丙、示臨終切要

示臨終切要1

臨終一關,最為要緊。世有愚人,於父母眷屬臨終時,輒為悲痛哭泣,洗身換衣。只圖世人好看,不計貽害亡人。不念佛者,且置勿論。即志切往生,臨終遇此眷屬,多皆破壞正念,仍留此界。臨終助念,譬如怯夫上山,自力不足,幸有前牽後推左右扶掖之力,便可登峰造極。(凡有平素念佛之人,或其人之子孫信佛,於臨命終時,請眾居士助念,其利益甚大。見續編復楊慧昌書二)臨終正念昭彰,被魔眷愛情搬動等破壞者,譬如勇士上山,自力充足,而親友知識,各以己物,令其擔負。擔負過多,力竭身疲,望崖而退。此之得失,雖由他起,實屬自己往昔劫中,成全破壞人之善惡業力所致,凡修淨業者,當成全人之正念,及預為眷屬,示其利害。俾各知所重在神識得所,不在世情場面好看,庶可無虞矣。(正)陳了常往生發隱

【貽害】留下禍害;使受損害。


臨終這一關,最為要緊。世間有愚癡之人,在父母眷屬臨終之時,立即悲痛哭泣,洗身換衣。只圖世人好看,不考慮損害亡人。不念佛的人,暫且不要說。即使是志向迫切想往生,臨終遇到這種眷屬,大多都被他們破壞正念,仍然留在娑婆世界。臨終助念,譬如怯夫登上高山,自己的力量不足。幸而有前面的牽引,後面的推助,左右扶持的力量,就可以登峰造極。臨終正念分明,卻被魔眷恩愛情執,搬動身體等破壞的,譬如勇士上山,自己的能力充足。而親友知識,各將自己的東西,讓他來擔負。擔負的太多,他力竭身疲,仰望山崖就退失信心。這當中的得失,雖然是由他人而起,實際是自己在往昔劫中,成全或者破壞他人的善惡業力所導致。凡是修習淨業的人,應當成全他人的正念,以及預先為自家眷屬,開示其中的利害。使他們各各知道,重要在於亡人神識得到安適之所,不在世間情面,場面好看,才可以沒有擔憂啊!

示臨終切要2

凡人有病,可以藥治者,亦不必決不用藥。不可以藥治者,雖仙丹亦無用處,況世間藥乎。無論能治不能治之病,皆宜服阿伽陀藥。此藥絕不誤人。服則或身或心,必即見效。然人生世間,無論久暫,終有一死,其死不足惜。其死而所歸之處,可不預為安頓乎。有力量者,自己預為安頓妥帖,則臨終固不須他人為之輔助。然能輔助,則更為得力。無力量者,當令家屬代為念佛,則必能提起正念,不致恩愛牽纏,仍被愛情所縛,住此莫出也。(正)復黃涵之書一

凡是一個人有病,可以用藥治好的,也不必決對不用藥。不可以用藥治好的,雖然是仙丹,也沒有用處,何況是世間的藥物呢?無論能治或者不能治的病,都應該服用阿伽陀藥。這個藥絕對不會耽誤人,服了對於身體或心裡,必定當下見效。然而一個人生在世間,無論是長久還是暫時,終究都有一死。死了不值得可惜,死後所歸的地方,難道不要預先安頓好嗎?有力量的人,自己預先就安頓妥帖,那麼臨終時,固然不須要他人來輔助。然而能夠輔助,就更加得力。沒有力量的人,應當令家屬代為念佛,必定能夠提起正念,不致於恩愛牽纏,仍舊被愛情所繫縛,住著此情而不能出離。

示臨終切要3

宜將一切家事,並自己一個色身,悉皆通身放下,以一塵不染心中,持萬德洪名聖號,作將死想。除念佛求接引外,不令起一雜念,能如是者,壽已盡,則決定往生西方,超凡入聖。壽未盡,則決定業消病愈,慧朗福崇。若不如是作念,癡癡然唯求速愈,不唯不能速愈,反更添病。即或壽盡,定隨業漂沉,而永無出此苦娑婆之期矣。(正)與方聖胤書

應該將一切的家事,以及自己這一個色身,全都通身放下。在一塵不染心中,執持萬德洪名聖號,作將要死去的想法,除了念佛祈求接引之外,不生起一個雜念。能夠如此念佛,壽命已盡的,就決定往生西方,超凡入聖。壽命沒有盡,就決定業障消除,疾病痊癒,智慧明朗,福德崇增。如果不是如此來念佛,一片痴心只求病快點好,不但不能快點好,反而會更添病。即便或者壽命盡了,也一定隨業漂沉六道,而永遠沒有出離這個痛苦娑婆世界的日期了啊!

示臨終切要4

汝心裡除念佛外,不使有一點別的念頭,連汝這個身子,也不預計死後作只麼樣安頓,連孫子重孫等,都要當做素不相識之人,不管他們長長短短,只管念我的佛,一心盼著佛來接引我往生西方。汝能照我所說的做,一切事通通放下,到了臨命終時,自然感佛親垂接引,往生西方。若是仍舊貪戀一切好東西,及銀錢房屋首飾衣服,並兒女孫曾等,則萬萬也不會生西方了。(續)示周余志蓮法語

你心裡除了念佛之外,不使自己有一點別的念頭。連你這個身子,也不去想死後,作什麼樣的安排。連孫子重孫等人,都要當做素不相識的人,不管他們的長長短短。只管念我的佛,一心盼著佛來接引我往生西方。你能夠照我所說的做,一切事通通放下,到了臨命終時,自然感佛親垂接引,往生西方。如果是仍舊貪戀一切好東西,以及銀錢、田地、房屋、首飾、衣服,以及女兒、孫子、曾孫等,那麼萬萬也不會往生西方了。

示臨終切要5

有此淨業正因,再加以正信心自念,眷屬助念,何慮不生。所不生者,由情愛一起,正念即失。勿道功夫淺,即功夫深,亦不能生。以凡情用事,與佛聖氣分相隔故也。(三)復章緣淨書

有這個正因,再加上有正確的信心,自己念佛,眷屬在旁邊助念,哪用憂慮不往生西方呢?之所以不能往生,是由於世俗情愛一生起,正念就失去了,決定不能往生。不要說工夫淺,即使工夫深,也不能往生,因為以凡夫情愛心辦事,與佛陀聖人的氣分相隔離的緣故。

示臨終切要6

能成就他人往生,待至自己臨終,必大有成就自己往生者,切勿以不關己而忽之。平常當與家中眷屬,說其臨終助念之利益,與預先洗澡換衣,並對之哭泣之禍害。當請一本飭終津梁,令其詳知。迨至父母,或餘眷屬,臨欲命終。家中眷屬,同為念佛,令彼心存正念,隨佛往生。並請社友為其助念。此時一發千鈞,關系甚大。當將喪祭種種虛華之費,移於此時用之,並將哀毀盡孝之誠,移於為親念佛。須令眷屬悉聽社友指導。切不可狃於習俗,以誤大事。(續)汲濱鎮助念社緣起

【哀毀】謂居親喪悲傷異常而毀損其身。後常作居喪盡禮之辭。


能夠成就他人往生,等到自己臨終時,必定大大成就自己的往生,千萬不要認為不關自己的事而輕忽。至於同社念佛的道友,平常應當對家中的眷屬,講說臨終助念的利益。與預先洗澡換衣,以及對亡人哭泣的禍害。應當請一本《飭終津梁》,令他們詳細知道。等到父母,或者其餘的眷屬,臨欲命終時,家中的眷屬,共同為他念佛,令他心存正念,隨佛往生。並請來社友,為他助念。這是一發千鈞的時刻,關係很大。應當將喪事祭祀種種鋪張浪費的費用,轉移到此時應用。應當將哀痛傷身盡孝的誠心,轉移為親人念佛。必須令家中眷屬,全都聽從社友的指導,千萬不可以拘泥於習俗,耽誤了大事。

示臨終切要7

至於為人助念,何可為念觀音,又為祈壽乎。念佛亦能延生,念觀音則無求往生之心念。若壽已盡則誤事。非念佛定死,念觀音定不能往生。然癡人以無求往生之心念,亦只成誤事之一種業感也。無量光,即消災。無量壽,即延壽。念阿彌陀佛,極功尚能成佛。豈不能延壽而令速死乎。(三)答卓智立問

至於為他人助念,怎麼可以助念觀音聖號,又為他祈求長壽呢?念佛,壽命未盡,也能消災延生。念觀音,就沒有求往生的心念了。如果壽命已盡,就誤事了。不是念佛一定會死,念觀音一定不能往生。然而愚癡的人因為沒有求往生的心來念佛,所以也只成為誤事的一種業感啊!無量光,就是消災。無量壽,就是延壽。念阿彌陀佛,功夫用到極處,尚且能成佛,哪裡不能延壽而是令人速死呢? (大師在答辭中,“癡人”二字旁邊,抹了三筆以示警策,以後往生的人,千萬不要自誤啊!)

示臨終切要8

平素不念佛人,臨終善友開示,大家助念,亦可往生。常念佛人,臨終若被無知眷屬,預為揩身換衣,及問諸事,與哭泣等,由此因緣,破壞正念,遂難往生。以故念佛之人,必須令家中眷屬,平時皆念。則自己臨終,彼等均能助念。又因常說臨終助念之利益,及不得瞎張羅哭泣之禍害,便不至以孝心而致親仍受生死之大苦,乃得即生西方之大益也。(三)一切念佛人往生及不往生之證據

平時不念佛的人,臨終善友開示,大家助念,也可以往生。常念佛的人,臨終如果被無知的眷屬,預先為他揩身換衣,以及請問諸多事務與哭泣等等。由此因緣,破壞亡者正念,於是就很難往生了。所以,念佛之人,必須令家中的眷屬平時都念佛。那麼到自己臨終時,他們都能助念。又因為常常對他們講說臨終助念的利益,以及瞎張羅哭泣的禍害。就不至於因為孝心而致使父母親仍然受生死大苦。於是就得到了往生西方的大利益啊!

示臨終切要9

玄奘法師臨終,亦稍有病苦,心疑所譯之經,或有錯謬。有菩薩安慰言,汝往劫罪報,悉於此小苦消之,勿懷疑也。當以此意安慰汝母,勸彼生歡喜心,勿生怨恨心,則決定可蒙佛加被。壽未盡而速愈,壽已盡而往生耳。(正)復周孟由昆弟書

玄奘法師臨終,也稍有病苦,心中懷疑所翻譯的經典,或許有錯謬之處。有菩薩安慰他說:你往劫的罪報,都在這個小苦當中消除了,不要生起懷疑。應當將這些意思來安慰你的母親,勸她生歡喜心,不要生怨恨心,那麼決定可以蒙佛加被,壽命沒盡而快速痊癒,壽命已盡而往生淨土啊!

示臨終切要10

人一生事事皆可偽為,唯臨死之時,不可偽為。況其無愛戀之情,有悅豫之色,安坐而逝。若非淨業成熟,曷克臻此。但願汝昆弟與闔家眷屬,認真為汝母念佛。不但令母親得益,實則比自己念佛之功德更大。佛所以教人,凡誦經持咒念佛作諸功德,皆為法界眾生回向,平時尚為無干涉之法界眾生回向,況母歿而不至心為母念佛乎。以能為一切眾生回向,即與佛菩提誓願相合。如一滴水,投於大海,即與大海同其深廣。如未到海,則勿道一滴,即長江大河固與大海天地懸殊也。是知凡施於親,及一切人者,皆屬自培自福耳。知此義,有孝心者,孝心更加增長。無孝心者,亦當發起孝心。請僧念七七佛甚好,念時,汝兄弟必須有人隨之同念。(正)復周孟由昆弟書

人一生當中,每件事都可以做假,唯有臨死的時候,不可做假。何況她沒有貪愛戀著的情形,有喜悅而歸的臉色,安然坐著往生,如果不是淨業成熟,如何能夠如此。但願你們兄弟與合家眷屬,認真為你母親念佛,不但令你母親得益,實際比為自己念佛的功德更大。佛所以教導人,凡是誦經、持咒、念佛作一切功德,都要為十方法界的眾生迴向。平時尚且為沒有什麼關係的法界眾生迴向,何況是自己的母親去世,而不專心為母親念佛嗎?因為能夠為一切眾生迴向,就與佛世尊的菩提誓願相契合,如同一滴水,投於大海中,就與大海同樣的深廣。如果沒有投到大海,不要說一滴水,就是長江大河,也與大海有天地差別啊!所以知道,凡是迴向布施於親人,以及一切人,都是屬於自己培植自己的福德。知道這個義理,有孝心的人,孝心會更加增長。沒有孝心的人,也應當會發起孝心。請僧人念七七四十九天的佛,這很好。念的時候,你們兄弟必須有人隨著僧人同念。

示臨終切要11

保病薦亡,今人率以誦經拜懺做水陸為事。光與知友言,皆令念佛。以念佛利益,多於誦經拜懺做水陸多多矣。何以故,誦經則不識字者不能誦。即識字而快如流水,稍鈍之口舌,亦不能誦。懶坯雖能,亦不肯誦,則成有名無實矣。拜懺做水陸,亦可例推。念佛則無一人不能念者。即懶坯不肯念,而大家一口同音念,彼不塞其耳,則一句佛號,固已歷歷明明灌於心中。雖不念,與念亦無異也。如染香人,身有香氣,有不期然而然者。為親眷保安薦亡者,皆不可不知。(正)復黃涵之書

保命除病,超薦亡人,現今人都以誦經、拜懺、做水陸,當作要務。我對知己好友,都是令他們念佛。因為念佛的利益,超過誦經、拜懺、做水陸太多了。為什麼呢?誦經,不識字的人不能誦,即使是識字的人,誦的時候快疾如流水,口舌稍微遲鈍,也不能誦。懶惰的人雖然能誦,也不肯誦,就成為有名無實了。拜懺、做水陸,也可以例推。念佛,就沒有一人不能念的。即使懶蟲不肯念,而大家異口同音的念,他不塞住耳朵,那麼一句佛號,固然已經明明歷歷的灌於心中。雖然不念,與念也沒有差異。如染香人,身有香氣。不是特別想要香,是不期望而自然得到的。為親人眷屬,保平安,超薦亡者,都不可以不知道這個道理。

示臨終切要12

至於喪祭,通須用素,勿隨俗轉。縱不知世務者,謂為不然,亦任彼譏誚而已。喪葬之事,不可過為鋪排張羅。作佛事,只可念佛,勿做別佛事。並令全家通皆懇切念佛。則於汝母,於汝等諸眷屬及親戚朋友,皆有實益。(正)復周孟由昆弟書

至於喪事祭禮,全都必須用素菜,不要隨世俗所轉。縱然有不知世務的人,不以為然,也隨任他們譏笑而已。喪葬之事,不可以過份的鋪排張羅。做佛事,只可以念佛,不要做別的佛事。並令全家人全都懇切念佛,那麼對於你的母親,對於你們家親眷屬,以及親戚朋友,都有實際利益。

示臨終切要13

自佛法東來,僧皆火化。而唐宋崇信佛法之高人達士,每用此法。以佛法重神識,唯恐耽著身軀,不得解脫。焚之,則知此不是我,而不復耽著。又為誦經念佛,期證法身。(續)靈巖普同塔記

從佛法東來,僧人都是火化。而唐宋年間,崇信佛法的高人達士,每每也都用火化之法。因為佛法注重神識,唯恐我們耽著身軀,不得解脫。焚化了,就知道這個軀體不是我,而不再耽著。又為亡人誦經念佛,期望證得法身。

示臨終切要14

火葬一法,唐宋佛法盛時,在家人多用之。然宜從俗葬埋,恐執泥者妄生議論。實則燒之為易泯滅。過七七日燒彌妥。葬之年辰久,或致骨骸暴露耳。(正)復周孟由昆弟書

火葬這個辦法,在唐宋佛法興盛的時候,在家人大多用火葬。然而應該隨從世俗土葬,恐怕那些執著拘泥的人妄生議論。實際上是火化容易泯滅,過了七七日再火化,就更妥了。土葬的年數久了,或許會導致骨骸暴露。

示臨終切要15

世間最可慘者,莫甚於死。而且舉世之人,無一能幸免者。以故有心欲自利利人者,不可不早為之計慮也。實則死之一字,原是假名。以宿生所感一期之報盡,故捨此身軀,復受別種身軀耳。不知佛法者,直是無法可設,只可任彼隨業流轉。今既得聞如來普度眾生之淨土法門,固當信願念佛,預備往生資糧,以期免生死輪回之幻苦,證涅槃常住之真樂。其有父母兄弟及諸眷屬,若得重病勢難痊愈者,宜發孝順慈悲之心,勸彼念佛求生西方,並為助念。俾病者由此死已,即生淨土。其為利益,何能名焉。今列三要,以為成就臨終人往生之據。語雖鄙俚,意本佛經。遇此因緣,悉舉行焉。言三要者,第一,善巧開導安慰,令生正信。第二,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。第三,切戒搬動哭泣,以防誤事。果能依此三法以行,決定可以消除宿業,增長淨因。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一得往生,則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漸漸進修,必至圓成佛果而後已。如此利益,全仗眷屬助念之力。能如是行,於父母,則為真孝。於兄弟、姊妹,則為真弟。於兒女,則為真慈。於朋友,於平人,則為真義真惠。以此培自己之淨因,啟同人之信向。久而久之,何難相習成風乎哉。今為一一條陳,庶不至臨時無所適從耳。

  • 第一、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者。切勸病人,放下一切,一心念佛。如有應交代事,速令交代。交代後,便置之度外。即作我今將隨佛往生佛國,世間所有富樂眷屬、種種塵境,皆為障礙,致受禍害,以故不應生一念系戀之心。須知自己一念真性,本無有死。所言死者,乃捨此身而又受別種之身耳。若不念佛,則隨善惡業力,復受生於善惡道中。(善道,即人、天。惡道,即畜生、餓鬼、地獄。修羅,則亦名善道,亦名惡道,以彼修因感果,均皆善惡夾雜故也。)若當臨命終時,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,以此志誠念佛之心,必定感佛大發慈悲,親垂接引,令得往生。且莫疑我系業力凡夫,何能以少時念佛,便可出離生死,往生西方。當知佛大慈悲,即十惡五逆之極重罪人,臨終地獄之相已現,若有善知識教以念佛,或念十聲,或止一聲,亦得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此種人念此幾句,尚得往生。又何得以業力重,念佛數少,而生疑乎。須知吾人本具真性,與佛無二。但以惑業深重,不得受用。今既歸命於佛,如子就父,乃是還我本有家鄉,豈是分外之事。又佛昔發願,若有眾生,聞我名號,志心信樂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以故一切眾生,臨終發志誠心,念佛求生西方者,無一不垂慈接引也。千萬不可懷疑。懷疑即是自誤。其禍非小。況離此苦世界,生彼樂世界,是至極快意之事,當生歡喜心。千萬不可怕死,怕死則仍不能不死,反致了無生西之分矣。以自心與佛相違反故。佛雖具大慈悲,亦無奈不依佛教之眾生何。阿彌陀佛萬德洪名,如大冶洪爐。吾人多生罪業,如空中片雪。業力凡夫,由念佛故,業便消滅。如片雪近於洪爐,即便了不可得。又況業力既消,所有善根,自然增長殊勝。又何可疑其不得生,與佛不來接引乎。如此委曲宛轉開導安慰,病人自可生正信心。此系為病人所開導者。至於自己所應盡孝致誠者,亦唯在此。
  • 第二、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者。前已開導病人,令生正信。然彼病人,心力孱弱。勿道平素絕不念佛之人,不易相繼長念。即向來以念佛為事者,至此亦全仗他人相助,方能得力。以故家中眷屬,同應發孝順慈悲之心,為其助念佛號。若病尚未至將終,當分班念。應分三班,每班限定幾人。頭班出聲念,二三班默持。念一點鐘,二班接念,頭班三班默持。若有小事,當於默持時辦。值班時,斷斷不可走去。二班念畢,三班接念。終而復始。念一點鐘,歇兩點鐘。縱經晝夜,亦不甚辛苦。須知肯助人淨念往生,亦得人助念之報。且莫說是為父母盡孝應如是。即為平人,亦培自己福田,長自己善根,實為自利之道,不徒為人而已。成就一人往生淨土,即是成就一眾生作佛。此等功德,何可思議。三班相續,佛聲不斷。病人力能念,則隨之小聲念。不能念,則攝耳諦聽心無二念,自可與佛相應矣。念佛聲不可太高,高則傷氣,難以持久。亦不可太低,以致病人聽不明白。不可太快,亦不可太慢。太快,則病人不能隨,即聽亦難明了。太慢,則氣接不上,亦難得益。須不高不低,不緩不急,字字分明,句句清楚。令病者字字句句,入耳經心,斯易得力。念佛法器,唯用引磬。其他一切,概不宜用。引磬聲清,聽之令人心地清淨。木魚聲濁,故不宜用於臨終助念。又宜念四字佛號。初起時,念幾句六字。以後專念阿彌陀佛四字,不念南無。以字少易念,病人或隨之念,或攝心聽,皆省心力。家中眷屬如此念,外請善友亦如此念,人多人少均如此念。不可一起念,歇歇又念,致令病人,佛念間斷。若值飯時,當換班吃,勿斷佛聲。若病人將欲斷氣,宜三班同念,直至氣斷以後,又復分班念三點鐘,然後歇氣,以便料理安置等事。當念佛時,不得令親友來病人前問訊諭慰。既感情來看,當隨念佛若干時,是為真實情愛,有益於病人。若用世間俗情,直是推人下海。其情雖可感,其事甚可痛。全在主事者明道理,預令人說之。免致有礙面情,及貽害病人,由分心而不得往生耳。
  • 第三、切戒搬動哭泣以防誤事者。病人將終之時,正是凡聖人鬼分判之際。一發千鈞,要緊之極。只可以佛號開導彼之神識。斷斷不可洗澡換衣,或移寢處。任彼如何坐臥,只可順彼之勢。不可稍有移動,亦不可對之生悲感相,或至哭泣。以此時身不自主,一動則手足身體,均受拗折扭﹍列之痛。痛則瞋心生,而佛念息。隨瞋心去,多墮毒類,可怖之至。若見悲痛哭泣,則情愛心生,佛念便息矣。隨情愛心去,以致生生世世,不得解脫。此時,所最得益者,莫過於一心念佛。所最貽害者,莫過於妄動哭泣。若或妄動哭泣,致生瞋恨及情愛心,則欲生西方,萬無有一矣。又人之將死,熱氣自下至上者,為超升相。自上至下者,為墮落相。故有頂聖、眼天生,人心、餓鬼腹,畜生膝蓋離,地獄腳板出之說。然果大家至誠助念,自可直下往生西方。切不可屢屢探之,以致神識未離,因此或有刺激,心生煩痛,致不得往生。此之罪過,實為無量無邊。願諸親友,各各懇切念佛,不須探彼熱氣後冷於何處也。為人子者,於此留心,乃為真孝。若依世間種種俗情,即是不惜推親以下苦海。為邀一般無知無識者,群相稱贊其能盡孝也。此孝與羅剎女之愛正同。經云:羅剎女食人。曰我愛汝,故食汝。彼無知之人之行孝也,令親失樂而得苦,豈不與羅剎女之愛人相同乎。吾作此語,非不近人情,欲人各於實際上講求,必期亡者往生,存者得福,以遂孝子賢孫親愛之一片血誠,不覺其言之有似激烈也。真愛親者,必能諒之。
  • (續)臨終三大要

    【鄙俚】粗野;庸俗。

    【哂】微笑。

    【挒】1.牙齒咬碎骨頭的聲音。 2.扭。

    【至囑】謂極懇切的囑咐。

    【至禱】多用於書信結尾,表示懇切的請求或希望。


    世間最悲慘的事,莫過於死亡,而且全世界的人,沒有一個能夠倖免的。所以,有心想要自利利他的人,不可以不早早地為這件事計劃謀慮啊!實際上,死這個字,原本是個假名,因為宿世多生所招感的一期果報究盡了,所以捨棄這個身軀,又再受其它種類的身軀罷了。不知道佛法的人,簡直就是沒有辦法可以想了,只好聽憑他隨業流轉。現今既然聽聞到瞭如來普度眾生的淨土法門,就應當信願念佛,預備往生的資糧,以期免除生死輪迴的幻苦,證得涅槃常住的真樂。如果有父母兄弟,以及諸多眷屬,如果得了重病,形勢很難痊癒的,應該發起孝順慈悲之心,勸他念佛求生西方,並為他助念,使得病人由這些因緣,死後即往生到淨土,這個利益,如何能用語言表達呢?現今列出三個要點,作為成就臨終人往生的依據。言語雖然粗鄙庸俗,意義是本著佛經,遇到這些因緣,全都能夠實行去做。說到三要,第一:善巧開導安慰,令臨終的人生起正信。第二:大家換班念佛,來幫助淨念。第三:千萬不要搬動臨終人的身體,在旁邊哭泣,以防誤事。果真能夠依著這三法來行,決定可以消除宿業,增長淨因,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一得往生,就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漸漸進修,必至圓成佛果而後才停止。如此大的利益,全仗眷屬助念的力量。能夠如此去做,對於父母,就是真孝。對於兄弟姊妹,就是真悌。對於兒女,就是真慈。對於朋友,對於平輩,就是真道義,真惠利。以此來培植自己的淨因,啟發大眾的信心皈向,久而久之,何難相互學習而成為時風呢?現今為這三要,一條一條陳述,才不至於到了臨時,無所適從。

  • 第一:善巧開導安慰,令生正信。努力勸導病人,放下一切,一心念佛。如果有應該交代的事,趕快讓他交代清楚。交代之後,就置之度外,立即作:我今將隨佛,往生佛國,世間所有富樂眷屬,種種塵境,都是障礙,使自己受到禍害,所以不應該生起一念系戀的心。必須知道自己的一念真性,本來沒有死。所說的死,是捨棄這個色身,而又去受另外的一種色身罷了。如果不念佛,就隨著善惡業力,又再受生到善惡道之中。 (善道:就是人道,天道。惡道:就是畜生道,餓鬼道,地獄道。阿修羅,既名善道,也名惡道,因為這一道的眾生,修因感果,都是善惡夾雜的緣故。)如果正當臨命終時,一心念“南無阿彌陀佛”,以這個志誠念佛的心,必定感應佛陀大發慈悲,親垂接引,令得往生。暫且不要懷疑我是業力凡夫,怎麼能以這麼少一點時間念佛,就可以出離生死,往生西方。應當知道佛陀大慈悲,即使是十惡五逆的極重罪人,臨終地獄相已經現前,如果有善知識教導他念佛,或者念十聲,或者只念一聲,也得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這種人念這麼幾句,還可以往生,又怎麼可以因為自己的業力重,念佛的數目少,而生起懷疑呢?必須知道我們本具的真性,與佛沒有二樣,但因為惑業深重,不能得到受用。現今既然歸命於佛陀,如同兒子依隨父親,是回到我本有的家鄉,哪裡是分外的事。又者,阿彌陀佛過去曾經發願:“若有眾生,聞我名號,志心信樂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”所以,一切眾生,臨終發起志誠心,念佛求生西方,沒有一個不垂慈接引的。千萬不可以懷疑,懷疑就是自己耽誤自己,這個禍害不小。何況出離這個痛苦世界,往生到極樂世界,是最最快樂悅意的事,應當生起歡喜心。千萬不可怕死,怕死也不能不死,反而導致沒有往生西方的分了。因為自心與佛相違反的緣故,佛陀雖然具大慈悲,對於不依佛陀教導的眾生,也無可奈何。阿彌陀佛萬德洪名,如大冶洪爐。我們多生的罪業,如空中一片雪花。業力凡夫,由於念佛的緣故,罪業便得消滅。如同一片雪花靠近燃燒的火爐,馬上就融化,不可得了。又何況業力既然消除,所有善根,自然增長殊勝,又怎麼可以懷疑,不能往生,與佛陀不來接引呢?如此委曲宛轉,開導安慰,病人自然可以生起正確信心,這是為病人所開導的一番話。至於自己所應盡的孝道誠心,也只有這樣才能盡到,千萬不可以隨順世俗人情,求神鬼,問醫生。大命將盡,鬼神醫藥,哪能令他不死呢?既然令心偏重在這些無益的事情上,那麼對於念佛這件事,就擾亂分散了誠懇之心,而無法感通了。許多人在父母臨終時,不惜資財,請許多醫生來看,這名為賣孝,想要世人稱讚我對於父母,能夠盡孝道。不知道天地鬼神,實際已經鑑察我的心。所以凡對於父母喪葬等事,過份張羅的,沒有天災,必有人禍。為人子者,應該注重於父母親的神識,能得到好的去所,那些世俗人所稱頌的,不值明眼人一笑,何況極力邀求體面風光,而實際遭受不孝的大罪過呢?
  • 第二:大家換班念佛,幫助臨終人的淨念。前面已經開導過病人,令他生起正信。然而這個病人,心力衰弱,不要說平時絕對不念佛的人,不容易相繼長時間念佛,即使向來以念佛作為事務的人,到這個時候,也完全要依仗他人的幫助,才能夠得力。所以,家中眷屬,應該共同發起孝順慈悲之心,為他助念佛號。如果病情還沒有到命終,應當分成幾班輪流來念。應分作三班,每班限定幾個人。頭一班出聲念,二、三班默念。念一個鐘頭,二班接著念,頭班,三班默念。如果有小事,應當在默念的時候去辦。值班出聲念的時候,千萬不可以走開。第二班念完,三班接著念,終而復始,念一個鐘頭,歇兩個鐘頭,縱然經過日夜,也不是很辛苦。必須知道肯幫助他人淨念往生,也能得到他人助念的果報。不要說是為父母盡孝道應該如此,即使為平輩人,也要培植自己的福田,增長自己的善根,實在是自利之道,不只是為他人而已。成就一人往生淨土,就是成就一個眾生作佛,這個功德,不可思議。三班相續輪流,佛號聲不斷。病人的力氣能夠念,就跟隨著小聲念,不能念,就攝耳諦聽,心中沒有二念,自然可以與佛相應啊!念佛的聲音,不可以太高,高了會傷氣,難以持久。也不可以太低,以致病人聽不明白。不可以太快,也不可以太慢。太快了,病人不能跟隨著念,即使用耳朵聽,也很難明了。太慢了,就會氣接不上來,也很難得到利益。必須不高不低,不緩不急,字字分明,句句清楚。令病人字字句句,進入耳根,經過心田,這樣就容易得力。念佛的法器,只用引磬,其它一切,一概不適合用。引磬的聲音清脆,聽了令人心地清淨。木魚的聲音混濁,所以不適合用在臨終助念。又適合念四字佛號。最開始起腔時,念幾句六字佛號,以後就專念“阿彌陀佛”四字,不念“南無”,因為字少容易念。病人或者隨著念,或者攝心聽,都省心力。家中眷屬如此念,外面請的善友也如此念,人多人少都如此念。不可以大家一起念,累了歇歇,又再念,致使病人,佛念間斷。如果到了吃飯的時間,應當換班吃飯,不要間斷佛聲。如果病人將要斷氣,應該三班同念。直到氣斷以後,又再分班念三個鐘頭,然後歇氣,以便料理安置等事宜。在念佛的時候,不得讓親友來病人面前,問候安慰。既使是雙方很有感情來看望時,應當隨大眾念佛多少時間,這才是真實感情恩愛,有益於病人。如果用世間的俗情,簡直就是推人下海,這個心情雖然感人,這個事情實在痛心。這完全在主事的人,明白道理,預先讓人說清楚,免得導致有礙於情面,以及貽害病人,由於分心而不得往生罷了。
  • 第三,千萬不要搬動病人的身體,在旁邊哭泣,以防誤事。病人將要命終的時候,正是凡、聖、人、鬼分判之際,一發千鈞,要緊到極點。只可以佛號,開導他的神識,斷斷不可以洗澡、換衣,或者移動寢息之處。隨他是怎麼樣的坐臥,只可以隨順他的姿勢,不可稍有移動。也不可以對著他生起悲傷感嘆的相狀,或者哭泣。因為這這個時候,他的身體不能自主,一觸動他的手足身體,都會受到拗、折、扭、挒的痛苦,有痛苦,瞋心就會生起,而佛念就止息了。隨瞋心而去,大多墮入毒蟲之類,可怕到極點。如果見到悲痛哭泣,那麼情愛心生起,佛念就止息了。隨著情愛心而去,以致生生世世,不得解脫。這個時候,最能得益的,莫過於一心念佛。最有害的,莫過於妄動哭泣。如果妄自搬動哭泣,導致病人生瞋恨心,以及情愛心,那麼想要往生西方,一萬個中沒有一個啊!又者,一個人將要死的時候,熱氣從下往上走的,這是超升的相。從上往下走的,這是墮落的相。所以有“頂暖作聖,眼暖生天,心暖為人,腹暖餓鬼,膝蓋暖成畜生,腳板暖墮地獄”的說法。然而果真大家至誠助念,自然可以當下往生西方。千萬不可以屢屢地探觸亡者的身體,以致於他的神識沒有完全離開,因此或者有所刺激,心生煩惱疼痛,導致不得往生。這個罪過,實在是無量無邊,祈願諸位親友,各各懇切念佛,不須要探觸亡者的熱氣,最後冷在什麼地方。為人子者,在這個地方留心,才是真孝。如果依著世間種種的俗情,就是不惜推親人下苦海,為了邀得一般無知無識的人,群起稱讚你能夠盡孝。這個孝與羅剎女的愛,正好相同。經典中說:羅剎女吃人,說:我愛你,所以吃你。那麼無知之人的行孝,令親人失去安樂而得到痛苦,難道不是與羅剎女的愛人相同嗎?我說這個話,不是不近人情,是想要人人都在實際上來講究追求,必期亡者往生,存者得福,以滿足孝子賢孫親近恩愛的一片血誠,不知不覺的,這個話就好像比較激烈了。真正敬愛親人的人,必定能夠體諒。“頂聖眼天生”等說法,是說一個人氣已經斷了,全身冷透,唯有頭頂還是熱的,那麼必定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。 “眼天生”,如果眼睛以及額顱之處,最後還是熱的,就生到天道。心窩處獨熱,生到人道。肚腹獨熱,生餓鬼道。膝蓋獨熱,生畜生道。腳板獨熱,生地獄道。這是由於這個人在活著的時候,所造作的善惡二種業力,到這個時候,有如此的感應顯現,不是可以用勢力假造而來的。這個時候,如果病人能夠志誠念佛,再加眷屬善友的助念之力,決定可以帶業往生,超凡入聖。不須要專門從事探試最後的熱處,徵驗往生到哪一道,以致誤事。這是我懇切的囑咐、請求和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