戊、評修持各法

評修持各法1

竊維修持法門,有二種不同。若仗自力修戒定慧,以迄斷惑證真、了生脫死者,名為通途法門。若具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以期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者,名為特別法門。通途全仗自力,特別則自力佛力兼而有之,即有深修定慧斷惑之功,而無真信切願念佛求生,亦屬自力。今以喻明。通途如畫山水,必一筆一畫而漸成。特別如照山水,雖數十重蓊蔚峰巒,一照俱了。又通途如步行登程,強者日不過百十裡。特別如乘轉輪聖王輪寶,一日即可遍達四大部洲。吾人既無立地成佛之資格,又無斷見惑任運不造惡業之實證,若不專修淨業,以期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,則恐盡未來際,仍在三途六道中,受生受死,莫由出離也。願我同人,咸生正信。(正)近代往生傳序

【蓊蔚】草木茂盛。


我認為,修持的法門,有二種不同,如果依仗自力修戒定慧,以至斷惑證真,了生脫死的,名為通途法門。如果具足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以期望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的,名為特別法門。通途法門完全依仗自力,特別法門則自力佛力兼而有之。即使有很深的修習戒定慧,斷除煩惑的功夫,而沒有真信切願,念佛求生,也屬於自力。現今以比喻來說明,通途法門,如同畫山水,必須一筆一畫而漸漸畫成;特別法門,如同用相機照山水,雖然有幾十重的鬱鬱蔥蔥,茂盛繁密的高峰山巒,一照之下全都明了。又者,通途法門,如步行走路,腳力強健的人每天不過百里或幾十里;特別法門,如同乘坐轉輪聖王的輪寶,一天就可以遍達四大部洲。我們既然沒有立地成佛的資格,又沒有斷見惑,任運不造惡業的實證,如果不專修淨業,以期望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,那麼恐怕盡未來際,還在三途六道中,受生受死,不能出離,可不悲哀嗎?願我同人,全都生起正信。

評修持各法2

且勿謂緣想一佛,不如緣想多佛之功德大。須知阿彌陀佛,是法界藏身。所有十方法界諸佛功德,阿彌陀佛一佛,全體具足。如帝網珠,千珠攝於一珠,一珠遍於千珠。舉一全收,無欠無餘。若久修大士,緣境不妨寬廣。境愈寬而心愈專一。若初心末學,緣境若寬,則心識紛散,而障深慧淺,或致起諸魔事。故我佛世尊,及歷代諸祖,皆令一心專念阿彌陀佛者此也。待其念佛得證三昧,則百千法門,無量妙義,咸皆具足。古人謂:已浴大海者,必用百川水。身到含元殿,不須問長安。可謂最善形容者矣。(正)復高邵麟書二

【法界藏身】 (1)佛以法界為體性,乃明佛之所以為佛也。(2)法界遍於有情心相續中,為有情所同具,即所謂一切有情皆有佛性(如來藏),意明佛與有情皆據法界。法界,無一法不具。無一法不造。

【帝網珠】謂帝釋殿前千珠寶網,光相交映,互攝無礙也。


不要說緣想一尊佛,不如緣想多尊佛的功德大。必須知道阿彌陀佛,是法界藏身。所有十方法界的諸佛功德,阿彌陀佛一尊佛,就全體具足。如同帝釋天的寶網千珠,千珠攝於一珠之中,一珠遍於千珠之內。舉一而全收,不會多也不會少。如果是久修的大菩薩,緣想之境不妨寬廣。境界愈寬而心愈專一。如果是初發心的後學,緣境如果太寬,就會心識紛散。而障深慧淺,或者導致生起著魔的事情。所以我佛世尊,以及歷代諸祖,都令我們一心專念阿彌陀佛,原因在此。等待念佛證得三昧,那麼百千法門,無量妙義,全都具足。古人說:“已浴大海者,必用百川水。身到含元殿,不須問長安。”可以說是最貼切的形容了啊!

評修持各法3

吾人心性,與佛同儔。只因迷背,輪回不休。如來慈憫,隨機說法。普令含識,就路還家。法門雖多,其要唯二。曰禪與淨,了脫最易。禪唯自力,淨兼佛力。二法相校,淨最契機。如人度海,須仗舟船。速得到岸,身心坦然。末世眾生,唯此堪行。否則違機,勞而難成。發大菩提,生真信願。畢生堅持,唯佛是念。念極情忘,即念無念。禪教妙義,徹底顯現。待至臨終,蒙佛接引。直登上品,證無生忍。有一秘訣,剴切相告。竭誠盡敬,妙妙妙妙。(正)與吳璧華書

【剴切】1.懇切規諫。2.切實,懇切;切中事理。


我們每個人的心性,與佛同等。只因為迷惑背離,輪迴六道不能休止。如來慈憫眾生,隨眾生根機說法。普令一切含識,就近路還自性家。法門雖然多,其中重要唯有二門。就是禪宗與淨土,了生脫死最容易。禪宗唯依自己的力量,淨土兼依佛的力量。二個法門相比較,淨土法門最契合我們的根機。如一個人要想度過大海,必須仰仗舟船。才能快速到達彼岸,身心坦然無憂。末世眾生,只有淨土法門可以行持。否則乖違自己的根機,即使勤勞也很難成就。發大菩提心,生起真正的信願。一生堅持,專心念佛。念到極處,凡情忘卻,即念而無念。禪宗教下的妙義,徹底顯現在前。等到臨命終時,蒙阿彌陀佛接引。直登上品蓮台,證得無生法忍。有一個秘訣,懇切告訴你:就是竭盡誠心,竭盡恭敬,實在是妙!妙!!妙!!!妙!!!!

評修持各法4

切不可謂,持名一法淺近,捨之而修觀像、觀想、實相等法。夫四種念佛,唯持名最為契機。持至一心不亂,實相妙理,全體顯露,西方妙境,徹底圓彰。即持名而親證實相,不作觀而徹見西方。持名一法,乃入道之玄門,成佛之捷徑。今人教理觀法,皆不了明。若修觀想實相,或至著魔。弄巧成拙,求升反墮。宜修易行之行,自感至妙之果矣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千萬不可以說,持名念佛這個法門淺近,捨棄而修觀像、觀想、實相等念佛法門。四種念佛法門中,唯有持名念佛,最契合我們的根機。持名念佛到一心不亂,實相妙理,全體顯露。西方妙境,徹底圓彰。以持名念佛而親自證得實相,不作觀,而徹見西方境界。持名念佛這個法門,是入道的玄門,成佛的捷徑。現在的人,對教理觀法,都不明了。如果修觀想念佛,實相念佛,或者會導至著魔。弄巧成拙,求升反墜。應該修易行之行,自然感得最微妙之果啊!

評修持各法5

觀雖十六,行者修習,當從易修者行。或作如來白毫觀,或作第十三雜想觀。至於九品之觀,不過令人知行人往生之前因與後果耳。但期了知即已,正不必特為作觀也。觀之理,不可不知。觀之事,且從緩行。若或理路不清,觀境不明,以躁心浮氣修之,或起魔事。即能觀境現前,若心有妄生喜悅之念,亦即因喜成障,或復致退前功。故楞嚴云:不作聖心,名善境界。若作聖解,即受群邪。祈一心持名,以為千穩萬當之行。待至心歸於一,淨境自會現前。(正)復黃玉如書

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》中觀門雖然有十六種,修行的人來修習,應當從容易的去修。或者作如來白毫相觀,或者作第十三雜想觀。至於上中下九品的觀想,不過令人知道修行人往生的前因與後果罷了。只要了知就可以了,不必要特別來作觀。觀想的義理,不可以不知道。觀想的事修,暫且從緩。如果義理道路不清楚,觀想的境界不明晰,心浮氣躁的來修觀想,或許會生起魔事。即使是能夠修觀想修到境界現前,如果內心有妄生的喜悅之念,也會因為歡喜而產生障礙,或許會導致退失前功。所以《楞嚴經》說:“不作聖心,名善境界。若作聖解,即受群邪。”祈望你一心持名,作為千穩萬當的修行。等待心念歸一,淨境自會現前。

評修持各法6

作觀只取得力者作。何必從頭至尾,日日重習。佛之說此十六種者,前則令人知極樂之莊嚴,後之九品往生,令人知所修之因果。各觀既知,即觀佛一法中,即可圓觀諸觀耳。(續)答曲天翔問

修觀只取容易得力者的來作觀,何必從頭到尾,每天重複修習。佛之所以宣說這十六種觀,前面是令人知道極樂世界的莊嚴。後面的九品往生,是令人知道所修的因果。每一個觀法,既然知道了,就在觀佛這一個觀法中,就可以圓觀其它觀了。

評修持各法7

觀無量壽佛經云: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作佛者,謂觀想佛像,憶念佛德及與佛號。是佛者,謂當觀想憶念之時,佛之相好莊嚴,福德智慧,神通道力,悉現於觀想憶念者之心中。如鏡照像,敵體無二。然則心不作佛,則心不是佛,心作三乘,則心是三乘,心作六道,則心是六道矣。心之本體,如一張白紙。心之作用之善惡因果,如畫佛畫地獄,各隨心現。其本體雖同,其造詣迥異。故曰唯聖罔念作狂,唯狂克念作聖。吾人可不慎於所念所作乎哉。(正)千佛圖頌並序

【敵體】彼此地位相等無上下尊卑之分。

【造詣】學業所達到的程度。

【罔念】不思為善。


《觀無量壽佛經》中說:“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”作佛:就是觀想佛像,憶念佛德,以及佛號。是佛:就是正當觀想憶念之時,佛的相好莊嚴、福德智能、神通道力,全都顯現在觀想憶念者的心中,如鏡照相,平等無二。然而,如果心不作佛,那麼心就不是佛。心作三乘,那麼心就是三乘。心作六道,那麼心就是六道啊!心的本體,如一張白紙。心之作用的善惡因果,如同畫佛畫地獄,各自隨心顯現。本體雖然相同,而造詣迥然有異。所以《尚書》中說:通明心中不思為善就成為狂人,昏愚心中攝伏惡念就成為聖人。我們可不是要謹慎自己的心念與作為嗎?

評修持各法8

觀想一法,非理路明白,觀境熟悉,無躁妄欲速之心,有鎮定不移之志者,修之則損多益少。至於實相念佛,乃一代時教,一切法門,通途妙行。如台宗止觀,禪宗參究向上等皆是。所謂念自性天真之佛也。如是念實相佛,說之似易,修之證之,實為難中之難。非再來大士,孰能即生親證。持名一法,乃即事即理,即淺即深,即修即性,即凡心而佛心之一大法門也。於持名識其當體實相,則其益宏深。外持名而專修實相,萬中亦難得一二實證者。能得蘇東坡、曾魯公、陳忠肅、王十朋等之果報,猶其上焉者。了生脫死一事,豈可以志大言大而成辦乎哉。(正)復吳希真書

【曾魯公】曾公亮(999~1078),字明仲,晉江(今福建泉州)人。仁宗天聖二年(1024)進士。知會稽縣。累遷知制誥兼史館修撰,為翰林學士、判三班院。嘉佑元年(1056),除給事中、參知政事。五年,除樞密副使,兼群牧制置使。六年,拜吏部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、集賢殿大學士。英宗即位,依舊執政。神宗熙寧二年(1069),進昭文館大學士,累封魯國公。二年,以老避位。六年起判永興軍,居一歲,以太傅致仕。元豐元年卒,年八十。諡宣靖。

【陳忠肅】陳瓘(1042~1106)北宋居士。南劍州(福建)沙縣人,字瑩中。自號了翁。少登進士第,於徽宗朝,官左司諫,以個性耿直不見容。崇寧年間,編管袁州,不久移通州,又謫台州。嘗留心禪宗,有所省發。後讀華嚴,深會其法義,自號華嚴居士。及遇明智法師,乃叩天台之宗義,深為契入。入台州,專修念佛三昧,作天台十疑論之後序、觀堂淨土院記。居台州五年,不久以承事郎之職移楚州。宣和六年歿,世壽六十五。追贈陳議大夫,諡“忠肅”。

【王十朋】 (1112—1171),字龜嶺,號梅溪。溫州樂清(今浙江樂清)人。南宋紹興二十七年(1157年)丁丑科狀元。卒年60歲。諡忠文。王十朋一生清廉,夫人賈氏,品德高尚,忍貧好施,常以清白相勉。隆興元年辭官故里,家有飢寒之號卻不嘆窮。夫人死在泉州任所,因路遠無錢將靈柩及時運回家鄉。結果靈柩在泉州停放了二年。王十朋為官,關心的是國家、黎民,自己卻是如此貧寒。王十朋學識淵博,詩文自有風格。現收入《梅溪先生文集》,治學反對追求故事典故或理學空論,為文處事偏重功利實用。


觀想念佛這個修行法門,不是義理道路非常明白,所觀之境非常熟悉,沒有急躁妄動想要快速成就的心,有鎮定不移的志向的人,修的話,則損害多而利益少。至於實相念佛,是本師一代時教中,一切法門,通途常規的妙行。例如天台宗的止觀雙修,禪宗的參究叩問向上一著等等都是。所謂的念自性天真之佛。如此的念實相佛,說著似乎容易。要修行證到,實在是難中之難。如果不是再來的大菩薩,誰能在這一生就親自證悟。而持名念佛一法,是即事即理,即淺即深,即修即性,即凡心而佛心的一個大法門啊!對於持名念佛,認識到持名當體就是實相,那麼這個利益就宏大深廣了。不修持名念佛,而專修實相念佛,一萬個人當中也難得有一二個實證的人。能得到蘇東坡、曾魯公、陳忠肅、王十朋等人的果報,這還是上等的。了生脫死這件大事,怎可以志向大、言語大,就能成辦的呢?

評修持各法9

佛為九法界眾生說,吾人何可不自量,而專主於最勝者觀乎。丈六八尺,佛已為我輩說過矣。下品將墮地獄之前,大開持名之法。是觀經仍以持名為最要之行。無量壽,詳說佛誓及與淨相,是為依小本修者之要訣。由有此二經,則知小本之文,但攝要耳。是知雖依小本,不得以二本作不關緊要而忽之。至於修持,果真至誠,於一瞻一禮一稱名,皆可消無量罪,增無量福。非一定須作麼修方可耳。心地清淨,聖境現前,乃得我固有。何可如貧兒拾金,作極喜顛狀。既有此狀,完全是凡情氣概。若不省察,難免著魔。(續)復濟善師書

【小本】小本指《佛說阿彌陀經》,乃相較於大本《佛說無量壽經》而言。

【撮要】摘取要點。


佛為九法界眾生宣說,我們怎麼可以不自量力,而專門提倡,最殊勝的觀法呢?在觀“丈六八尺”章中,佛已經為我們說過了(“非是凡夫心力所及”)。下品往生的眾生,將要墮地獄之前,佛陀大開持名念佛的法門,所以《觀無量壽佛經》還是以持名念佛作為最重要的行持。《無量壽經》,詳細宣說阿彌陀佛的本誓,以及淨土的清淨莊嚴之相,這是依著小本《阿彌陀經》修習之人的要訣。由於有了《觀無量壽佛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這二部經,就知道小本《阿彌陀經》的經文,只是撮集一個綱要罷了。所以知道,雖然依著小本《阿彌陀經》來修習,不可以將《觀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這二本,當作無關緊要而忽略。至於修的時候,果真能夠至誠懇切,在一瞻仰、一禮拜、一稱佛名之間,都可以消除無量的罪業,增長無量的福德,不是一定必須要作什麼特別的修習方才可以。心地清淨,聖境就會現前,是得到我本有的佛性。如何可以如同貧窮的小孩撿到金子一樣,作出極度歡喜顛狂的樣子。既然有這種情形,完全是凡夫情執的氣派。如果不反省觀察,難免就會著魔。

評修持各法10

信願念佛,求生西方,是為萬修萬人去之最直捷穩當法門。必須先要將此法門之所以然,了然於心。若有餘力,再去研參一切經論。各種法門,均可為此法門之助。(續)致羅世芳書

信願念佛,求生西方,那麼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,這是萬修萬人去的最直捷穩當法門。必須先要將這個法門的所以然,了然明白在心中。如果有多餘的力量,再去研參一切經論,各種法門,都可以作為這個法門的輔助。倘若對於這個法門還不知道所以然,就隨意研究其它的經論,以及親近各宗的善知識,那麼對於做大通家,以及種下未來善根,這是真的有。如果想要現生了生脫死,恐怕夢也夢不到。

評修持各法11

今既發心念佛,當以心佛相應,生前得一心不亂,(欲得一心不亂,在心專注與懇切耳。見三編答幻修學人問)報盡登極樂上品為志事。不必求其大徹大悟,明心見性也。宗門以開悟為事,淨宗以往生為事。開悟而不往生者,百有九十。往生而不開悟者,萬無有一。(三)復張曙蕉書

現今既然發心念佛,應當以心佛相應,活著得到一心不亂,死後登上極樂上品蓮台作為抱負。不必追求大徹大悟,明心見性。禪宗以開悟為事務,淨土宗以往生為事務。開悟而不能往生的人,一百個有九十個,往生而不開悟的,一萬個沒有一個。

評修持各法12

於未得一心前,斷斷不萌見佛之念。能得一心,則心與道合,心與佛合。欲見即可頓見,不見亦了無所礙。倘急欲見佛,心念紛飛,欲見佛之念,固結胸襟,便成修行大病。久之,則多生怨家,乘此躁妄情想,現作佛身,企報宿怨。自己心無正見,全體是魔氣分,一見便生歡喜。從茲魔入心腑,著魔發狂。雖有活佛,亦末如之何矣。但能一心,何須預計見佛與否。一心之後,自知臧否。不見固能工夫上進,即見更加息心專修。斷無誤會之咎,唯有勝進之益。世間不明理人,稍有修持,便懷越分期望。譬如磨鏡,塵垢若盡,決定光明呈露,照天照地。若不致力於磨,而但望發光。全體垢穢,若有光生,乃屬妖光,非鏡光也。光恐汝不善用心,或致自失善利,退人信心,是以補書所以耳。永明云:但得見彌陀,何愁不開悟。今例其詞曰:但期心不亂,不計見不見。知此當能致力於心與佛合之道矣。(正)復周群錚書

【胸襟】胸懷。心裡頭。

【臧否】善惡;得失。


在沒有得到一心不亂之前,千萬不要萌發想見佛的念頭。能夠得到一心不亂,那麼心與道合,心與佛合。想要見佛就可以馬上見到。不見也沒有什麼妨礙。倘若急急想要見佛,心念紛飛。想要見佛的念頭,固結在心頭,就成為修行的大病。久而久之,那麼多生的怨家,乘著這個躁妄的情想,現作佛身,企圖報復宿世的怨恨。自己心中沒有正見,全體是魔的氣分,一見就生歡喜。從此魔入心腑,著魔發狂。雖有活佛來,也沒辦法了啊!只要能夠得到一心不亂,何必須要預先計劃見佛不見佛呢?得一心不亂之後,自然知道好壞得失。不見佛,固然能夠工夫上進,就是見到佛,更加要靜心專修。斷然沒有誤會的過失,只有勝進的利益。世間不明理的人,稍稍有點修持,就懷著超越本分的期望。譬如磨鏡,塵垢如果除盡,光明決定呈現顯露,照天照地。如果不致力在磨字上面,而只是希望早日發光。我們全體垢穢的眾生,如果有光發出來,這是屬於妖光,不是寶鏡之光。我恐怕你不善用心,或者導致自己失去善利,退失他人的信心,所以補寫其中的所以罷了。永明大師說:但得見彌陀,何愁不開悟。現在照著他的詞說:但期心不亂,不計見不見。知道這個道理,應當能夠致力在心與佛合的道路上了啊!

評修持各法13

關中用工,當以專精不二為主。心果得一,自有不可思議感通。於未一之前,切不可以躁妄心先求感通。一心之後,定有感通。感通則心更精一。所謂明鏡當台,遇形斯映。紜紜自彼,與我何涉。心未一而切求感通,即此求感通之心,便是修道第一大障。(正)復弘一大師書

關中用功,應當以專精不二為主。心如果得一心不亂,自然有不可思議的感通。在沒有得一心之前,千萬不可以躁妄的心,來先求感通。得一心不亂之後,一定有感通,有感通,那麼心就更加的精進專一。所謂的明鏡當台,遇到外物而有映像,紜紜紛紛自是他家事,與我有什麼干涉。心沒能專一而急著求感通,就這個求感通的心,就是修道的第一大障礙。

評修持各法14

近來人每每好高務勝。稍聰明,便學禪宗、相宗、密宗,多多將念佛看得無用。彼只知禪家機語之玄妙,相宗法相之精微,密宗威神之廣大。而不知禪縱到大徹大悟地位,若煩惑未淨,則依舊生死不了。相宗不破盡我法二執,則縱明白種種名相,如說食數寶,究有何益。密宗雖云現身可以成佛,然能成者,決非博地凡夫之事。凡夫妄生此想,則著魔發狂者,十有八九也。是以必須專志於念佛一門,為千穩萬當之無上第一法則也。(續)復姚維一書

近來的人,大都好高務勝,稍有聰明,就學禪宗、相宗、密宗,大多將念彿看得沒有什麼用。他只知道禪家機語的玄妙,相宗法相的精微,密宗威神的廣大。而不知禪宗,縱然到了大徹大悟的地位,如果煩惑沒有斷淨,那么生死依舊不了。相宗,不破盡我法二執,那麼縱然明白種種名相,如同說食數寶,究竟有什麼利益。密宗,雖然說現身可以成佛,然而能成佛,決定不是博地凡夫的事。凡夫妄生此想,那麼著魔發狂的,十個有八九個。所以必須專主在念佛法門,為千穩萬當的無上第一法則啊!

評修持各法15

如其天姿聰敏,不妨研究性相各宗,仍須以淨土法門而為依歸,庶不至有因無果。致以了生脫死之妙法,作口頭活計,莫由得其實益也。必須要主敬存誠,對經像如對活佛,不敢稍存怠忽。庶幾隨己之誠大小,而得淺深諸利益也。至於根機鈍者,且專研究淨土法門。果真信得及、守得定,決定現生了生脫死,超凡入聖。校彼深通經論,而不實行淨土法門者,其利益奚啻天地懸殊也。如上所說,無論甚麼資格,最初先下這一味藥。則無論甚麼邪執謬見,我慢放肆,高推聖境,下劣自居等病,由此一味阿伽陀萬病總治之藥,無不隨手而愈。(正)復唐大圓書

如果天姿聰敏,不妨研究性相各個宗派,仍然必須以淨土法門作為依歸,才不至於有因無果,導致以了生脫死的妙法,作口頭功夫,不能得到實際利益。必須要恪守誠敬,對經像如同面對活佛,不敢稍稍存一絲懈怠輕忽,才可以隨自己的誠心大小,而得到或淺或深的利益。至於根機鈍的人,暫且專門研究淨土法門,果真信心足夠,守得穩定,決定在這一生了生脫死,超凡入聖,比起那些深通經論,而不實行淨土法門的人,其中的利益何止天地懸殊啊!如上面所說,無論什麼資格,最初先下這一味藥。那麼無論什麼邪執謬見,我慢放肆,高推聖境,自居下劣等毛病,由此一味阿伽陀萬病總治之藥,沒有不隨手而治癒的。

評修持各法16

禪宗每云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。明心見性,乃大徹大悟也。言見性成佛者,以親見自性天真之佛。名為成佛,乃理即佛與名字佛也,非福慧圓滿之究竟佛也。此人雖悟到極處,親見佛性,仍是凡夫,不是聖人。若能廣修六度,於一切境緣,對治煩惱習氣,令其清淨無餘,則可了生脫死,超出三界之外,不在六道之中矣。佛世此種人甚多,唐宋尚有。今則大徹大悟,尚不易得,況煩惱淨盡者乎。密宗現身成佛,或云即生成佛,此與禪宗見性成佛之話相同。皆稱其工夫湛深之謂,不可認做真能現身成佛。須知現身成佛,唯釋迦牟尼佛一人也。此外即古佛示現,亦無現身成佛之事。(三)復周志誠書

禪宗每每說: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。明心見性,是大徹大悟。見性成佛,以親自見到自性天真之佛性,名為成佛。這是理即佛與名字即佛。不是福慧圓滿的究竟佛。這個人雖然悟到了極處,親見佛性,仍舊是個凡夫,不是聖人。如果能夠廣修六度,在一切境緣上,對治煩惱習氣,令習氣清淨無餘,就可以了生脫死,超出三界之外,不在六道之中了。佛在世時,這種人很多,唐朝宋朝還有,如今則大徹大悟尚且不容易得到,何況煩惱淨盡的人呢?密宗現身成佛,或者說即生成佛,這與禪宗見性成佛的話相同,都是稱讚其中工夫湛深的意思,不可以認做真得能夠現身成佛。必須知道現身成佛,唯有釋迦牟尼佛一人。此外,即使是古佛示現,也沒有現身成佛的事。

評修持各法17

善導和尚,系彌陀化身。有大神通,有大智慧。其宏闡淨土,不尚玄妙,唯在真切平實處,教人修持。至於所示專雜二修,其利無窮。專修謂身業專禮,(凡圍繞及一切處身不放逸皆是。)口業專稱,(凡誦經咒。能志心回向,亦可名專稱。)意業專念。如是則往生西方,萬不漏一。雜修謂兼修種種法門,回向往生。以心不純一,故難得益。則百中希得一二,千中希得三四往生者。此金口誠言,千古不易之鐵案也。(正)復永嘉某昆季書

善導和尚是阿彌陀佛的化身,有大神通,有大智慧。他闡揚淨土,不崇尚高深玄妙,只在真實親切平常實在的地方,教人修持。至於他所指示的專修、雜修,利益無窮。專修:就是身業專門禮拜(凡是圍繞經行,以及一切處身體不放逸都是)。口業專門稱誦(凡是誦經誦咒,能夠志心迴向,也可以名為專稱)。意業專門憶念。如此修行,往生西方,一萬個不會漏掉一個。雜修:就是兼修種種法門,迴向往生。因為心不純一,所以很難得到利益,那麼一百個當中,一、二個有希望往生,一千個當中三、四個有希望往生。這是金口誠言,千古不變的鐵案啊!

評修持各法18

每日量己之力,念佛並持大悲咒,以為自利利他之據。對一切人,皆以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為勸。無論出家在家,均以各盡各人職分為事。令一切人,先做世間⺮人善人。庶可仗佛慈力,超凡入聖,往生西方也。並不與人說做不到之大話,任人謂己為百無一能之粥飯僧,此其大略也。(三)節錄大師自述

每天衡量自己的力量,念佛以及持大悲咒,作為自利利他的依據。對一切人,都以信願念佛,求生西方,加以勸導。無論出家在家,都以各自竭盡各人的職分作為事務。遇到父親講慈,遇到子兒講孝,兄長友愛,弟弟恭敬,丈夫和氣,妻子順從,主人仁厚,僕人忠誠。不分人的貴賤,都以這些道理,告訴他們。令一切人先做世間的賢人善人,差不多可以仗佛慈力,超凡入聖,往生西方。並不給人講說那些做不到的大話,任隨他人認為自己是一個百無一能的粥飯僧,這就是我的大略簡歷行願。

評修持各法19

他人教人,多在玄妙處著力。光之教人,多在盡分上指揮。設不能盡分,縱將禪教一一窮源徹底,也只成一個三世佛怨而已。況尚無窮源徹底之事乎。(正)復馬契西書十一

【窮源】1.窮盡水流的源頭。2.探尋事物的本原。

【徹底】通透到底,形容完全無所遺留。

【三世佛怨】今世念佛修善,造作種種功德,無出離正智唯求人天福報。來世以有福報故,則有勢位富貴,以無正智故,則愚癡而不信因果。不信因果之人,處勢位富貴之地,如虎附翼,益增其惡。故福報愈大,造孽愈多。既造惡業,應受惡報。此所謂三世怨。


其他法師教導人,大多在玄妙之處用功著力。我教導人,大多在克盡本分上來指導發揮。假設不能竭盡本分,縱然將禪宗教理,一一都窮源徹底弄個明白,也只成一個三世佛怨而已。況且還沒有達到窮源徹底這回事呢!

評修持各法20

刺血寫經一事,且作緩圖,當先以一心念佛為要。恐血耗神衰,反為障礙矣。身安而後道隆。在凡夫地,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,是則是效。但得一心,法法圓備矣。(正)復弘一大師書二

【則效】效法。


刺血寫經這件事,暫且作慢一步的打算,應當先以一心念佛為主要修持。恐怕你刺血耗身,精神衰頹,反而成為障礙啊!身安而後道隆。在凡夫地,不能以法身大士的苦行,效法去做。只要得到一心不亂,那麼法法自然圓滿具備啊!

評修持各法21

居士即俗修真,隨緣進道。執持一句彌陀,當做本命元辰。抱著慚愧二字,以為入聖階梯,聖地不厭屢登,錄其跡以開人耳目。誠可謂為法忘軀者也。然以光愚見,似乎可以止步休歇矣。縱欲廣游,宜以神不須以身。彌陀三經,華嚴一部,當作游訪路程。宴坐七寶池中,遍游華藏世界。神愈游而身愈健,念愈普而心愈一。其寂也,一念不可得。其照也,萬德本具足。寂照圓融,真俗不二。十世古今,現於當念。無邊剎海,攝歸自心。校彼披星戴月,冒雨衝風。臨深淵而戰兢,履危巖而驚怖者,不啻日劫相倍矣。鄙見如此,不知居士以為何如。(三)復高鶴年書

評修持各法22

閣下年未三十,已現衰相。固當捨博守約,專修淨業。淨業大成,再宏餘法。庶得自利利他之實。否則雖能利人,亦非究竟。(三)復圓淨居士書

閣下年紀不到三十,已經現出衰老之相。固然應當舍廣博守簡約,專修淨業。淨業大成,再宏揚其餘法門,才得到自利利他的實際利益。否則,雖然能夠利益他人,也不是究竟現生得以出離生死之道。

評修持各法23

修淨業人,著不得一點巧。倘或好奇厭常,必致弄巧成拙。此所以通宗通教之人,每每不如愚夫愚婦老實念佛者,為有實益。若肯守此平淡樸實家風,則極樂之生,定可預斷。否則不生極樂,亦可預斷矣。(三)復江易園書

修習淨業的人,討不得一點巧。倘若好新奇,厭平常,必定導致弄巧成拙。這是之所以通達禪宗、通達教理之人,每每不如普通百姓老實念佛,更有實際利益。如果肯堅守這個平淡樸實的家風,那麼往生極樂,必可以預先斷定。否則,不生極樂,也可以預先斷定了。

評修持各法24

念佛一法,唯死得下狂妄知見者,方能得益。任憑智同聖人,當悉置之度外,將此一句佛號,當做本命元辰,誓求往生。縱令以死見逼,令其改轍,亦不可得。如此方才算是聰明人,方才能得實益。否則由多知多見,不能決疑,反不如老實頭一無知識者,為易得益也。(三)復卓智立書

【本命元辰】禪林用語。本命,指人出生年之干支;值其乾支之星,稱本命星。元辰,謂人之命運受陰陽二星所左右,而以陽八陰六配合卜算。故本命、元辰皆為支配人命運之星。禪宗則將之比喻為自己之本性。


念佛法門,只有死得下狂妄知見的人,才能夠得到利益。任憑你智慧如同聖人,都應當全都置之度外。將這一句佛號,當做本命星辰、自性真我,誓求往生。縱然有人以死相逼,令你改修其它法門,也一定不動搖。如此才算是聰明人,才能得到真實利益。否則,由於凡夫多知多見,不能決斷疑惑。反而不如一個老實人,沒有一點知識的人,更容易得到利益啊!

評修持各法25

觀來書,可謂發大菩提心,以期自他俱利者。然曰自利心淡,利他心切,亦甚有語病。不能自利,斷不能大利於他,二者當以不分親疏為是。然利他正一願而已,自利則必須竭盡心力。則自利一邊何可以淡,而妄學大菩薩身分也。(三)復胡宅梵書

看你的來信,可說是發大菩提心,以期望自利利他。然而又說:自利心淡,利他心切,這也有語病。不能自利,決定不能大大的利益他人,二者應當不分親疏才對。然而利他,正是一個“願”而已,自利就必須竭盡心力。那麼自利這一邊,怎麼可以“心淡”,而妄學大菩薩的身分呢?

評修持各法26

汝喜念金剛經,當以此功德,回向往生,即為淨土助行。然淨土五經,其功德亦不亞於金剛經。所寄之經書,宜詳閱光所作之序,則其大義可以悉知。再息心恭敬讀之,則無邊利益,自可親得。(三)復唐瑞巖書一

你喜歡念《金剛經》,應當以此念經功德,迴向往生,就是淨土的助行。然而淨土五經,其功德也不亞於《金剛經》。所寄的經書,應該詳細閱讀我所寫的序,那麼其中的大義,可以全都知道了。再靜心恭敬讀誦,那麼無邊的利益,自然可以親自得到了。

評修持各法27

玉峰法師行持雖好,見理多偏。即如念佛四大要訣,其意亦非不善。而措詞立論,直與古德相反。不除妄想,不求一心,全體背謬。經教人一心,彼教人不求。夫不除妄想,能一心乎。取法乎上,僅得其中。豈可因不得而不取法乎。若以不得而令人不取法,是令人取法乎下矣。大勢至云: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。彼極力教人散心念,不贊揚攝心念。念佛雖一切無礙,然欲親證三昧,能靜固好,不能靜,亦無妨即動而靜。彼直以靜為邪,謂大違執持名號憶佛念佛之旨。其過何可勝言。且念佛一法,圓該一代一切法門。而靜之一字,尚隔其外。豈可謂為淨宗真善知識。祈二次再版,刪去此四大要訣。庶初機不致受病,而通人無由見誚也。(三)復丁福保書

【玉峰法師】年十餘出家,旋即受具,既悟向上,復修淨業,自行化他,唯誠唯懇,後往明州西方寺,以終焉。師自發心至終,日持佛號六萬,二時迴向,寒暑無間,光緒十八年秋,略示疾,向西趺坐,念佛而逝。次年二月荼毘,眾見頂現十佛像,雙手各現一佛像,因師曾焚二指,分供釋迦,彌陀,頂常然香十柱,供養十方諸佛故也。曾有偈云,稱一弘名哭一聲,聲聲哭向大慈尊。此回若不歸家去,六道何時得脫身。


玉峰法師的行持雖然好,見地說理大多偏執。他的著述,依照著來修,也可以往生。但是他偏執的話語,未免有大妨礙。如同念佛四大要訣,其用意也不是不好。而言詞立論,簡直就與從前的古德相反。他說“不除妄想,不求一心”,全體背離錯謬。經典教人要一心,他教人不求一心。不除妄想,能夠一心嗎?求取效法高超上等的法,只能獲得中等的法。豈可因為得不到,就不求取效法呢?如果因為得不到而令人不要效法,這是令人取法下等的法了。大勢至菩薩說:“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。”他則竭力教人散心念佛,不讚揚攝心念佛。念佛雖然散心、攝心一切無礙,然而想要親證念佛三昧,能靜固然好。不能靜,也不妨即動而靜。他簡直以靜為邪法,認為大大違背執持名號憶佛念佛的宗旨,這個罪過,如何可以說盡。而且念佛一法,圓滿該攝佛陀一代時教的一切法門。而靜這個字,他尚且還隔除在外。豈可認為他是淨宗真正的善知識。請第二次再版時,刪去這四大要訣。使得初學人不至於受病,而學識淵博通達的人無由見笑。

評修持各法28

不修身而念佛,亦有利益。於決定往生,則百千萬中難得一個。雄俊惟恭,乃其幸也。所撰兩句,是而未切。宜云:智斷煩情超苦海,(煩,即煩惱。乃通指。情,則專指淫欲。)立堅信願入蓮池。則確切。於用功法則,皆指出矣。(三)復卓智立書

不修養自身而念佛,也有利益。對於決定往生,就百千萬人中,難得有一個。雄俊、惟恭,他們是幸運的。所撰寫的兩句偈頌,是對的但還不確切。應該說:智斷煩情超苦海,立堅信願入蓮池。就確切了。對於用功的法則,全都指出來了。(煩:即煩惱,這是通指。情:專指淫欲。)

評修持各法29

念佛一事,約現生得利益,必須要至誠懇切常念。若種善根,雖戲玩而念一句,亦於後世定有因此善根,而發起修持者。故古人大建塔廟,欲一切人見之而種善根。此一句佛,在八識田中,永久不滅。是知肯念佛固好。不肯念,為彼說,彼聽得佛號,亦種善根。聽久則亦有大功德。(三)復張朝覺書

念佛這件事,想在現生得到利益,必須要至誠懇切,常常念佛。如果是種善根,雖然是戲笑頑耍念一句,也會在後世,必定會有因為這個善根而發起修持。所以古人大建塔廟,想令一切人見到,而種善根。這一句佛號,在八識田中永久不滅。所以知道,肯念佛固然好,不肯念佛,對他講說,他聽了佛號,也種下善根。聽得久了,也有大功德。

評修持各法30

念佛聲默,須視其地其境何如耳。若朗念無礙者,宜於特行念佛儀軌時朗念。然只可聽其自然,不可過為大聲。過為大聲,或致傷氣受病。倘所處之境地不宜朗念,則只可小聲念,及金剛持。其功德唯在專心致志。(三)復丁福保書

念佛出聲、默念,必須看那個地方環境如何。如果大聲念,沒有妨礙的話,適合在特別行持念佛儀軌的時候大聲念。然而只可以聽其自然,不可過份的大聲。過份大聲,或會導致傷氣受病。倘若所處的環境,不適合大聲念,就只可以小聲念,以及金剛持。念佛功德只在專心致志。

評修持各法31

汝欲光令汝圓覺妙心,廓然開悟,(此心乃佛所證之心)寂光真境,常得現前,(此境乃佛所居之境)蓮池願文雖有此語,切不可發癡,欲其即得。若欲即得,必定著魔發狂,佛也不能救矣。譬如小兒扶墻而走,尚難不跌倒。而欲飄行長空,遍觀四海,豈非夢話。但求往生,即了生死。若欲悟此心,見此境,尚須漸修,方能分悟分見。若圓悟圓見,非成佛不能。(三)復吳思謙書

你想我使你的“圓覺妙心,廓然開悟”(這個心是佛所證的心)。“寂光真境,常得現前”(這個境,是佛所居的境)。蓮池大師的發願文,雖然有這句話,千萬不可以發痴心,想立即得到。如果想立即得到,必定著魔發狂,佛也不能救你了。譬如小孩子,扶著牆壁走路,還很難不跌倒。而想要飛行長空,遍觀四海,豈不是夢話。只要求往生,即了脫生死。如果想證悟此心,見到此境,還必須漸漸進修,才能分分證悟,分分見到。如果要圓滿證悟,圓滿見到,不是成佛,不能做到。

評修持各法32

敦倫盡分,閑邪存誠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欲學佛道以脫凡俗,若不注重於此四句,則如無根之木,期其盛茂。無翼之鳥,冀其高飛也。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。博地凡夫,欲於現生即了生死。若不依此四句,則成無因而欲得果,未種而思收獲,萬無得理。果能將此八句,通身荷擔。決定可以生入聖賢之域,沒登極樂之邦。(三)復蔡契誠書

“敦倫盡分,閑邪存誠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”。想修學佛道來脫離凡情俗塵,如果不注重在這四句話上,就如同無根的樹木,期望這顆樹長的盛茂;沒有翅膀的鳥兒,希望它高飛啊!“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”。博地凡夫,想要在現生就了生死,如果不依照這四句來修學,就成為無因而想要得果,沒有種植而想要收穫,絕對沒有得到果實的道理。果真能夠將這八句話,全身荷擔,決定可以在生進入聖賢領域,死後登上極樂蓮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