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、示念佛方法

示念佛方法1

既有真信切願,當修念佛正行;以信願為先導,念佛為正行;信願行三,乃念佛法門宗要。有行無信願,不能往生;有信願無行,亦不能往生;信願行三,具足無缺,決定往生。得生與否,全由信願之有無;品位高下,全由持名之深淺。言念佛正行者,各隨自己身分而立,不可定執一法。如其身無事累,固當從朝至暮,從暮至朝,行住坐臥,語默動靜,穿衣吃飯,大小便利,一切時,一切處,令此一句洪名聖號,不離心口。若盥漱清淨,衣冠整齊,及地方清潔,則或聲或默,皆無不可。若睡眠及裸露澡浴大小便時,及至穢污不潔之處,只可默念,不宜出聲。默念功德一樣,出聲便不恭敬。勿謂此等時處,念不得佛,須知此等時處,出不得聲耳。又睡若出聲,非唯不恭,且致傷氣,不可不知。雖則長時念佛,無有間斷,須於晨朝向佛禮拜畢,先念阿彌陀經一遍,往生咒三遍畢,即念贊佛偈,即阿彌陀佛身金色偈。念偈畢,念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,隨即但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,或一千聲,或五百聲,當圍繞念。(須從東至南至西北繞,為順從,為隨喜。順從有功德。西域最重圍繞,此方亦與禮拜均行,見正編復馬契西書五。)若不便繞,或跪或坐或立皆可。念至將畢,歸位念觀音、勢至、清淨大海眾菩薩,各三稱,然後念淨土文,發願回向往生。念淨土文者,令依文義而發心也。若心不依文而發,則成徒設虛文,不得實益矣。淨土文畢,念三歸依,禮拜而退。此為朝時功課,暮亦如之。若欲多多禮拜者,或在念佛歸位之時,則拜佛若干拜。九稱菩薩,即作九禮,禮畢即發願回向。或在功課念畢禮拜,隨己之便,皆無不可。但須懇切至誠,不可潦草粗率。蒲團不可過高,高則便不恭敬。若或事務多端,略無閑暇,當於晨朝盥漱畢,有佛則禮佛三拜,正身合掌念南無阿彌陀佛,盡一口氣為一念,念至十口氣,即念小淨土文;或但念願生西方淨土中四句偈,念畢禮佛三拜而退。若無佛,即向西問訊,照上念法而念。此名十念法門,乃宋慈云懺主,為王臣政務繁劇,無暇修持者所立也。何以令盡一口氣念?以眾生心散,又無暇專念,如此念時,借氣攝心,心自不散。然須隨氣長短,不可強使多念,強則傷氣。又止可十念,不可二十、三十,多亦傷氣。以散心念佛,難得往生;此法能令心歸一處。一心念佛,決定往生。念數雖少,功德頗深。極閑極忙,既各有法,則半閑半忙者,自可斟酌其間,而為修持法則也。(正)與陳錫周書

【淨土文】即蓮池大師《西方發願文》。

【小淨土文】遵式大師著:一心皈命,極樂世界,阿彌陀佛…… 廣度眾生,滿菩提願。

【遵式】(964~1032)宋代僧。台州臨海(浙江寧海)人,俗姓葉。字知白。投天台義全出家,十八歲落髮,二十歲於禪林寺受具足戒,翌年復就守初習律。嘗於普賢像前燃一指,誓傳天台教法。雍熙元年(984),從寶雲寺義通修學天台宗典籍,盡其奧秘,與同門之知禮成為山家派中心人物。二十八歲,入寶雲寺宣講法華、維摩、涅槃、金光明等經,並集僧俗專修淨土,有關淨土念佛懺儀之著作極眾。其後,於蘇、杭等地多次講經修懺,學者沛然向慕。後復興故天竺寺居之,懺講不絕,從學者恆逾千人。真宗乾興元年(1022),敕賜“慈雲”之號。天聖二年(1024),師奏請天台教部編入大藏,並撰教藏隨函目錄,略述諸部大義。仁宗明道元年示寂,世壽六十九。以師所撰懺儀甚多,故世稱百本懺主。又稱慈雲懺主、慈雲尊者、靈應尊者、天竺懺主。


既然有真信切願,應當修念佛正行。以信願為先導,念佛為正行。信願行三者,這是念佛法門的宗旨綱要。有行持沒有信願,不能往生。有信願沒有行持,也不能往生。信願行三者,具足無缺,決定往生。“得生與否,全由信願之有無。品位高下,全由持名之深淺。”說到念佛正行,各隨自己的身分而立功課,不可以固定執著一個方法。如果自身沒有事情的拖累,固然應當從早到晚,從晚至早,行住坐臥,語默動靜,穿衣吃飯,大小便利,一切時,一切處,令這一句洪名聖號,不離心口。如果盥洗清淨,衣冠整齊,以及地方清潔,就出聲念或者默念,都可以。如果是睡眠以及洗澡大小便的時候,以及到穢污不潔的地方,只可以默念,不適合出聲。默念的功德一樣,出聲念就不恭敬了。不要說這個時間、地方,念不得佛。必須知道這些時間、地方,不能出聲念罷了。又者,睡覺如果出聲念,不但不恭敬,而且導致傷氣,不可以不知道。雖然長時間念佛,沒有間斷。必須在早晨向佛禮拜完,先念《阿彌陀經》一遍、往生咒三遍,念讚佛偈,就是:“阿彌陀佛身金色”這個偈。念偈完,念“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。”隨後只念“南無阿彌陀佛”六個字,或者一千聲,或者五百聲,應當圍繞念。如果不方便繞念,或者跪、坐、站,都可以。念到將要完時,歸位跪著念觀音、勢至、清淨大海眾菩薩各三稱。然後念淨土文,發願迴向往生。念淨土文,要依文義而發心。如果不依文發心,就成為徒設虛文,不得實際利益了。淨土文念完,念三歸依,禮拜而退。這是早晨功課,晚課也是如此。如果想要多多禮拜的話,或者在念佛歸位的時候,就拜若干拜佛之外,九稱菩薩,九拜。禮拜完就發願迴向。或者在功課念完禮拜。隨自己的方便,都可以。但必須懇切至誠,不可以潦草粗率。蒲團不可以太高,太高不恭敬。如果事情很多,沒有什麼空閒。應當在早晨盥漱完,有佛像就禮佛三拜,正身合掌念“南無阿彌陀佛”。盡一口氣為一念,念到十口氣,就念小淨土文。或者只念“願生西方淨土中”四句偈頌。念完禮佛三拜而退。如果沒有佛像,就向西方問訊,照上面的念法而念。這名為十念法門。是宋朝慈雲懺主為國王大臣們政 務繁多,無暇修持所設立的。為什麼要盡一口氣念。因為眾生心散,又沒有空來專門念。如此念時,借氣來攝心,心自然不散。然必須隨一口氣的長短,不可以勉強多念,勉強會傷氣。又只可以十念,不可以二十、三十念,多了也傷氣。因為散心念佛,難得往生。這個方法能夠令心攝歸一處,一心念佛,決定往生。念的數目雖然少,功德頗深。極閒極忙,既然各有方法。那麼半閒半忙的情況,自然可以斟酌適合的方法作為修持法則。

示念佛方法2

閉關專修淨業,當以念佛為正行。早課仍照常念楞嚴、大悲、十小咒。如楞嚴咒不熟,不妨日日看本子念,及至熟極,再背念。晚課彌陀經、大懺悔、蒙山,亦須日日常念。此外念佛,宜從朝至暮,行住坐臥常念。又立一規矩,朝念一次,未念前,拜若干拜。先拜本師釋迦牟尼佛三拜,次拜阿彌陀佛若干拜,再拜觀音、勢至、清淨大海眾,各三拜。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諸佛、一切尊法、一切賢聖僧,三拜。即念佛,或一千聲,或多或少。念畢,再拜若干拜。午前一次,午後一次,再歇一刻,做晚課。初夜念蒙山,後念佛若干聲,拜若干拜,發願回向、三皈依,後心中默念佛號養息。臥時,只許心中默念,不可出聲,出聲則傷氣,久則成病。雖是睡覺,(音教)心仍常存恭敬,只求心不外馳,念念與佛號相應。若或心起雜念,即時攝心虔念,雜念即滅。切不可瞎打妄想,想得神通、得緣法、得名譽,想興寺廟,若有此種念頭,久久必至著魔。縱令心淨妄伏,亦不可心生歡喜,對人自夸有一分就說有十分,此亦著魔之根。(三)復明心師書

【初夜】印度分一晝夜為六時,即晝三時、夜三時。晨朝、日中、日沒為晝三時,初夜、中夜、後夜為夜三時。晨朝即上午八時頃,日中為正午十二時頃,日沒為下午四時頃;初夜即午後八時頃,中夜為子夜十二時頃,後夜為晨四時頃。


閉關專修淨業,應當以念佛作為正行。早課仍就照常念楞嚴咒、大悲咒、十小咒。如果楞嚴咒不熟,不妨天天看著本子念。等到念熟了,再背誦著念。晚課《阿彌陀經》、大懺悔文、蒙山,也必須天天常念。此外,念佛應該從早到晚,行住坐臥常念。又立一個規矩,早晨念一次,沒有念佛之前,禮拜若干拜(先拜本師釋迦牟尼佛三拜,次拜阿彌陀佛若干拜,再拜觀世音、大勢至、清淨大海眾各三拜,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諸佛,一切尊法,一切賢聖僧三拜)。念佛或者一千聲,或多或少,念完,再拜若干拜。中午前一次,中午後一次。再歇一刻鐘,做晚課。初夜念蒙山施食,之後念佛若干聲,拜若干拜,發願迴向,三皈依後,心中默念佛號保養休息。躺臥時,只許心中默念,不可出聲念。出聲念會傷氣,久了成病。雖然是睡覺,心中仍然常存恭敬。只求心不外馳,念念與佛號相應。如果心中生起雜念,立即攝心虔誠念佛,雜念就消滅了。千萬不可以瞎打妄想,想得神通,得種種緣法,得到名譽,想興建寺廟。如果有這些念頭,久了必定導致著魔。如果不對你說破,恐怕你認為這是好念頭,妄想天天增長,必定著魔無疑。縱然是令心清淨,妄念伏住,也不可以心生歡喜,對人自誇。有一分,就說有十分,這也是著魔之根。

示念佛方法3

念佛之時,必須攝耳諦聽,一字一句,勿令空過,久而久之,身心歸一。聽之一法,實念佛要法,無論何人,均有利無弊,功德甚深。不比觀想等法,知法者則得益,不知法者多受損也。(續)復劉惠民書二

念佛的時候,必須要攝耳諦聽,一字一句,不要讓它泛泛溜過。久而久之,身心自然歸一。諦聽這個辦法,實在是念佛最重要關健的辦法,無論什麼人,都是有利無弊,功德很深。不比觀想念佛等方法,知道方法的人會得到利益,不知道方法的人大多受到損害。

示念佛方法4

汝不知淨土宗旨,當依一函遍復所說,生真信,發切願,志誠懇切,念佛名號,勿用觀心念法,當用攝心念法。楞嚴經大勢至菩薩說,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得三摩地,斯為第一。念佛時,心中(意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口中(舌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耳中(耳根)要聽得清清楚楚。意舌耳三根,一一攝於佛號,則眼也不會東張西望,鼻也不會嗅別種氣味,身也不會懶惰懈怠,名為都攝六根。都攝六根而念,雖不能全無妄念,校彼不攝者,則心中清淨多矣,故名淨念。淨念若能常常相繼,無有間斷,自可心歸一處;淺之則得一心,深之則得三昧。三摩地,亦三昧之別名,此云正定,亦云正受。正定者,心安住於佛號中,不復外馳之謂。正受者,心所納受,唯佛號功德之境緣,一切境緣,皆不可得也。(又正定者,寂照雙融之謂。正受者,妄伏真現之謂,見正編復永嘉某居士書五。)能真都攝六根而念,決定業障消除,善根增長。不須觀心,而心自清淨明了,又何致心火上炎之病乎?汝以極重之業力凡夫,妄用觀心之法,故致如此。觀心之法,乃教家修觀之法,念佛之人,不甚合機。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乃普被上中下,若聖若凡,一切機之無上妙法也。須知都攝,注重在聽;即心中默念,也要聽。以心中起念,即有聲相;自己耳,聽自己心中之聲,仍是明明了了。果能字字句句,聽得清楚,則六根通歸於一。(耳根一攝,諸根無由外馳,庶可速至一心不亂。見正編與徐福賢書。)校彼修別種觀法,為最穩當,最省力,最契理契機也。(續)復楊煒章書

你不明白淨土宗旨。應當依照《一函遍复》中所說,生真信,發切願,志誠懇切,念佛名號。不要用觀心念佛法,應當用攝心念佛法。《楞嚴經·大勢至菩薩圓通章》中說:“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得三摩地,斯為第一”。念佛的時候,心中(意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口中(舌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耳中(耳根)要聽得清清楚楚。意、舌、耳三根,一一收攝在佛號上,那麼眼睛也不會東張西望,鼻子也不會嗅別種氣味,身體也不會懶惰懈怠,名為都攝六根。都攝六根而念佛,雖然不能夠完全沒有妄念,比起不攝六根,心中清淨很多,所以名為淨念。淨念如果能夠常常相繼,無有間斷,自然可以心歸一處。功夫淺,可以得一心不亂,功夫深,可以得念佛三昧。三摩地,也是三昧的別名,此土稱為正定,也名正受。正定,心安住在佛號中,不再向外奔馳的意思。正受,心所納受,唯是佛號功德的境緣,其它一切境緣都不可得。能夠真正都攝六根來念佛,決定業障消除,善根增長。不須要觀心,而心自然清淨明了,又何致於得心火上升的病呢?你以極重業力的凡夫,亂用觀心的方法,所以導致如此。觀心的方法,是學習教理修觀的方法,念佛的人,不是很合機宜。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是普被上、中、下三種根機,聖者凡夫,一切根機的無上妙法。必須知道都攝六根,注重在聽。即使心中默念,也要聽。因為心中起念,就有聲音之相。自己的耳根,聽自己心中的聲音,仍就是明明了了。果真能夠字字句句,聽得清清楚楚,那麼六根全都歸於一。比起修習其它的觀法,是最穩當,最省力,最契理契機的。

示念佛方法5

念佛之人,當恭敬至誠,字字句句,心裡念得清清楚楚,口裡念得清清楚楚。果能如是,縱不能完全了無妄念,然亦不至過甚。多有只圖快、圖多,隨口滑讀,故無效也;若能攝心,方可謂為真念佛人。大勢至菩薩,以如子憶母為喻,子心中只念其母,其餘之境,皆非己心中事,故能感應道交。(續)復又真師書

念佛的人,應當至誠恭敬,字字句句,心裡念得清清楚楚,口裡念得清清楚楚。果真能夠如此,縱然不能完全沒有一絲妄念,然而也不至於太過厲害。有很多人只圖念得快、圖念得多,隨口滑讀,所以沒有效果。如果能夠攝心,才可說是真念佛人。大勢至菩薩,以“如子憶母”作為比喻。兒子心中只想念他的母親,其餘的境緣,都不是自己心中的事,所以能夠感應道交。

示念佛方法6

修習淨土,隨分隨力,豈必屏除萬緣,方能修持乎?譬如孝子思慈親,淫人思美女,雖日用百忙中,此一念固無時或忘也。修淨土人,亦復如是;任憑日用紛繁,決不許忘其佛念,則得其要矣。(三)復江有傳書

修習淨土,要隨分隨力。哪裡必定要屏除萬緣,才能修持呢?譬如孝子思念慈親,好色之人思念美女,即使每天百忙之中,這一念系想心一定無時無刻沒有忘記。修習淨土的人,也是如此。任憑每天的事務紛繁,決不許自己忘記這個佛號,就得到其中的要旨了。

示念佛方法7

出聲念,則可念六字;心中默念,字多難念,宜念四字。從日至夜,睡著則任他去,醒來即接著念。以念佛為自己本命元辰,決不片時放捨,庶可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往生西方矣。(續)復湯慧振書

出聲念,可以念六字佛號。心中默念,字多了難唸,適合念四字佛號。無論大聲念,小聲念,都必須心裡念得清清楚楚,口裡念得清清楚楚,耳中聽得清清楚楚。雖然不能禮拜,然而心中恆常須要存著恭敬心,如同面對佛前,如同墮入水火,來求佛救援,絕對不敢生起一念不正當的心。從白天到夜晚,睡著了就隨它去,醒過來就接著念。以念佛當作自己的本命元辰,就可以消除惡業,增長善根,可指望病癒身安。病癒之後,仍然不可以放舍,才可以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往生西方啊!

示念佛方法8

一切眾生,從無始來,在六道中,無業不造。若無心修行,反不覺得有此種希奇古怪之惡念;若發心修行,則此種念頭,更加多些。(此系真妄相形而顯,非從前無有,但不顯耳。)此時當想阿彌陀佛,在我面前,不敢有一雜念妄想,至誠懇切,念佛聖號。(或小聲念,或默念。)必須字字句句,心裡念得清清楚楚,口裡念得清清楚楚,耳朵聽得清清楚楚。能如此常念,則一切雜念,自然消滅矣。當雜念起時,格外提起全副精神念佛,不許他在我心裡作怪。果能如此常念,則意地自然清淨。當雜念初起時,如一人與萬人敵,不可稍有寬縱之心;否則彼作我主,我受彼害矣。若拼命抵抗,彼當隨我所轉,即所謂轉煩惱為菩提也。汝能常以如來萬德洪名極力抵抗,久而久之,心自清淨。心清淨已,仍舊念不放松,則業障消而智慧開矣。切不可生急躁心。無論在家在庵,必須敬上和下,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;代人之勞,成人之美;靜坐常思己過,閑談不論人非。行住坐臥,穿衣吃飯,從朝至暮,從暮至朝,一句佛號,不令間斷;或小聲念,或默念。除念佛外,不起別念;若或妄念一起,當下就要教他消滅。常生慚愧心,及生懺悔心。縱有修持,總覺我工夫很淺,不自矜夸。只管自家,不管人家;只看好樣子,不看壞樣子。看一切人皆是菩薩,唯我一人實是凡夫。汝果能依我所說而行,決定可生西方極樂世界。(三)復葉福備書

一切眾生,從無始來,在六道中,無業不造。如果無心修行,反而不覺得有這些希奇古怪的惡念。如果發心修行,那麼這些念頭更加多些(這是真心妄心,相互對照而顯現,不是從前沒有,只是沒有顯現罷了)。這個時候,應當想阿彌陀佛在我面前,不敢有一絲雜念妄想,至誠懇切念佛聖號(或者小聲念,或者默念)。必須字字句句,心裡念得清清楚楚。口裡念得清清楚楚。耳朵聽得清清楚楚。能夠如此常常念,那麼一切雜念,自然消滅了。當雜念生起時,格外提起全副精神來念佛,不許他在我心裡作怪。果真能夠如此常常念,那麼意地自然清淨。當雜念最初生起時,如同一個人與一萬個人戰鬥,不可以稍有寬容放縱之心。否則,妄念作我的主人,我受它所害了。如果拼命抵抗,它就隨我所轉,這就是所謂的:轉煩惱為菩提。你現在能夠常以如來萬德洪名極力抵抗,久而久之,心中自然清淨。心中清淨以後,仍舊念佛不放鬆,那麼業障消除而智慧開明了。千萬不可以生急躁心。無論在家裡,在寺庵,必須尊敬上輩,和睦下輩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代人之勞,成人之美。靜坐常思己過,閒談不論人非。行住坐臥,穿衣吃飯,從早到晚,從晚上到早上,一句佛號,不令間斷。或小聲念,或者默念,除念佛外,不起別的妄念。如果妄念一生起,當下就要教他消滅。常生慚愧心,以及生懺悔心。縱然有修持,總覺得我工夫很淺,不自我誇耀。只管自己,不管人家。只看好樣子,不看壞樣子。看一切人都是菩薩,唯我一人實是凡夫。你果真能夠依我所說而行,決定可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示念佛方法9

至於念佛,心難歸一,當攝心切念,自能歸一。攝心之法,莫先於至誠懇切;心不至誠,欲攝莫由。既至誠已,猶未純一,當攝耳諦聽。無論出聲默念,皆須念從心起,聲從口出,音從耳入。(默念雖不動口,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。)心口念得清清楚楚,耳根聽得清清楚楚,如是攝心,妄念自息矣。如或猶涌妄波,即用十念記數,則全心力量,施於一聲佛號;雖欲起妄,力不暇及。此攝心念佛之究竟妙法,在昔宏淨土者,尚未談及,以人根尚利,不須如此,便能歸一故耳。光以心難制伏,方識此法之妙。蓋屢試屢驗,非率爾臆說,願與天下後世鈍根者共之,令萬修萬人去耳。所謂十念記數者,當念佛時,從一句至十句,須念得分明,仍須記得分明。至十句已,又須從一句至十句念,不可二十、三十。隨念隨記,不可掐珠,唯憑心記。若十句直記為難,或分為兩氣,則從一至五,從六至十。若又費力,當從一至三,從四至六,從七至十,作三氣念。念得清楚,記得清楚,聽得清楚,妄念無處著腳,一心不亂,久當自得耳。須知此之十念,與晨朝十念,攝妄則同,用功大異。晨朝十念,盡一口氣為一念,不論佛數多少;此以一句佛為一念。彼唯晨朝十念則可,若二十、三十,則傷氣成病。此則念一句佛,心知一句;念十句佛,心知十句。從一至十,從一至十,縱日念數萬,皆如是記。不但去妄,最能養神。隨快隨慢,了無滯礙;從朝至暮,無不相宜。較彼掐珠記數者,利益天殊。彼則身勞而神動,此則身逸而心安。但作事時,或難記數,則懇切直念。作事既了,仍復攝心記數;則憧憧往來者,朋從於專注一境之佛號中矣。大勢至謂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得三摩地,斯為第一。利根則不須論,若吾輩之鈍根,捨此十念記數之法,欲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大難大難。又須知此攝心念佛之法,乃即淺即深,即小即大之不思議法。但當仰信佛言,切勿以己見不及,遂生疑惑,致多劫善根,由茲中喪,不能究竟親獲實益,為可哀也。掐珠念佛,唯宜行住二時。若靜坐養神,由手動故,神不能安,久則受病。此十念記數,行住坐臥,皆無不宜。(正)復高邵麟書四

【率爾】輕率,隨便,無拘束。

【臆說】只憑個人主觀想像毫無根據地敘說。


至於念佛,心很難攝歸一念。應當收攝內心懇切地念,自然能夠歸於一心。攝心的方法,沒有超過“至誠懇切”這四個字的。心不至誠,想要收攝也沒辦法。有了至誠心以後,心念還不能純一,應當攝耳諦聽。無論出聲念默念,都必須念從心起,聲從口出,音從耳入(默念雖然不動口,然而意地之中,也仍然有口念的相狀)。心裡口中念得清清楚楚,耳根聽得清清楚楚,如此攝心,妄念自然平息了。若或還是妄波湧動,就用十念記數,那麼全心力量,都在一聲佛號上,雖然想要起妄念,力不暇及。這個攝心念佛的究竟妙法,在過去宏揚淨土的人,還沒有談到過。因為那時人的根機還很利,不須要如此,就能歸於一心的緣故。我因為妄心難以製伏,方才知道這個方法的高妙。這是我多次嘗試,多次靈驗,不是隨便輕率的個人主觀說法。願意與天下後世鈍根的人共享,令萬修萬人去。所謂十念記數,正當念佛時,從第一句至第十句,必須念得清楚分明,也必須記得清楚分明。到了十句以後,又必須從第一句到第十句念,不要記到二十句三十句。隨念隨記,不要掐念珠,唯憑心記。如果十句直接記困難,就分為兩次,就從一到五,從六到十。如果還是費力,應當從一到三,從四到六,從七至十,作三次來念。念得清楚,記得清楚,聽得清楚,妄念無處著腳,一心不亂,久久當自會得到了。必須知道這個十念,與早晨十念,收攝妄念作用是相同,所用的功夫不同。早晨十念,盡一口氣為一念。不論佛號數目的多少。此處是以一句佛號為一念。早晨的十念法,只有早晨十念還可以,如果二十念三十念,就會傷氣成病。此處則是念一句佛,心裡知道一句。念十句佛,心知十句。從一至十,從一至十,縱然每天念幾萬聲,都是這樣記。不但去除妄念,而且最能養神。隨快隨慢,沒有滯礙。從早至晚,無不相宜。比較掐念珠記數的方法,利益天差地別。掐念珠,身體疲勞而神動,此十念法,身體輕逸而心安。作事情的時候,或者很難記數,不妨懇切直念。事情做完了,仍然又攝心記數。那麼往來不定的妄念,就成群結隊隨從於專註一境的佛號當中了。《大勢至菩薩圓通章》中說:“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得三摩地,斯為第一。”利根的 人不須要說。像我們這些鈍根的人,捨棄這個十念記數的方法,想要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太難太難。又必須知道,這個攝心念佛的方法,是即淺即深,即小即大的不思議法。只能仰信佛言,千萬不要因為自己見解不到,就生起疑惑,導致多劫善根,由此中斷喪失,不能究竟親獲實益,實在悲哀。掐念珠念佛,只適宜行、住二個時候。如果靜坐養神,由於手動的緣故,神不能安,久了會生病。這個十念記數法,行住坐臥沒有不合適的。臥時只適宜默念,不可以出聲念。如果出聲念,一則不恭敬,二則傷內氣。千萬記住!

示念佛方法10

攝心念佛,為決定不易之道:而攝心之法,唯反聞最為第一。(三)復劉瞻明書

攝心念佛,是決定不變的大道。而攝心的方法,只有反聞念佛聲,最為第一。

示念佛方法11

凡修淨業者,第一必須嚴持淨戒,第二必須發菩提心,第三必須具真信願。戒為諸法之基址,菩提心為修道之主帥,信願為往生之前導。(續)淨土指要

凡是修淨業的人,第一必須嚴持淨戒,第二必須發菩提心,第三必須具有真實的信願。戒是諸法的基址,菩提心是修道的主帥,信願是往生的前導。

示念佛方法12

念佛法門,以信願行三法為宗;以菩提心為根本;以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,為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之實義;以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為下手最切要之功夫。由是而行,再能以四宏誓願,常不離心,則心與佛合,心與道合,現生即入聖流,臨終直登上品,庶不負此生矣。(三)復康寄遙書

念佛法門,以信願行三法為宗,以菩提心為根本,以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為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的實義。以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為下手最切要的功夫。能這樣修行,再能以四宏誓願,常不離心,則心與佛相合,心與道相合。現在生就步入聖流,臨終直登上品。這樣就不負此生了。

示念佛方法13

追頂易受病。大聲、小聲、金剛、默念,隨自己精神調停而用,何可死執一法,以至受病乎?隨息不如靜聽,以隨得不好,也會受病。靜聽不會受病。(三)答幻修學人

追頂念容易生出毛病。大聲念,小聲念,金剛念,默念,隨自己的精神調適停當而用。怎麼可以死板執著一個方法,以致生出毛病呢?

示念佛方法14

念佛閉目,易入昏沉;若不善用心,或有魔境。但眼皮垂簾,(即所謂如佛像之目然)則心便沉潛不浮動,亦不生頭火。汝念佛,頭上若有物摩撫及牽制等,此系念佛時心朝上想,致心火上炎之相。若眼皮垂簾,及心向下想,則心火不上炎,此病即消滅矣。切不可認此為工夫,又不可怕此為魔境,但至誠攝心而念。並想自身在蓮花上坐或立,一心想於所坐立之蓮花,則自可頓愈矣。(續)復沈彌生書

【心火上炎】心經虛火上升,致臟腑功能失調,擾亂心神。


念佛閉上眼睛,容易昏沉,如果不善用心,或許會有魔境。只要眼皮垂下(就是如同佛像的眼睛一樣)。那麼心就會沉潛不浮動,也不生頭火。你念佛時,頭上好像有東西摩撫,以及牽制等情形,這是念佛時,心朝頭上想,導致心火上升的情況。如果眼皮垂下,以及心向腳下想,那麼心火不會上升,這個病就消滅了。

示念佛方法15

學佛之人,一舉一動,皆須留心。至於念佛,必須志誠。或有時心中悲痛起來,此也是善根發現之相,切不可令其常常如是,否則必著悲魔。凡有適意時,不可過於歡喜,否則必著歡喜魔。念佛時,眼皮須垂下,不可提神過甚,以致心火上炎,或有頭頂發癢、發痛等毛病。必須調停適中。大聲念,不可過於致力,以防受病。掐(音恰)珠念,能防懈怠。靜坐時,切不可掐;掐則指動而心不能定,久必受病。(續)誡初發心學佛者書

學佛的人,一舉一動,都必須留心。至於念佛,必須發心至誠。或許有時心中悲痛起來,這也是善根發現的相,千萬不可以令它常常如此,否則必定著悲魔。凡是有高興的事,不可以過份歡喜,否則必著歡喜魔。念佛時,眼皮必須垂下,不可以過分提神,導致心火上升,或許會有頭頂發癢發痛等等毛病,必須調停適中。大聲念,不可過分用力,以防止受病。掐(音恰)珠念,能防止懈怠。靜坐時,千萬不可掐珠,掐珠手指動而心不能定,久了必定生毛病。

示念佛方法16

大念見大佛,小念見小佛。古德釋云:大聲念,則所見之佛身大;小聲念,則所見之佛身小。亦可云:大心念,則所見之佛身大。以大菩提心念佛,則便可見佛勝妙應身或報身耳。(續)復念西師書

“大念見大佛,小念見小佛”。古德解釋說:大聲念,那麼所見的佛身大,小聲念,那麼所見的佛身小。也可以說:大心念,那麼所見的佛身大,以大菩提心念佛,就可以見到佛陀的勝妙應身,或者報身。

示念佛方法17

感應之道,如撞鐘然;叩之大者則大鳴,叩之小者則小鳴。世每有小感而大應者,乃宿生修持之功德所致也。(三)藥師如來功德經序

感應的道理,可以用撞鐘為比喻,撞的力氣大則大鳴,撞的力氣小則小鳴。世上常常有小感而大應的,這是他前世修持的功德所引來的。

示念佛方法18

念佛修持,如服藥然。能明教理,如備知病源、藥性、脈理;再能服藥,所謂自利利他,善莫大焉。若不能如是,但肯服先代所制之阿伽陀藥,亦可愈病。亦可以此藥,令一切人服以愈病。只取愈病,固不必以未知病源、藥性、脈理為憾也。(續)復念佛居士書

念佛修持,如同吃藥一樣。能夠明白教理,如同全部知道發病的根源、藥物的性質、脈象的道理。再能夠吃藥,所謂的自利利他,是善事中最大的。如果不能夠如此,只要肯吃佛陀先代我們所製的阿伽陀藥,也可以治好病,也可以將這個藥,令一切人來服用治病。只取治好病,固然不必因為不知道病源、藥性、脈理當作是遺憾。

示念佛方法19

念佛之法,何可執定?古人立法,如藥肆中俱備藥品。吾人用法,須稱量自己之精神氣力,宿昔善根,或大、或小,或金剛、或默,俱無不可。昏沉則不妨大聲以退昏,散亂亦然。若常大聲,必致受病。勿道普通人,不可常如此,即極強健人,亦不可常如此。(續)復念西師書

念佛的方法,怎麼可以執著一定。古人建立法則,如同藥舖中,各種藥品全都具備。我們使用的方法,必須稱量自己的精神氣力,過去現在的善根。或者大聲,或者小聲,或者金剛念,或者默念,都可以。如果昏沉,就不妨大聲念來擊退昏沉。如果散亂,也是如此。如果常常大聲念,必定導致生出毛病。不要說普通人,不可以常常如此,即使是極為強健的人,也不可以常常如此。

示念佛方法20

淨土法門,絕無口傳心授之事,任人於經教著述中,自行領會,無不得者。當唐宋時,尚有傳佛心印之法,今則只一歷代源流而已;名之為法,亦太可憐。淨宗絕無此事。來山尚不如看書之有益。古人云:見面不如聞名。即來,與座下說者,仍是文鈔中話,豈另有特別奧妙之秘法乎?十餘年前,與吳璧華書,末云:有一秘訣,剴切相告,竭誠盡敬,妙妙妙妙。信願行三,為淨土綱要;都攝六根,為念佛秘訣。知此二者,更不須再問人矣。(三)復明性師書

淨土法門,絕對沒有口傳心授的事。每個人在經教著述中,自己領會,沒有不能有所得的。蓮宗九祖,不是像各各宗派那樣,一代代祖師親自相傳,而是後人選擇宏揚淨土、功夫深廣的人而尊稱他,實際上,還不止九祖、十祖。我出家後,發願不收徒眾,不作住持,不作講師,也不接人的法脈。在唐宋時期,還有傳佛心印的接法。現今就只有一個歷代源流而已。稱這樣的為接法,也太可憐了,淨土宗絕對沒有這樣的事。

示念佛方法21

如來福慧功德之香,慈悲攝受之光,豎窮三際,橫遍十方,普皆熏照。具縛凡夫,絕不聞見;如瞽齆者,當午過旃檀林,了不知有檀香日光也。倘生正信心,常念佛號,以如來萬德洪名,冥熏加被,則業消智朗,障盡福崇;自可隨己分量,或得三昧而稍聞見,或證無生而大聞見,迄至以佛莊嚴而為莊嚴矣。監院妙真大師,冀蒞此者,同染佛香,同蒙佛光,祈題此四字,並以跋告來哲。(三)靈巖山寺香光莊嚴匾額跋語

【瞽】1.瞎眼。2.指沒有識別能力。

【齆】鼻病。鼻腔阻塞。

【來哲】後世智慧卓越的人。


如來福慧功德之香,慈悲攝受之光。豎窮三際,橫遍十方,普皆熏染照耀。具縛凡夫,絕對不聞不見,如同眼盲鼻塞的人,在正午經過旃檀林,了然不知有檀香與陽光啊!倘若生起正確的信心,常念佛號。以如來萬德洪名,冥熏加被。那麼業消智朗,障盡福崇。自然可以隨自己的分量,或得三昧而稍微聞到見到,或證無生而大大的聞到見到。最終以佛莊嚴而為莊嚴啊!監院妙真大師,希望來到這裡的諸位,同染佛香,同蒙佛光。請題“香光莊嚴”這四個字,並寫下跋文,以告後世的智人。

示念佛方法22

若憑空造樓閣,妄說勝境界,即犯大妄語戒;乃未得謂得,未證謂證,其罪甚於殺盜淫百千萬億倍。其人若不力懺,一氣不來,即墮阿鼻地獄;以其能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故也。汝切須慎重。所見之境有一分,不可說一分一,亦不可說九厘九;過說亦罪過,少說亦不可。何以故?以知識未得他心道眼,但能以所言為斷耳。此種境界,向知識說,為證明邪正是非,則無過;若不為證明,唯欲自衒,亦有過。若向一切人說,則有過;除求知識證明外,俱說不得。說之,則以後便永不能得此勝境界;此修行人第一大關,而台教中屢言之。所以近來修行者,多多著魔,皆由以躁妄心,冀勝境界。勿道其境是魔,即其境的是勝境,一生貪著歡喜等心,則便受損不受益矣;況其境未必的確是勝境乎。倘其人有涵養,無躁妄心,無貪著心,見諸境界,直同未見;既不生歡喜貪著,又不生恐怖驚疑;勿道勝境現有益,即魔境現亦有益。何以故?以不被魔轉,即能上進故。須知學道人,要識其大者,否則得小益必受大損。勿道此種境界,即真得五通,尚須置之度外,方可得漏盡通;若一貪著,即難上進,或至退墮,不可不知。(正)復何慧昭書

如果憑空捏造樓閣,妄說得到殊勝的境界,就犯了大妄語戒,就是:未得謂得,未證謂證,這個罪過超過殺、盜、淫,百千萬億倍。這個人如果不努力懺悔,一口氣上不來,就墮入阿鼻地獄,因為這能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的緣故。你千萬要慎重,所見到的境界有一分,不可以說一分一,也不可以說九釐九,說多一點是罪過,說少了也不可以。為什麼呢?因為善知識沒有得他心通的道眼,只能以他所說的來作為評斷。這種境界,向善知識說,為了證明所得境界的邪正是非,這沒有罪過,如果不是為了證明邪正是非,只是想要自我炫耀,也是有罪過。如果向一切人說,就有罪過。除了求善知識證明之外,都不能說。說了之後,就永遠不能得到這種殊勝的境界了。這是修行人的第一大關,在天台教法中多次說到。所以近來修行的人,大多著魔,都是由於以躁妄心,希望得到殊勝的境界而導致。不要說所得的境界是魔境,即使所得境界是殊勝境界,一旦生起貪著歡喜的心,就會受到損害,而得不到利益了,何況所得境界未必的確是殊勝的境界呢?倘若這個人有涵養,沒有躁妄心,沒有貪著心,見到一切境界,如同沒有見到,既不生歡喜貪著心,又不生恐怖驚疑心。不要說殊勝境界顯現有利益,即使是魔境現前也有利益。為什麼呢?因為不被魔境所轉,就能夠向上前進的緣故。…… 必須知道學道之人,要認識大節要點,否則得到小小的利益,必定受到大的損害。不要說這種境界,即便真正得到五神通,尚且要置之度外,才可以得到漏盡通,如果一貪著,就很難上進,或者會退墮,不可以不知道。

示念佛方法23

念佛之人,當存即得往生之心,若未到報滿,亦只可任緣。倘刻期欲生,若工夫成熟,則固無礙;否則只此求心,便成魔根。倘此妄念結成莫解之團,則險不可言。盡報投誠,乃吾人所應遵之道;滅壽取證,實戒經所深呵之言。(梵網經後偈云:計我著想者,不能生是法;滅壽取證者,亦非下種處。)但當盡敬盡誠求速生,不當刻期定欲即生。學道之人,心不可偏執;偏執或致喪心病狂,則不唯無益,而又害之矣。淨業若熟,今日即生更好;若未熟,即欲往生,便成揠苗助長。誠恐魔事一起,不但自己不能往生,且令無知咸退信心,謂念佛有損無益,某人即是殷鑒,則其害實非淺鮮。祈將決定刻期之心,改作唯願速往之心,即不速亦無所憾。但致誠致敬,以期盡報往生則可;無躁妄團結,致招魔事之禍。(三)大云月刊

【揠苗助長】喻強求速成,有害無益。


念佛之人,應當存著立即得以往生的心。如果業報沒滿,也只可以隨緣。倘若刻定日期想往生,如果工夫成熟,固然沒有妨礙。否則,就這個刻定日期求往生的心,就成為著魔之根。倘若這個妄念結成不能解開的心結,就危險不可以言說了。盡此報身,投誠淨土,這是我們所應該遵循的道路。滅壽取證,實在是戒經所深深呵責的話(《梵網經》最後的偈頌說:“計我著相者,不能生是法。滅壽取證者,亦非下種處。”) 。只應當竭盡恭敬,竭盡虔誠,來求快速往生。不應當刻定日期要往生。學道之人,心不可偏邪執著。偏執或許導致喪心病狂。那麼不但無益,反有損害。淨業如果成熟,今天立即往生更好。如果沒有成熟,就想立即往生,這就成為拔苗助長。實在恐怕魔事一起,不但自己不能往生。而且令無知的人,全都退失信心。認為念佛有損無益,某某人就是藉鑑,那麼這個禍害就實在不淺了。請將決定刻期往生的心,改成唯願速速往生的心。即使不往生也沒有什麼遺憾。只要致極誠懇恭敬,以期望盡此報身,往生極樂。就可以沒有躁妄之心,結成心結,導致招來著魔的災禍。

示念佛方法24

無論誦何經、持何咒,須念佛若干聲回向,方合修淨業之宗旨。(正)復周智茂書

無論誦什麼經,持什麼咒,都必須要念佛若干聲,迴向淨土,方才符合修習淨業的宗旨。

示念佛方法25

念佛回向,不可偏廢。回向即信願之發於口者。然回向只宜於夜課畢,及日中念佛誦經畢後行之。念佛當從朝至暮不間斷,其心中但具願生之念,即是常時回向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四

念佛和迴向,不可以有所偏重廢置。迴向就是信願二法在口業的表現。然而迴向只適合在晚課完成後,以及每天念佛誦經完成後來進行。念佛應當從早到晚不要間斷。這時心中只要具有願生西方的念頭,就是常時迴向。

示念佛方法26

日用之中,所有一絲一毫之善,及誦經禮拜種種善根,皆悉以此功德,回向往生。如是,則一切行門,皆為淨土助行。猶如聚眾塵而成地,聚眾流而成海;廣大淵深,其誰能窮?然須發菩提心,誓願度生;所有修持功德,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回向。則如火加油,如苗得雨;既與一切眾生深結法緣,速能成就自己大乘勝行。若不知此義,則是凡夫二乘自利之見;雖修妙行,感果卑劣矣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至於日常生活中,所有一絲一毫的善,以及誦經禮拜的種種善根,都以此功德,迴向往生。這樣,一切行門就都成為淨土的助行。猶如匯聚塵土而成大地,匯聚河流而成大海,廣大淵深,誰能窮盡! 發菩提心,誓願度眾生。所有修持功德,普遍地為四恩三有法界一切眾生迴向。就如同火上加油,禾苗得雨。既然與一切眾生深結法緣,就能快速成就自己的大乘勝行。如果不知道這個道理,就是凡夫二乘自利的見解,雖然也修妙行,但感得的果報卻很卑劣。

示念佛方法27

回向發願心,謂以己念佛功德,回向法界一切眾生,悉皆往生西方;若有此心,功德無量。若只為己一人念,則心量狹小,功德亦狹小矣。譬如一燈,只一燈之明;若肯轉燃,則百千萬億無量無數燈,其明蓋不可喻矣,而本燈固無所損也。世人不知此義,故止知自私自利,不願人得其益。(三)復章道生書

迴向發願心,就是以自己的念佛功德,迴向法界一切眾生,全都往生西方。如果有這心,功德無量。如果只為自己一個人念,就心量狹小,功德也狹小了。譬如一盞燈,只有一盞燈的光明。如果肯展轉點燃其它燈,那麼百千萬億,無量無數的燈,這個光明就不可言說了。而本來的這盞燈,定然沒什麼損失。世間人不知道這個義理,所以只知道自私自利,不願意他人得到這個利益。

示念佛方法28

回向者,以己所修念誦種種各功德,若任所作,則隨得各種之人天福報。今將所作得人天福報之因,回轉歸向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作超凡入聖、了生脫死,以至將來究竟成佛之果,不使直得人天之福而已。用一回字,便見其有決定不隨世情之意;用一向字,便見其有決定冀望出世之方。所謂回因向果、回事向理、回自向他也。所作功德,人天因也,回而向涅槃之果。所作功德,生滅事也,回而向不生不滅之實相妙理。所作功德,原屬自行,回而向法界一切眾生,即發願、立誓、決定所趨之名詞耳。有三種義:一、回向真如實際,心心契合。此即回事向理之義。二、回向佛果菩提,念念圓滿。此即回因向果之義。三、回向法界眾生,同生淨土。此即回自向他之義。回向之義大矣哉!回向之法雖不一,然必以回向淨土,為唯一不二之最妙法。以其餘大願,不生淨土,每難成就;若生淨土,無願不成。以此之故,凡一切所作功德,即別有所期,亦必須又復回向淨土也。(三)復愚僧居士書

什麼是迴向?因為自己所修念經誦咒,種種善行的功德,如果隨任所造作的各種福業,就隨得各種的人天福報。現今將所作功德,得人天福報的因,迴轉歸向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作為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以至將來究竟成佛的果。不令我們只得人天之福而已。用一個“回”字,就看出其中有決定不隨世間凡情的意思。用一個“向”字,就看出其中有決定希望出離世間的地方。所謂:回因向果,回事向理,回自向他。所作的功德,是人天果報之因,迴轉歸向涅槃之果。所作的功德,是生滅的事相,迴轉歸向不生不滅的實相妙理。所作的功德,原本屬於自行,迴轉歸向法界一切眾生。迴向:就是發願立誓,決定所趨的名詞罷了。有三種意義,一:迴向真如實際,心心契合。這就是回事向理的意思。二:迴向佛果菩提,念念圓滿。這就是回因向果的意思。三:迴向法界眾生,同生淨土。這就是回自向他的意思。迴向的意義,太大太大了啊!迴向的法門雖然不一樣,然而必定以迴向淨土,是唯一不二的最妙之法。因為其餘的大願,不往生到淨土,每每很難成就。如果往生到淨土,沒有願不能成就的。因此之故,凡是一切所作功德,即使另外有所期許,也必須又再迴向淨土啊!

示念佛方法29

發願,當於朝暮念佛畢時。(晨朝十念,亦先念佛後發願。)或用小淨土文。若身心有暇,宜用蓮池大師新定淨土文。此文詞理周到,為古今冠。須知發願讀文,乃令依文發願耳,非以讀文一遍,即為發願也。(正)擬答某居士書

發願,應當於朝暮念佛完畢後進行。可以用《小凈土文》(晨朝十念,也是先念佛後發願)。若有空閒時間,則用蓮池大師的《新定凈土文》比較合適。這篇文章詞理周到,為古今之冠。須知發願讀文,是要你依文發願,而並非讀文一遍。就是發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