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、論存心立品

論存心立品1

念佛之人,必須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。(即教我之師,及有道德之人。】慈心不殺,(當吃長素,或吃花素。即未斷葷,切勿親殺。)修十善業(即身不行殺生、偷盜、邪淫之事。口不說妄言、綺語、兩舌、惡口之話。心不起貪欲、瞋恚、愚癡之念。)又須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。夫和婦順,主仁仆忠,恪盡己分,不計他對我之盡分與否,我總要盡我之分。能於家庭,及與社會,盡誼盡分,是名善人。善人念佛求生西方,決定臨終,即得往生。以其心與佛合,故感佛慈接引也。若雖常念佛,心不依道。或於父母兄弟,妻室兒女,朋友鄉黨,不能盡分。則心與佛背,便難往生。以自心發生障礙,佛亦無由垂慈接引也。(續)一函遍復

念佛之人,必須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(就是教育我的老師,以及社會上有道德的人)。慈心不殺(應當吃長素,或者吃花素,即使是沒有斷葷,千萬不要親自殺生)。修十善業(就是自身不行殺生,偷盜,邪淫的事情。口中不說妄言,綺語,兩舌,惡口的話語。心裡不起貪欲,瞋恚,愚癡的心念)。又必須為父慈祥;為子孝敬,為兄友愛;為弟恭敬;丈夫溫和,妻子柔順,主人仁厚,僕人忠誠,竭儘自己的本分。不計較他對我有沒有竭盡本分,我總要竭盡我自己的本分。能夠對於家庭,以及社會,竭盡道義本分,這名為善人。善人念佛求生西方,決定在臨終時,即得往生。因為他的心與佛心是相契合的,所以感應佛陀垂慈來接引他。如果雖然也常常念佛,心中不依道法而行,或者對於父母、兄弟、妻室、兒女、朋友、鄉親,不能竭盡本分,那麼他的心與佛心相違背,就很難往生。因為他自己內心發生障礙,佛陀也沒辦法垂慈接引他。

論存心立品2

若境遇不嘉者,當作退一步想。試思世之勝我者固多,而不如我者亦復不少。但得不饑不寒,何羨大富大貴。樂天知命,隨遇而安。如是則尚能轉煩惱成菩提,豈不能轉憂苦作安樂耶。若疾病纏綿者,當痛念身為苦本,極生厭離。力修淨業,誓求往生。諸佛以苦為師,致成佛道。吾人當以病為藥,速求出離。須知具縛凡夫,若無貧窮疾病等苦,將日奔馳於聲色名利之場,而莫之能已。誰肯於得意烜赫之時,回首作未來沉溺之想乎。孟子曰: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故知天之成就人者多以逆,而人之只承天者宜順受也。然孟子所謂大任,乃世間之爵位,尚須如此憂勞,方可不負天心。何況吾人以博地凡夫,直欲上承法王覺道,下化法界有情,倘不稍藉挫折於貧病,則凡惑日熾,淨業難成。迷昧本心,永淪惡道。盡未來際,求出無期矣。古德所謂:不經一番寒徹骨,爭得梅花撲鼻香者,正此之謂也。但當志心念佛以消舊業,斷不可起煩躁心,怨天尤人。謂因果虛幻,佛法不靈。(正)復鄧伯誠書一

【烜赫】昭著;顯赫。

【祗承】祗奉,敬奉。

【博地】借指人間。《天台三大部補注卷第十一》:“博地,博廣多也。下凡之地廣多故耳。”


如果是境遇不好的話,應當退一步來想。想一想世間上超過我的人固然多,而不如我的人也有不少。只要吃得飽穿的暖,何必羨慕別人大富大貴。樂天知命,隨遇而安。這樣尚且能轉煩惱成菩提,難道不能轉憂苦為安樂嗎?如果是疾病纏綿的話,應當痛念色身是痛苦的根本,生起大厭離心,努力修習淨業,發誓求往生。諸佛以苦為師,而成就佛道。我們應當以病為藥,速求出離娑婆。必須知道具足系縛的凡夫,如果沒有貧窮疾病等痛苦,就會每天奔馳在聲色名利的場所,而不能停息。誰肯在春風得意威風顯赫之時,回過頭來想想未來會沉溺墮落的事情呢?孟子說:“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 ”所以知道上天要成就一個人,大多以逆境來磨練他,而敬奉上天的人,應該逆來順受。然而孟子所說的“大任”,是世間的官爵地位,尚且須要如此的憂心勞苦,才可以不辜負上天之心。何況我們以博地凡夫,直接想要上承佛陀覺悟之道,下化法界一切有情。倘若不稍稍憑藉貧苦疾病受一些挫折,那麼凡夫見思二惑日日熾盛,淨業難以成就。迷失暗昧本心,永遠沉淪惡道。盡未來際,求出無期啊!古德所說: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,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啊!只要志心念佛來消除舊業,千萬不可起煩躁心,怨天尤人,認為因果是虛幻,佛法不靈驗。

論存心立品3

小人之所以偽為善而實為惡者,意謂人不我知。不知其不知者,但止世間凡夫耳。若得道聖人,固了了悉知。而天地鬼神,雖未得道,以報得他心通,亦了了悉知。況聲聞緣覺菩薩諸佛,他心道眼,圓見三世,如視諸掌者乎。欲無知者,唯己不知則可耳。己若自知,則天地鬼神佛菩薩等,無不悉知之而悉見之矣。若知此義,雖暗室屋漏之中,不敢怠忽。人所不知之地,不敢萌惡。(念始萌乎隱微,罪福判若天淵。見正編復高邵麟書四。)以天地鬼神諸佛菩薩共知,縱不知慚愧者,知此亦當慚愧無地矣。況真修實踐之士哉。故欲寡其過,先須從畏此諸聖凡悉知悉見起。見先哲於羹墻,慎獨知於衾影。猶是約世間情見而淺近言之。實則我心與十方法界,覿體吻合。由我迷故,其知局在於一身。彼十方法界聖人,徹證自心本具之法界藏心,凡法界中一切有情舉心動念,無不親知親見。何以故。以同稟真如,自他無二故。若知此義,自能戰兢惕厲,主敬存誠。初則勉力息妄,久則無妄可得矣。(惡念原屬妄想,若不覺照,便成實惡,倘能覺照,則妄想滅而真心現矣。)(正)復高邵麟書二

【覿】見;相見。

【戰兢】畏懼戒慎貌。

【惕厲】警惕謹慎;警惕激勵。


小人之所以假裝行善,而實際是做惡的原因,是他的心中認為,沒人知道我做壞事。他不知道,這個“不知道”,只是世間的凡夫罷了。如果是得道的聖人,固然了了全知。就是天人鬼神,雖然沒有得道。因為業報有他心通,也能了了全知。何況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、諸佛,有他心通,道眼徹見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,如同看手掌一樣清楚呢?想要“無知”,自己不知道還可以。自己如果知道,那麼天地鬼神、佛菩薩等,沒有不悉知悉見的。如果知道這個意義,雖然在暗室無人之處,也不敢懈怠輕忽。別人不知道的地方,也不敢萌生惡念。因為天地鬼神、諸佛菩薩全都知道。縱然是不知道慚愧的人,知道了這個道理,也應當慚愧的無地自容啊!何況是真修實踐的人呢?所以想要減少你的過失,首先必須從畏懼一切聖人凡夫全都知道我內心開始。因為渴慕(賢人)到極點,在菜湯裡、牆壁上都能見到這位賢人,謹慎獨處,對獨行的影子、獨睡的被子都不做虧心事,這還是約著世間情見而淺近來說的。實際上,我的心與十方法界,當體吻合。由於我迷惑的緣故,知見只局限在一個色身。而十方法界的聖人,徹底證到自心本具的法界藏心。凡是法界中一切有情的舉心動念,沒有不親知親見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同是一個真如,自他無二的緣故。如果知道這個意義,自然能夠戰戰兢兢,警惕激勵,恪守誠敬。開始是努力止息妄心,久了就沒有妄心可得了(惡念原本屬於妄想,如果不覺照,就成為真實的惡。倘若能夠覺照,那麼妄想息滅而真心顯現啊)。

論存心立品4

念佛之人,必須事事常存忠恕,心心隄防過愆,知過必改,見義勇為,方與佛合。如是之人,決定往生。若不如是,則與佛相反,決難感通。(正)與陳錫周書

【忠恕】儒家道德規範:忠,謂盡心為人;恕,謂推己及人。


念佛的人,必須事事常存忠恕之心,心心提防過失罪愆。知過必改,見義必為,方與佛合。這樣的人,決定往生。如果不是這樣,就與佛相反,決定很難感通。

論存心立品5

學佛之人,先以知因果、慎獨上下手。既能慎獨,則邪念自消,何至有所不如法處。若有則當力令斷滅,方為真實行履。否則學在一邊,行在一邊,知見愈高,行履愈下,此今學佛自稱通家者之貼骨大瘡。倘能以不貳過是期,則學得一分,便得一分之實益矣。(三)復陳伯達書

【慎獨】慎,小心謹慎、隨時戒備;獨,獨處、獨自。不靠別人監督,自覺控制自己的慾望。

【不貳過】不重犯同樣的錯誤。


學佛之人,先從知因識果,謹慎獨處上下手。既然能夠在獨處中謹慎不苟,那麼邪念自然清除,何至於有不如法的地方。如果有,就應當努力令它斷滅,才是真實行持。否則,學在一邊,行在一邊,知見愈高,行持愈下,這是現今學佛,自稱通家之人的貼骨大瘡。倘若能夠以不重犯同樣的錯誤,自我期許,那麼學得一分,就得到一分的真實利益了。

論存心立品6

諸惡眾善,皆須在心地上論,不專指行之於事而已。心地上了不起惡,全體是善,其念佛也,功德勝於常人百千萬倍矣。欲得心地唯善無惡,當於一切時處,主敬存誠。如面佛天,方可希企。心一放縱,諸不如法之念頭,隨之而起矣。(正)復馬契西書一

諸惡、眾善,都必須在心地上來討論。不專指行為事相而已。心地上不起一點惡,全體是善。這樣念佛,功德勝過平常人百千萬倍啊!想要使得心地唯善無惡,應當在一切時一切處,恪守誠敬,如同面對佛陀天神,方才有希望做到。心一旦放縱,許多不如法的念頭,就隨之而起了。

論存心立品7

已往之罪,雖極深重,但能志心懺悔,改往修來以正知見,修習淨業,自利利他,而為志事,則罪障霧消,性天開朗。故經云:世間有二健兒。一者自不作罪,二者作已能悔。悔之一字,要從心起。心不真悔,說之無益。(若不改過遷善,則所謂懺悔者,仍是空談,不得實益,見正編復鄧伯誠書二。)譬如讀方而不服藥,決無愈病之望。倘能依方服藥,自可病愈身安。所患者,立志不堅,一暴十寒。則徒有虛名,毫無實益矣。(正)復周智茂書

【一暴十寒】曬一天,冷十天。比喻做事沒有恆心。


以往的罪障,雖然極為深重,只要能夠志心懺悔,改往修來,以正知見,修習淨業,自利利他,作為志向事業,那麼罪障的濃霧消散,自性的天空開朗。所以《涅磐經》中說:世間有二種健兒,一者自己不作罪,二者作已能懺悔。“悔”這個字,要從心起,心不真正的懺悔,說說是沒有利益的。譬如讀讀藥方而不服藥,絕對沒有治癒疾病的希望。倘若能夠依著藥方來服藥,自然可以病好而身安。所擔憂的,是立志不堅定,一暴十寒,那麼就徒有虛名,而毫無實益了啊!

論存心立品8

學聖學佛,均以敦倫盡分,閑邪存誠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為本。又須卑以自牧,韜光潛耀,上效古人,躬行實踐。能如是,則其學其品,便可高出流輩。每每聰明人,均屬矜夸暴露,尖酸刻薄。其心絕無涵蓄。其人非坎軻終身,必少年夭折。(凡居心行事,必須向厚道一邊做。厚則載福,薄則無福可得。若再加之以刻險奸巧,則便如山峰峻峙,任何雨澤皆不受,任何草木皆不生矣。見續編復金善生書)(續)復徐書鏞書

【韜光】斂藏光采。比喻隱藏聲名才華。

【潛耀】隱藏光輝。


學習聖人,學習佛法,都要以敦篤倫常,竭盡己分,防止邪惡,心懷誠敬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為根本。又必須謙卑自守,斂藏光采,隱藏光輝,向上效法古人,親身實踐。能夠如此,那麼你的學識品德,就可以高出庸流之輩。每每有很多聰明人,都是喜歡自我誇耀、暴露、尖酸、刻薄,他的心中絕對沒有涵養積蓄。這個人不是坎坷終身,就必定少年夭折。

論存心立品9

忠之一字,義貫萬行。人若存心以忠,必能孝親敬兄,睦族信友,矜孤恤寡,仁民愛物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矣。何也,以忠則不欺,不欺則盡分。盡分則屬己分中事,自必務乎實行。決無虛應故事,不盡己心己力之虞。近世雖則推倒帝制,然須事事講忠。庶不至我詐爾虞,漫無準的。(續)楊椒山言行錄序

【虛應故事】故事:成例。照例應付,敷衍了事。指用敷衍的態度對待工作。


忠這個字,意義貫穿在一切行為之中,事奉君主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罷了。我認為這個忠,就是竭儘自己的心,真誠無欺的意思。一個人如果存著一顆忠誠的心,必定能夠孝敬雙親,尊敬兄長,和睦族人,取信朋友,憐憫孤兒,救濟寡婦,仁慈人民,博愛萬物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啊。為什麼呢?因為忠,就不會欺騙,不欺騙,就會竭儘自己的本分。盡分是屬自己本分中的事,自然務必真實地去做,決定不會敷衍了事,有不竭儘自己心意、自己力量的憂慮。

論存心立品10

凡居心行事,必須向厚道一邊做,厚則載福,薄則無福可得。若再加之以刻險姦巧,則便如山峰峻峙,任何雨澤皆不受,任何草木皆不生矣。(續)復金善生居士書

凡是存心行事,必須向厚道這一邊來做,厚道就承載福德,刻薄就沒有福德可得。如果再加上尖刻、陰險、姦酸、巧詐,那麼就如同山峰高峻峙立,任何雨澤都不能承受,任何草木都不能生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