只要至誠懇切,口稱佛號,身禮佛足,必定要做到,如同佛陀在眼前一樣的虔誠就可以啊!

勉居心誠敬7

捨利不能禮拜,叢林不能親炙,有何所欠。但能見佛像,即作真佛想。見佛經祖語,即作佛祖面命自己想。必恭必敬,無怠無忽。則終日見佛,終日親炙諸佛菩薩祖師善知識,捨利叢林云乎哉。(正)與謝融脫書

【親炙】指直接受到傳授、教導.

【必恭必敬】恭、敬:端莊而有禮貌。形容態度十分恭敬。

【雲乎哉】助詞。用於句末,表示反詰。


舍利不能夠禮拜到,大叢林不能親自去參學,又有什麼欠缺。只要能夠見到佛像,就當作真佛去想。見到佛經祖師語錄,就當作佛陀祖師在當面教導自己來想。必恭必敬,不怠惰,不玩忽。那麼每天見佛,每天親近諸佛菩薩,祖師善知識。哪裡只是拜舍利,住叢林呢?

勉居心誠敬8

大覺世尊,所說一切大乘顯密尊經,悉皆理本唯心,道符實相。歷三世而不易,舉十界以咸遵。歸元復本,為諸佛之導師。拔苦與樂,作眾生之慈父。若能竭誠盡敬,禮誦受持。則自他俱蒙勝益,幽顯同沐恩光。猶如意珠,似無盡藏。取之不匱,用之無窮。隨心現量,悉滿所願。(正)持經利益隨心論

偉大的覺者釋迦世尊,所宣說的一切大乘顯密的尊貴經典,都是依據萬法唯心之理,法道符合於究竟實相,經曆三世而不改易,舉凡十法界咸皆遵行。回歸本元,復明自心,為諸佛的導師。拔除痛苦,給與快樂,作眾生的慈父。若是能夠對經典竭誠盡敬,禮拜讀誦,一心受持,則自己與他人都能蒙受殊勝的利益,陰間和陽間,都能同沐恩光。就如同如意寶珠,又好像是無盡的寶藏,取之不竭,用之不盡,隨眾生心,現所知量,都能夠圓滿所願。

勉居心誠敬9

欲得佛法實益,須辦十分誠心。持經念佛之事雖同,心之誠有淺深泛切之不同,則其利益便大相懸殊矣。世間事事,均須以誠而成。況持經念佛,欲以凡夫身,了生脫死,超登佛國,不誠而能得乎。(續)復理聽濤書一

想要得到佛法真實的利益,必須具足十分的誠心。持誦經典、念佛的事情雖然相同,心的真誠有淺、深、泛泛、真切的不同,那麼這其中的利益,就大相懸殊了。世間的每件事,都必須以誠心而成就,何況持經念佛,想要以凡夫身,了生脫死,超登佛國,不誠心能夠得到嗎?

勉居心誠敬10

持誦經咒,貴在乎誠。縱絕不知義,若能竭誠盡敬,虔懇受持,久而久之,自然業消智朗,障盡心明,尚能直達佛意,何況文字訓詁與其意致。否則縱能了知,由不至誠,只成凡夫情見,卜度思量而已。經之真利益,真感應,皆無由得。以完全是識心分別計度,何能潛通佛智,暗合道妙,一超直入,頓獲勝益也。(三)朝暮課誦白話解釋序

持誦經咒,可貴在於至誠之心。縱然絕對不知道義理,如果能夠竭誠盡敬,虔誠懇切地受持。久而久之,自然業消智朗,障盡心明。尚且能夠直接通達佛意,何況是文字訓詁與其中的意義由致呢?否則,縱然能夠了知其中的義理,由於沒有至誠心,只能成為凡夫情見,卜度思量而已。佛經的真實利益,真正感應,都沒有辦法得到。因為這完全是第六意識心的分別計度,如何能夠潛通佛智,暗合道妙。一超直入如來地,頓時獲得殊勝利益呢?

勉居心誠敬11

經云: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。若非宿有因緣,佛經名字,尚不能聞,況得受持讀誦,修因證果者乎。然如來所說,實依眾生即心本具之理。於心性外,了無一法可得。但以眾生在迷,不能了知。於真如實相之中。幻生妄想執著。由茲起貪瞋癡,造殺盜淫。迷智慧以成煩惱,即常住而為生滅。經塵點劫,莫之能反。幸遇如來所說大乘顯密諸經,方知衣珠固在,佛性仍存。即彼客作賤人,原是長者真子。人天六道,不是自己住處。實報寂光,乃為本有家鄉。回思從無始來,未聞佛說。雖則具此心性,無端枉受輪回。真堪痛哭流涕,聲震大千。心片片裂,腸寸寸斷矣。此恩此德,過彼天地父母,奚啻百千萬倍。縱粉身碎骨,曷能報答。(正)竭誠方獲實益論

佛經云:“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。”如果不是宿世有很好的因緣,佛經的名字尚且不能聽聞。更何況是受持讀誦,修習因行,證得果位呢?然而如來所說之法,實際上是依於眾生自心本自具足的理體。在眾生的心性之外,完全沒有一法可得。但是因為眾生在迷惑之中,不能夠了知這個道理,因此在真如實相當中,虛幻生起妄想執著。由此而生起貪瞋痴三毒,造下殺盜淫三業。迷失智慧而成為煩惱,即此常住真心而成為生滅妄心,如是經過塵點劫之久,也沒有辦法可以回返自心。所幸能夠遇到釋迦如來所說的大乘顯密諸多經典,才知道衣裡明珠本來存在,佛性乃是本來就有。就像那作工的賤民,原本就是大富長者的真兒子。人天六道,不是自己的安住之處;實報無障礙和常寂光土,才是我們本有的家鄉。回過頭來思惟無始以來,未曾聽聞佛陀的說法。雖然具有這個本自清淨的心性,可是無端冤枉地蒙受輪迴痛苦。真是令人痛哭流涕,其音聲震動三千大千世界,心片片碎裂,腸寸寸絞斷啊!佛陀的大恩大德,勝過天地和親生父母,何止百千萬倍呢?縱使是粉身碎骨,又如何能報答佛之恩德。

勉居心誠敬12

金剛經云:若是經典所在之處,即為有佛,若尊重弟子。又云:在在處處,若有此經,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。當知此處,即為是塔。皆應恭敬,作禮圍繞,以諸華香而散其處。何以令其如此。以一切諸佛,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皆從此經出故。而諸大乘經,處處教人恭敬經典,不一而足。良以諸大乘經,乃諸佛之母,菩薩之師,三世如來之法身捨利,九界眾生之出苦慈航。雖高證佛果,尚須敬法。類報本追遠,不忘大恩。故涅槃經云:法是佛母,佛從法生。三世如來,皆供養法。況博地凡夫,通身業力,如重囚之久羈牢獄,莫由得出。何幸承宿世之善根,得睹佛經,如囚遇赦書,慶幸無極。固將依之以長揖三界,永出生死牢獄。親證三身,直達涅槃家鄉。無邊利益,從聞經得。豈可任狂妄之知見,不存敬畏,同俗儒之讀誦,輒行褻黷。(正)竭誠方獲實益論

【報本】受恩思報,不忘本源。

【追遠】追念先人,追念前賢。


《金剛經》說:“若是經典所在之處,即為有佛,若尊重弟子。”又說:“在在處處,若有此經,一切世間天人,阿修羅所應供養。當知此處,即為是塔,皆應恭敬作禮圍繞,以諸華香而散其處。”何以令眾生如此呢? “以一切諸佛,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皆從此經出故。”而諸大乘經典當中,處處都教人恭敬經典,其數極為眾多。實在因為諸大乘經典,是諸佛之母,菩薩之師。是三世如來的法身舍利,九法界眾生出離苦海的慈航。雖然是已經高證究竟佛果,還必須恭敬法寶,就如同回報本源,慎終追遠,不可遺忘大恩大德。是故《涅槃經》雲:“法是佛母,佛從法生。三世如來,皆供養法。”更何況博地凡夫,通身都是業力所纏,就如同重罪囚犯被長久監禁束縛於牢獄之中,沒有辦法可以出離。何其幸運承蒙宿世的善根,得以目睹佛經,就如同囚犯遇到特赦的文書,這個慶幸快樂是沒有辦法言說的。固然將要依此經典而長久辭別三界的輪迴,永遠出離生死痛苦的牢獄。親自證得法、報、化三身,直接到達涅槃家鄉。這個無量無邊的利益,都是從聽聞佛經當中而得到。豈可放任狂妄的知見,心中不存恭敬畏懼。如同世俗儒生讀誦詩文,任意輕慢褻黷。

勉居心誠敬13

至於閱經。若欲作法師,為眾宣揚。當先閱經文,次看注疏。若非精神充足,見解過人,罔不徒勞心力,虛喪歲月。若欲隨分親得實益,必須至誠懇切,清淨三業。或先端坐少頃,凝定身心。然後拜佛朗誦,或止默閱,或拜佛後端坐少頃,然後開經。必須端身正坐,如對聖容,親聆圓音。不敢萌一念懈怠,不敢起一念分別。從首至尾,一直閱去,無論若文若義,一概不加理會。如是閱經,利根之人,便能悟二空理,證實相法。即根機鈍劣,亦可以消除業障,增長福慧。六祖謂:但看金剛經,即能明心見性,即指如此看耳,故名曰但。能如此看,諸大乘經、皆能明心見性,豈獨金剛經為然。若一路分別,此一句是甚麼義,此一段是甚麼義,全屬凡情妄想,卜度思量,豈能冥符佛意,圓悟經旨。因茲業障消滅,福慧增崇乎。智者誦經,豁然大悟。寂爾入定,豈有分別心之所能得哉。一古德寫法華經,一心專注,遂得念極情亡。至天黑定,尚依舊寫。侍者入來,言天黑定了,只麼還寫。隨即伸手不見掌矣。如此閱經,與參禪看話頭,持咒念佛,同一專心致志,至於用力之久,自有一旦豁然貫通之益耳。明雪嶠信禪師,寧波府城人。目不識丁。中年出家,苦參力究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其苦行實為人所難能。久之大徹大悟,隨口所說,妙契禪機。猶不識字,不能寫,久之則識字矣。又久之則手筆縱橫,居然一大寫家。此諸利益,皆從不分別專精參究中來。閱經者亦當以此為法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五

【圓信】(1571~1647)明代臨濟宗僧。浙江鄞縣人,俗姓朱。初號雪庭,後改雪嶠,晚年自稱語風老人。九歲,聞誦彌陀經而發心,至二十九歲出家,四方行腳,後參謁江蘇秦望山普濟寺妙禎,若有所悟,乃返天台尋人印證,偶抬頭,見“古云門”三字,豁然大悟。復往參雲棲袾宏及龍池之幻有正傳,得幻有之印可。萬曆四十三年(1615),出住徑山千指庵;後住廬山開先寺、浙江東塔寺。師因見“古云門”大悟,乃發願弘揚雲門一宗。晚年入住浙江雲門寺。清順治四年示寂,世壽七十七。著有雪嶠圓信禪師語錄四卷。


至於閱經,如果想要作法師,為眾人宣揚佛法,應當先閱經文,再看注疏。如果不是精神充足,見解過人,沒有不是徒勞心力,虛喪歲月的。如果想要隨分親得實際利益,必須至誠懇切,清淨三業。或者先端坐片刻,凝定身心,然後拜佛朗誦,或者只是默閱。或者拜佛後,端坐片刻,然後打開經文。必須端身正坐,如對佛陀的聖容,親自聆聽佛陀的圓音。不敢萌生一念的懈怠。不敢生起一念的分別。從頭至尾,一直閱讀過去。無論經文、義理,一概不加理會。這樣閱經,利根的人,就能夠悟到二空之理,證實相法。就是根機鈍劣,也可以消除業障,增長福慧。六祖大師說:但看《金剛經》,就能明心見性,就是指這樣的看經方法啊,所以名為“但”。能夠這樣看經,諸大乘經,都能夠明心見性,哪裡只是看《金剛經》是如此呢?如果閱經時,一路分別思維,這一句是什麼意義,這一段是什麼意義。全部屬於凡情妄想,卜度思量。怎能冥符佛意,圓悟經旨,因此業障消滅,福慧增長呢?如果知道恭敬,還能少許種點善根。倘若完全如老學究讀儒書一樣,將要見到褻慢的罪,如山岳高聳,大海淵深。以善因而招致惡果,就是這一類人啊!古人專心注重聽經,因為心不能起分別的緣故。如同有一個人出聲誦經,一個人在旁邊,攝心諦聽。字字句句,務必要了了分明。他的心很專注,不敢向外攀緣一切聲色外境。如果稍微放縱,就導致前後斷絕,文義不能貫通了。誦的人有文可作依憑,心裡不大收攝,也能誦得清楚。聽的人惟有聲音是所依托,一放縱內心,前後便成割裂。若能這樣聽,比誦的人能夠至誠恭敬的功德相等。如果誦的人,恭敬之心稍為疏怠,那麼他的功德,就難與聽的人相比了。現在的人看佛經如同舊紙,經案上雜物與佛經亂堆在一起。手也不洗乾淨,口也不漱乾淨,身體或者搖擺,腳或者翹著舉起來。甚至放屁,摳腳丫,一切肆無忌憚,而想要通過閱經來獲福滅罪,只有想要滅佛法的魔王,為他證明讚歎,說他這是活潑圓融,深合大乘不執著的妙道。真修實踐的佛子看到,只有黯然神傷,雙眼流淚。悲傷長嘆魔子魔孫橫興,而無可奈何啊!智者大師誦《法華經》,豁然大悟,寂爾入定。這哪是有分別心所能得到的呢?一位古德寫《法華經》,一心專注,於是得以念極情亡,到天完全黑了,尚且依舊寫經。侍者進來,說:天都黑了,你怎麼還寫,隨即就伸手不見五指了。這樣閱經,與參禪看話頭,持咒念佛,同樣的專心致志。至於用功久了,自然有一旦豁然貫通的利益啊!明朝的雪嶠圓信禪師,是寧波人,目不識丁。中年出家,苦苦努力參究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他的苦行實在是他人難行的。久而久之,大徹大悟,隨口所說,妙契禪機。還是不識字,也不能寫字。久而久之,就識字了。又久而久之,手筆縱橫,居然成為一個大書法家。這些利益,都是從不分別,專精參究中得來。閱經,也應當以此為法。

勉居心誠敬14

學佛之人,夜間不可赤體睡,須穿衫﹍。以心常如在佛前也。吃飯不可過度。再好的飯,只可吃八九程。若吃十程,已不養人。吃十幾程,臟腑必傷。常如此吃,必定短壽。飯一吃多,心昏身疲。行消不動,必至放屁。放屁一事,最為下作,最為罪過。佛殿僧堂,均須恭敬。若燒香,不過表心。究無什香。若吃多了放的屁,極其臭穢。以此臭氣,熏及三寶,將來必作糞坑中蛆。不吃過度,則無有屁。若或受涼,覺得不好,無事,則出至空地放之。待其氣消,再回屋中。如有事不能出外,常用力提之。不一刻,即在腹中散開矣。有謂不放則成病,此語比放屁還罪過,萬不可聽。吾人業力凡夫,在聖中聖、天中天之佛殿中,三寶具足之地,竟敢不加束斂,任意放屁。此之罪過,極大無比。許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,當做古德不說。不知古德說的巧,云泄下氣。他也不理會是什麼話,仍不介意。光三四十年前,常說此事。後試問之,人不知是何事,以故只好直說放屁耳。唱戲罵人說放肆,就是說你說的話是放屁。凡有所畏懼,氣都不敢大出,從何會放屁。由其肆無忌憚,故才有屁。你勿謂說放屁話,為不雅聽。我實在要救人於作糞坑之蛆之前耳。(續)誡初發心學佛者書

學佛的人,夜晚不可以赤體睡,必須穿好衫褲,因為心要常常如同在佛陀面前啊!吃飯不可太飽,再好的飯,只可以吃到八九分飽。如果吃到十分飽,已經不養人了。吃到十幾分飽,必會損傷臟腑。經常這樣吃,必定短壽。飯吃多了,內心昏昧,身體疲困,消化不掉,必會放屁。放屁這件事,最粗鄙下作,最為罪過。佛殿僧堂,都必須恭敬。像燒香,不過略表誠心,究竟也沒什麼香。如果吃多了放的屁,極其臭穢,以這個臭氣,熏到三寶,將來必定作糞坑中的蛆。不吃太飽,就沒有屁。如果受涼,覺得不好了,沒有事就出去到空地上放,等到臭氣消了,再回到屋中。如果有事不能出外,應當用力提起,不一會,就在腹中散開了。有人說:有屁不放出來,會​​生病,這個話比放屁還罪過,千萬不可以聽。我們業力凡夫,在聖中聖,天中天的佛殿中,三寶具足的地方,竟敢不加約束收斂,任意放屁,這個罪過,極大無比。許多人因為沒有多看古德的著述,就當做古德沒有說。不知古德說的很巧妙,他們說的是:洩下氣,他也不理會這是什麼話,仍然不介意。我在三四十年前,經常說這個事,過後試著問人,他們不知洩下氣是什麼事,所以只好直接說放屁。唱戲罵人說:放肆,就是說,你說的話是放屁。凡是有所畏懼,氣都不敢大出,哪裡會放屁。由於他肆無忌憚,所以才有屁。你不要認為說放屁這個話,聽聞不雅,我實在是要救人在做糞坑蛆蟲之前罷了。

勉居心誠敬15

晨起,及大小解,必須洗手。凡在身上摳,腳上摸,都要洗手。夏月褲腿不可敞開,要扎到。隨便吐痰[鼻+希] (音喜)鼻,是一大折福之事。清淨佛地,不但殿堂裡不可吐[鼻+希],即殿堂外淨地上,也不可吐[鼻+希]。淨地上一吐,便現出污相。有些人肆無忌憚,房裡地上墻上亂吐。好好的一個屋子,遍地滿墻都是痰。他以吐痰當架子擺,久久成病。天天常吐,飲食精華,皆變成痰了。(續)誡初發心學佛者書

早晨起來,以及大小便後,都必須洗手。凡在身上摳,腳上摸,都要洗手。夏天褲腿不可以敞開,要紮到。隨便吐痰[鼻+喜](xi)鼻,這是一件大為折福的事。清淨佛地,不但殿堂裡不可吐痰甩鼻涕,就是殿堂外面乾淨地上,也不可吐痰甩鼻涕。乾淨地上一吐上痰鼻涕,就現出污相。有些人肆無忌憚,房裡、地上、牆上亂吐,好好的一個屋子,遍地滿牆都是痰。他將吐痰當作擺架子,久久成病,天天常吐,飲食精華,都變成痰了。如果肯嚥下去,久了就沒有痰了,這是以痰殺痰的最妙方法。如果不能咽,應當在袖子裡藏一塊吐痰布,吐在布上,然後再藏在袖子裡。這也很煩勞人,又不潔淨。不如嚥下去,又不煩勞人,又沒有污穢,而且永遠沒有痰病,這是治療痰病的妙法。

勉居心誠敬16

看經論,及各典章,不可急躁,須多看。急躁不能凝靜,必難得其旨趣。後生稍聰明,得一部經書,廢寢忘餐的看。一遍看過,第二遍便無興看。即看,亦若喪氣失魂之相。此種人,均無成就,當力戒之。蘇東坡云:舊書不厭百回讀,熟讀深思子自知。孔子乃生知之聖,讀易尚至韋編三絕。以孔子之資格,當過目成誦,何必又要看文而讀。故知看文,有大好處。背誦,多滑口誦過。看文,則一字一句,悉知旨趣。吾人當取以為法。切不可顯自己聰明,專尚背誦也。當孔子時無紙。凡書,或書於木板,或書於竹簡。(亦竹板也)易之六十四卦,乃伏羲所畫。六十四卦開首之彖,乃文王所作。每卦之六爻,乃周公所作。此外之上經彖傳,象傳,下經彖傳,象傳,並乾坤二卦之文言,及系辭上傳,系辭下傳,說卦傳,序卦傳,雜卦傳,所謂十翼者,皆孔子所作。若約字說,孔子所作者,比文王周公所作,當多十餘倍。而孔子讀文王周公之易,竟至將編書之熟皮繩,磨斷過三次,可以知讀之遍數不可計也。吾人能以孔子之恒而讀佛經、持佛名,必能以佛之言之德,熏己之業識心,成如來之智慧藏也。(續)誡初發心學佛者書

【生知】謂不待學而知之。

【彖】《周易》中斷卦之辭稱“彖”。

【彖傳】《易傳》之一。分《上彖》、《下彖》兩篇,內容為論斷六十四卦卦名、卦辭的意義。本自成篇,列於經後,今通行注疏本分列於六十四卦。

【像傳】共450條。其中解釋64卦卦名卦義的有64條,稱為“大象”;解釋386爻爻辭的有386條,稱為“小象”。


看經論,以及各種典章,不可過於急躁,必須多看,急躁不能凝定心靜,必定很難得到其中的旨趣。後生稍微有些聰明的人,得到一部經書,就廢寢忘食的看。一遍看過,第二遍就沒有興趣再看,即使再看,也是如同喪氣失魂的相狀。這種人,都沒有成就,應當努力戒除。蘇東坡說:舊書不厭百回讀,熟讀深思子自知。孔子是不學而知的聖人,讀《周易》尚且到了韋編三絕的地步。以孔子的資格,應當是過目成誦,何必又要看著竹簡再讀。所以知道看文,有很大的好處。背誦,大多滑口誦過。看文,那麼一字一句,全都知道其中的旨趣。我們應當取來作為法則,千萬不可以顯示自己聰明,專門崇尚背誦啊!在孔子當時沒有紙張,凡是書寫,或者寫在木板,或者寫在竹簡上(也是竹板)。 《周易》的六十四卦,是伏羲所畫。六十四卦開首的彖(斷卦之文),是周文王所作。每卦的六爻之文,是周公所作。此外的上經《彖傳》、《像傳》,下經的《彖傳》、《像傳》,以及乾坤二卦的《文言》,以及《繫辭上傳》、《繫辭下傳》、 《說卦傳》、《序卦傳》、《雜卦傳》,這所謂十翼,都是孔子所作。如果約著字數說,孔子所寫的,比周文王,周公所寫的,應當多了十多倍。而孔子讀周文王、周公所寫的《易經》,竟然將編書的熟皮繩,磨斷過三次,可知他讀的遍數不可計算啊!我們能夠以孔子那樣的恆心來讀佛經,持佛名,必定能夠以佛的言語德行,熏染自己的業識心,成為如來的智慧藏啊!

勉居心誠敬17

經像之不能讀不能供者,固當焚化之。然不可作平常字紙化。必須另設化器,嚴以防守,不令灰飛餘處。以其灰取而裝於極密緻之布袋中,又加以淨沙或淨石,俾入水則沉,不致漂於兩岸。有過海者,到深處投之海中,或大江深處則可。小溝小河,斷不可投。(三)復如岑法師代友人問書

經像,不能閱讀,不能供奉的,固然應當焚化。然而不可以當作平常的字紙焚化,必須另外設置焚化器具,嚴實密封,不令紙灰飛到其它地方。將焚化的灰燼取出,裝在極密致的布袋中,又加上清淨的沙子,或者清淨的石塊,使紙灰袋入水即沉,不致於漂到兩岸。有經過大海的人,到了大海深處,投到海中,或者大江深處也可以,小溝小河,斷然不可以投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