丙、勉具足信願

勉具足信願1

當須發決定心,臨終定欲往生西方。且莫說碌碌庸人之身,不願更受,即為人天王身,及出家為僧,一聞千悟,得大總持,大宏法化,普利眾生之高僧身,亦視之若毒荼罪藪,決定不生一念欲受之心。如是決定,則己之信願行,方能感佛;佛之誓願,方能攝受。感應道交,蒙佛接引,直登九品,永出輪回矣。(正)復高邵麟書三

【荼毒】毒害;殘害。荼:苦菜。荼之味苦,引申為苦、痛苦。

【罪藪】罪惡的淵藪。藪,人或物聚集的地方。


應當必鬚髮起決定心,臨終一定要往生西方。姑且不要說碌碌平庸的人身,不願意再受。即使成為國王身,以及出家為僧,一聞千悟,得大總持,大宏法化,普利眾生的高僧身,也要看作如同毒害和罪惡的深淵,決定不生一念想要受生的心。如此生決定心,那麼自己的信願行,才能夠感應到阿彌陀佛。阿彌陀佛的誓願,才能夠攝受到我們。感應道交,蒙佛接引,直登九品蓮,永遠出輪迴啊!

勉具足信願2

須知西方極樂世界,莫說凡夫不能到,即小乘聖人亦不能到,以彼系大乘不思議境界故也。小聖回心向大即能到。凡夫若無信願感佛,縱修其餘一切勝行,並持名勝行,亦不能往生。是以信願最為要緊。蕅益云:得生與否,全由信願之有無;品位高下,全由持名之深淺。乃千佛出世不易之鐵案也。能信得及,許汝西方有分。(正)復高邵麟書三

必須知道西方極樂世界,不要說凡夫不能到,就是小乘的聖人也不能到。因為那是大乘不思議境界的緣故。小乘聖人回小向大就能到。凡夫如果沒有信願感應阿彌陀佛,縱然修其它的一切殊勝之行,加上持佛名號的勝行,也不能往生。所以信願最為要緊。蕅益大師說:“得生與否,全由信願之有無。品位高下,全由持名之深淺。”這是千佛出世,也不會改動的鐵案。能夠真實相信,許你往生西方有分。

勉具足信願3

念佛之法,重在信願。信願真切,雖未能心中清淨,亦得往生。何以故?以志心念佛為能感,故致彌陀即能應耳。如江海中水,未能了無動相,但無狂風巨浪,則中天明月,即得了了影現矣。感應道交,如母子相憶。彼專重自力,不仗佛力者,由於不知此義故也。(正)復黃涵之書三

念佛的方法,重點在信願二字。信願真切,雖然沒能心中清淨,也得往生。為什麼?因為心中有佛,這是能感,所以招感阿彌陀佛,這是能應。如同長江大海中的水,不能完全沒有波動之相。只要沒有狂風巨浪,那麼天空的明月,就可以清楚影現在水中了。感應道交,如同母子相憶。那些專重自力,不仗佛力的人,是由於不知這個義理的緣故啊!

勉具足信願4

念佛人,但能真切念佛,自可仗佛慈力,免彼刀兵水火。即宿業所牽,及轉地獄重報,作現生輕報。偶罹此殃,但於平日有真切信願,定於此時蒙佛接引。若夫現證三昧,固已入於聖流;自身如影,刀兵水火,皆不相礙。縱現遇災,實無所苦。而茫茫世界,曾有幾人哉?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三

念佛人只要能夠真切念佛,自然可以仗佛慈力,免除刀兵水火之災。就是過去宿業所牽,也會轉地獄重報,作現生輕報,偶爾遇到一些災禍。只要在平時有真切信願,一定在這個時候蒙佛接引。如果是現在已經證得念佛三昧,固然已經入於聖流,自己色身如泡影一般,刀兵水火來了,都不相妨礙。縱然現在遇到災難,實際不會受苦。而茫茫世界中,曾有幾個這樣的人呢?

勉具足信願5

凡誦經持咒,禮拜懺悔,及救災濟貧,種種慈善功德,皆須回向往生西方,切不可求來生人天福報;一有此心,便無往生之分。而生死未了,福愈大則業愈大;再一來生,難免墮於地獄、餓鬼、畜生之三惡道中。若欲再復人身,再遇淨土即生了脫之法門,難如登天矣。佛教人念佛求生西方,是為人現生了生死的;若求來生人天福報,即是違背佛教。如將一顆舉世無價之寶珠,換取一根糖吃,豈不可惜?(續)一函遍復

凡是誦經、持咒、禮拜、懺悔,以及救災、濟貧,種種的慈善功德,都必須迴向往生西方。千萬不可以求來生的人天福報,一有了這個心,就沒有往生之分了。而生死沒有了脫,福報愈大,那麼造業就愈大。再一轉世來生,難免墮入地獄、餓鬼、畜生的三惡道中。如果想再得到人身,再遇到這個當生了脫的淨土法門,就難如登天啊!佛陀教人念佛求生西方,是為了人們現生了脫生死的。如果追求來生的人天福報,就是違背佛陀的教導。如同將一顆舉世無價的寶珠,換取一根糖來吃,豈不可惜!

勉具足信願6

須知真能念佛,不求世間福報,而自得世間福報。(如長壽無病,家門清泰,子孫發達,諸緣如意,萬事吉祥等)若求世間福報,不肯回向往生,則所得世間福報,反為下劣。而心不專一,往生便難決定矣。(正)與陳錫周書

必須知道,真能念佛,不求世間福報,而自然得到世間福報(例如長壽無病,家門清泰,子孫發達,諸緣如意,萬事吉祥等等)。如果求世間福報,不肯迴向往生,那麼所得世間福報,反而下劣。而心不專一,往生就很難決定了。

勉具足信願7

你要曉得,來生做人,比臨終往生還難。何以故?人一生中所造罪業,不知多少。別的罪有無且勿論,從小吃肉殺生之罪,實在多的了不得。要發大慈悲心,求生西方,待見佛得道後,度脫此等眾生,則仗佛慈力,即可不償此債。若求來生,則無大道心,縱修行的功夫好,其功德有限;以系凡夫人我心做出來,故莫有大功德。況汝從無量劫來,不知造了多少罪業;宿業若現,三途惡道,定規難逃;想再做人,千難萬難。是故說求生西方,比求來生做人尚容易。以仗佛力加被故,宿世惡業容易消;縱未能消盡,以佛力故,不致償報。(三)復智正居士書

你要曉得,來生做人,比臨終往生還難。為什麼呢?人一生中所造的罪業,不知有多少。別的罪有沒有,暫且不要說。從小吃肉殺生的罪,實在多的了不得。要發大慈悲心,求生西方。等到見佛得道以後,度脫這些眾生。那麼仗佛慈力,就可以不償還這個命債了。如果求來生,就沒有大道心。縱然修行的工夫好,這個功德有限。因為是凡夫人我心做出來的,所以沒有大功德。何況你從無量劫來,不知造了多少罪業。宿業如果現前,三途惡道,一定難逃。想再做人,千難萬難。所以說求生西方,比求來生做人還容易。因為仗佛力加被的緣故,宿世惡業容易消除。縱然沒能完全消盡,以佛力加被的緣故,不致於償報。

勉具足信願8

須知佛力不可思議,法力不可思議,自性功德力不可思議。此三不可思議,若無信願念佛之志誠心,則無由發現。有志誠求生西方之心,此三種不可思議大威神力,即得顯現。如乘大火輪,又遇順風,不離當念,即生西方。(續)示馮右書臨終法語

必須知道佛力不可思議,法力不可思議,自性功德力不可思議。這三個不可思議,如果沒有信願念佛的志誠心,就沒有辦法闡發顯現。有志誠求生西方的心,這三種不可思議的大威神力,就得以顯現。如同乘坐大火輪,又遇上順風,不離當下一念,即得往生西方。你只要深信我說的話,自然可以滿你的願。

勉具足信願9

無量壽經,乃至十念,咸皆攝受,唯除五逆,誹謗正法者。此約平時說,非約臨終說。以其既有五逆之極重罪,又加以邪見深重,誹謗正法,謂佛所說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及念佛往生之法,皆是誆騙愚夫愚婦奉彼教之根據,實無其事。由有此極大罪障,縱或有一念、十念之善根,由無極慚愧、極信仰之心,故不能往生也。觀經下下品,乃約臨終阿鼻地獄相現時說。雖不說⺈謗正法,而其既五逆十惡,具諸不善,必不能不謗正法。若絕無謗法之事,何得弒阿羅漢、破和合僧、出佛身血乎?每有作此無謗法、彼有謗法解者,亦極有理;但既不謗法,何又行三種大逆乎?是知四十八願,系約平時說;觀經下下品,是約已見地獄至極之苦相說。其人恐怖,不可言宣;一聞佛名,哀求救護;了無餘念,唯有求佛救度之念。雖是乍聞乍念,然已全心是佛,全佛是心;心外無佛,佛外無心。故雖十念,或止一念,亦得蒙佛慈力,接引往生也。四十八願,乃約平時說;觀經下下品,乃約臨終說。由時事不同,故攝否有異;謂為衝突,則成鑿死卯子漢矣。(續)復善覺師書

【鑿死卯子】鑽牛角尖,固執,不活分。也作“鑿死卯”。


《無量壽經》中,乃至至心十念,阿彌陀佛全都攝受。唯除五逆,誹謗正法的人不攝受,這是約著這個人的平時來說,不是約著他臨終來說。因為他既然犯有五逆的極大重罪,又加上邪見深重,誹謗正法,認為佛所說超凡入聖、了生脫死,以及念佛往生的方法,都是說謊欺騙普通百姓信奉佛教的根據,實際上沒有這回事。由於有這樣的極大罪障,縱然他或許有一念十念的善根,由於沒有極度慚愧,極度信仰的心,所以不能往生。而《觀經》中的下下品往生,這是約著臨終時,阿鼻地獄相現前的時候來說。雖然沒有明說這個人誹謗正法,而他既然造作五逆十惡,具有諸多不善法,必定不能不謗正法。如果絕對沒有謗法的事,為什麼會殺阿羅漢,破和合僧,出佛身血呢?常常有人當作《觀經》中沒有誹謗正法,《無量壽經》中有誹謗正法來解釋,看起來也很有道理。但是既然不謗法,為什麼又做這三種的大逆罪呢?所以知道四十八願,是約著平時來說。《觀經》中下下品往生,是約著這個人已經見到地獄極為痛苦的相狀來說。這個人的恐怖不可言說,一聽到佛名,就哀求救護,沒有一點其餘的念頭,只有求佛來救度的念頭。雖然是剛剛聽聞,剛剛念佛,然而已經是“全心是佛,全佛是心,心外無佛,佛外無心”了。所以雖然是十念,或者只有一念,也得以蒙佛慈力,接引往生啊!四十八願,是約平時來說,《觀經》下下品,是約臨終來說。由於時間事情的不同,所以攝受不攝受,就有不同。如果認為經文互相有衝突,就成為鑽牛角的人了。

勉具足信願10

其在花中十二大劫者,以在生罪業重而善根淺,故花開最為遲延也。然此人在花中之快樂,勝於三禪天之樂,(世間之樂,三禪最為第一。)又何欠憾乎哉?(三)復恒慚師書

在蓮華中十二大劫的人,因為他在生罪業重而善根淺,所以花開得遲。然而這個人在蓮華中的快樂,勝過三禪天的快樂(世間的快樂,以三禪天最為第一)。又有什麼欠缺遺憾的呢?

勉具足信願11

良以佛視眾生,猶如一子。於善順者,固能慈育;於惡逆者,倍生憐愍。子若回心向親,親必垂慈攝受。又復眾生心性,與佛無二;由迷背故,起惑造業,錮蔽本心,不能彰顯。倘能一念回光,直同云開月現。性本不失,月屬固有;故得歷劫情塵,一念頓斷。又如千年暗室,一燈即明。(正)南五台西林茅蓬記

實在是因為佛陀看待眾生,如同一個獨子。對於善順的眾生,固然能夠慈悲化育;對於惡逆的眾生,加倍生起憐愍。兒子如果回心朝向母親,母親必定垂慈攝受。又者,眾生的心性,與佛沒有二樣。由於迷惑背離的緣故,起惑造業,禁錮遮蔽了本心,不能夠彰顯。倘若能夠一念迴光返照,就如同烏雲散開,月亮呈現。心性本來不失,月亮屬於本有。所以能夠歷劫的情思塵緣,一念頓斷。譬如千年黑暗的屋室,一點燈就照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