己、勉行人努力

勉行人努力1

人生世間,具足八苦。縱生天上,難免五衰。唯西方極樂世界,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。經云: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。眾苦充滿,甚可怖畏。人命無常,速如電光。大限到來,各不相顧。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。於此猶不惺悟,力修淨業,則與木石無情,同一生長於天地之間矣。有血性漢子,豈肯生作走肉行尸,死與草木同腐。高推聖境,自處凡愚。遇大警策而不憤發,聞聖賢佛祖之道而不肯行。是天負人耶,抑人負天耶。(正)復林介生書二

【八苦】涅槃經十二曰:’八相為苦:所謂生苦,老苦,病苦,死苦,愛別離苦,怨憎會苦,求不得苦,五盛陰苦。’

【五衰】天人於壽命將盡時身體所現之五種衰亡相。即:(一)頭上之花(或冠)萎靡。(二)腋下出汗。(三)衣裳污穢。(四)身失威光,或常瞬目,且身上產生臭氣。(五)不樂於本座,或違逆玉女。

【頂門一針】針灸時自腦門所下的一針。比喻擊中要害而能使人警醒的言論或舉動。


人生在世,具足八苦。縱然生到天上,也難免五衰相現之苦。唯有西方極樂世界,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。這難道不是上天因為你倡導淨土,以這個無福無壽的兒子,為你作頂門一針,讓你警覺。使你知道“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。眾苦充滿,甚可畏懼。”人命無常,速如電光。死期一到,各奔前程。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。”在這個時候還不醒悟,努力修持淨業,就如同與樹木石頭這些無情之物,一同生長在天地之間啊!有血性的漢子,怎肯活著作行屍走肉,死了與草木腐爛。推脫那是聖人很高的境界,自己甘心停在凡夫愚昧的位置,不肯上進。遇到大警策而不努力憤發,聽到聖賢佛祖的道法而不肯實行。是上天辜負了人呢?還是人辜負了上天呢?

勉行人努力2

人生世間,超升最難,墮落最易。若不往生西方,且莫說人道不足恃。即生於天上,福壽甚長,福力一盡,仍舊墮落人間,及三途惡道受苦。不知佛法,則無可如何。今既略曉佛法,豈可將此一番大利益事,讓與別人。自己甘心在六道輪回中,頭出頭沒,永無解脫之日乎。(正)復周孟由昆弟書

人生在世間,超升最困難,墮落最容易。如果不往生西方,暫且不要說人道不足以依賴,即使生到天上,福壽很長,福力一旦完盡,仍舊墮落到人間,以及到三途惡道中受苦。如果不知道佛法,就無可奈何了。現今既然大略知曉佛法,豈可將這一番大利益的事,讓給別人,自己甘心在六道輪迴中,頭出頭沒,永無解脫之日呢?

勉行人努力3

一句佛號,包括一大藏教,罄無不盡。通宗通教之人,方能作真念佛人。而一無所知,一無所能之人,但止口會說話,亦可為真念佛人。去此兩種,則真不真,皆在自己努力,依教與否耳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一

一句佛號,包括一部大藏教,竭盡無餘。通達禪宗和教下的人,才能作真正念佛的人。而一無所知,一無所能的人,只要口會說話,也可以成為真正念佛人。離開這兩種人,那麼真念不真念,都在於自己的努力,是否依教奉行罷了。

勉行人努力4

宿生培此慧根,固不容易。倘不於此專精致力,以期親證。則如坯器未燒,經雨則化。光陰短促,人命幾何,一氣不來,即屬後世。未證道人,從悟入迷者,萬有十千。從悟增悟者,億無一二。忍令無上法器之坯,經再生之雨,而復為塵土乎哉。(正)復張云雷書一

過去生中培植這個慧根,固然不容易。倘若不在出世法上專心精進,努力進修,以期望親自證悟。那麼就如同製作的坯器沒有經過火煉,一經雨淋就會化掉。光陰短促,人命幾何。一口氣不來,就屬於下一世。沒有證道的人,從覺悟入於迷惑的,一萬個當中有十千個。從覺悟增長覺悟的人,一億個當中沒有一二個。忍心令無上的法器之坯,經過再生轉世的雨淋,而又成為塵土嗎?

勉行人努力5

古人云:力行之君子,得一善言,終身受用不盡。不務躬行,縱讀盡世間書,於己仍無所益。如真龍得一滴水,可以遍雨一世界。泥龍縱泡之水中,也不免喪身之禍。(續)復某居士書

古人說:努力實踐的君子,得到一句善言,終身受用不盡。不從事親身實踐,縱然讀盡世間書,對於自己,仍然沒有什麼利益。如同真龍得到一滴水,可以遍雨一個世界。泥龍縱然泡在水中,也不免有喪身之禍。

勉行人努力6

黃後覺之現象,頗與學佛之人有大利益。無論彼之究竟是往生,是墮落,且不必論,果念佛人,知彼臨終之現象,決不敢浮游從事於了生死一法也。觀彼之行跡,似乎至誠。觀彼臨終所現之景象,蓋平日未曾認真從心地上用功,並從前或有慳於財,而致人喪命,或慳於言,而致人喪命等業之所致也。(慳於言,致人喪命者,如自知有寇,並知可避之處,以心無慈悲,樂人得禍,故不肯說。此事此心,極犯天地鬼神之怒。故致臨終前不能言,而且惡聞念佛等相。)然以現一時不死之象,及助念人去,未久則死。此與慳財慳言誤人性命,完全相同。雖不墮餓鬼,而其氣分,乃是餓鬼之氣分也。然彼或由自己心中懺悔,或由諸人,及兒女之誠懇,遂得減輕,不至直墮餓鬼耳。為今之計,必須其兒女,並各眷屬,念彼之苦,同發自利利人之心,為彼念佛。求佛垂慈,接引往生,則誠懇果到,往生即可預斷。以父子天性相關,佛心有感即應。彼眷屬若泛泛悠悠從事,則便難以消業障而蒙接引也。千鈞一發,關系極重。凡念佛人,各須務實克己習氣,與人方便。凡可說者,雖與我有仇,亦須為說。令其趨吉而避兇,離苦而得樂。平時侃侃鑿鑿,與人說因果報應,生死輪回,並念佛了生死之道。與教兒女,立太平之基。心如弦直,語無模棱。居心可以質鬼神,作事決不昧天理。若到臨終,決無此種可憐可憫之現象。如是則黃後覺便是諸人之接引導師也。諸人既因彼而將來可得巨益,彼亦將仗諸人之心力,而滅罪往生也。光此語非首鼠兩附者,乃決定不欺之定論也。(續)復楊德觀書

【侃侃】1.剛直。2.和樂。3.謂直抒己見,從容不迫。

【鑿鑿】1.鮮明。2.高峻。3.確實。

【首鼠兩端】首鼠:鼠性多疑,出洞時一進一退,不能自決;兩端:拿不定主意。在兩者之間猶豫不決右動搖不定。


黃後覺臨終時的現象,對於學佛的人有大的利益。無論他是究竟是往生,還是墮落,暫且不必討論。果真是念佛人,知道他臨終時的現象,決定不敢浮泛優游從事於了生死這一法。看他的行跡,似乎至誠。看他臨終所現的景象,大概平時沒有認真從心地上用功,以及從前或者慳吝財物,而導致他人喪命;或者慳吝言語,而導致他人喪命等罪業之所致(慳言,導致他人喪命:例如自己知道有賊寇來,並且知道可以逃避的地方,因為心中沒有慈悲,喜歡他人得禍,所以不肯說。這樣的事,這樣的心,極度觸犯天地鬼神的怒氣。所以導致臨終前不能說話,而且厭惡聽到念佛等情形)。然而以他顯現一時不死的現象,以及助念的人離開,不久就死了的情況,這與慳財慳言誤人性命,完全相同。雖然不墮餓鬼,而他的氣分,就是餓鬼的氣分。那些說他往生的人,認為是依仗易子駿的咒力。咒力固然不可思議,如果業力重的人,也不容易得到這個利益。說他已生西方,或許有這個事,但既然沒有證據,不應該妄下判斷。有人說:已經墮入餓鬼道,根據他們所說,以及臨終的現象,似乎有些根據。然而他或許由於自己的心中懺悔,或者由於其它人,以及兒女的誠懇,於是得以減輕,不至於直接墮入餓鬼道。為今之計,必須他的兒女,以及各位眷屬,悲念他的痛苦,共同發起自利利人的心,為他念佛,求佛垂慈,接引往生。那麼誠心果真到了,往生就可以預定判斷了。因為父與子天性相連,佛與眾生心有感即應。他的眷屬如果泛泛悠悠從事,那麼就很難因此消除業障而蒙佛接引。千鈞一發,關係極重。凡是念佛人,各各必須務實地克除自己的習氣,與人方便。凡是可以說的,雖然與我有仇,也必須為他說,令他趨吉避凶,離苦得樂。平時態度鮮明直接,與人說因果報應,生死輪迴,以及念佛了生死之道;與教導兒女,建立太平的基礎。內心如琴弦一樣直,言語沒有模棱兩可。存心可以質問鬼神,作事決不瞞昧天理。如果到臨終時,決定沒有這種可憐可憫的現象。如此,那麼黃後覺就是大家的接引導師。大家既然因為他,將來可以得到巨大利益,他也將會依仗大家的心力,而滅罪往生啊!我說的這個話,不是猶豫不決,兩頭討好,而是決定不欺的定論。

勉行人努力7

念佛不分聖凡。聖指三乘,即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。凡指六道,即天、人、阿修羅、畜生、餓鬼、地獄。但天以樂故,不能念者多。三途以苦故,不能念者更多。修羅以瞋故,亦不能念。惟人最易念。而富貴之人便被富貴所迷。聰明人以聰明迷。愚癡人以愚癡迷。蕓蕓眾生,能念佛者,有幾人哉。既知此義,當勇猛修持,勿致欲念而不能念,則不負此生此遇矣。(三)復卓智立書

念佛不分聖人凡夫。聖:指三乘聖人,就是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。凡:指六道凡夫,就是天、人、阿修羅、畜生、餓鬼、地獄。但天上因為享樂的緣故,不能念佛的多。三途因為受苦的緣故,不能念佛的更多。阿修羅因為瞋恨的緣故,也不能念佛。只有人最容易念佛。而富貴的人,就被富貴所迷惑。聰明的人,因為聰明而迷。愚癡的人,因為愚癡而迷。芸芸眾生,能念佛的,有幾個人呢?既然知道這個義理,應當勇猛修持,不要到想要念佛而不能念佛的地步,就不辜負這一生,這個際遇了。

勉行人努力8

云南張拙仙次女出嫁時,婿家送雙鵝行奠雁禮,彼即放生於華亭山云棲寺,已三年矣。彼二鵝每於晨昏上殿做課誦時,站殿外延頸觀佛。今年四月,雄者先亡,人不介意。後雌者不食數日,彼來觀佛,維那開示,令求往生,不可戀世。遂為念佛數十聲。鵝繞三匝,兩翅一拍即死。拙仙因作雙白鵝往生記。噫、異哉。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,皆堪作佛,鵝尚如是,可以人而不如鳥乎。(三)復周伯遒書

【奠雁禮】 古代漢族婚姻風俗。男家在行納采,問名,納吉,納徵,請期,親迎時,必有主持者執雁前導,“雁”是聯結雙方的禮儀用物,即為“奠雁”。因為雁是候鳥,隨氣候變化南北遷徙並有定時,且配偶固定,一隻亡,另一隻不再擇偶。古人認為,雁南往北來順乎陰陽,配偶固定合乎義禮,婚姻以雁為禮,象徵一對男女的陰陽和順,也像徵婚姻的忠貞專一。後來因雁越來越難得,人們就改用木刻的雁代之,到近代,改用鵝、鴨、雞三種活禽代替行奠雁禮,以定婚姻的和順。


雲南張拙仙二女兒出嫁的時候,夫家送來一對鵝行奠雁禮,她就將這對鵝放生到華亭山雲棲寺,已經有三年了。這二隻鵝每天早晚上殿做課誦時,就站在殿外,伸出頸脖看佛。今年四月份,雄鵝先死,他人都不在意。後來雌鵝,幾天不吃東西,它來到大殿外觀佛,維那開示它,令它求往生,不可以貪戀世間。維那於是為鵝念佛幾十聲,鵝繞三匝,兩翅一拍,當下死去。張拙仙因此寫了《雙白鵝往生記》。實在奇異啊!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,皆能作佛,鵝尚且如是,人可以不如鳥嗎?

勉行人努力9

古人云:死生亦大矣,可不悲哉。竊謂徒悲究有何益。須知生死,大事也。信願念佛,大法也。既知死之可悲,當於未死之前,修此大法。則死不但無可悲,且大可幸也。何以故,以淨業成熟,仗佛慈力,直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。得以永離眾苦,但受諸樂。漸次進修,直至成佛而後已也。(三)飭終津梁跋

古人說:死生也是件大事啊!怎不讓人悲痛呢?我心中認為,徒然悲痛,究竟有什麼利益呢?必須知道生死是大事。信願念佛為大法。既然知道死的可悲,應當在未死之前,修習這個大法。那麼死不但沒什麼可悲,而且是大大的可幸啊!為什麼呢?因為淨業成熟,仗佛慈力,直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得以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。永離眾苦,但受諸樂。漸次修習,直至成佛而後才停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