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、示真信切願

示真信切願1

所言信者,須信娑婆實實是苦,極樂實實是樂。婆娑之苦,無量無邊,總而言之,不出八苦。所謂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求不得、五陰熾盛。此八種苦,貴極一時,賤至乞丐,各皆有之。前七種是過去世所感之果,諦思自知,不須詳說,說則太費筆墨。第八五陰熾盛苦,乃現在起心動念,及動作云為,乃未來得苦之因。因果牽連,相續不斷;從劫至劫,莫能解脫。五陰者,即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也。色,即所感業報之身;受、想、行、識,即觸境所起幻妄之心。由此幻妄身心等法,於六塵境,起惑造業;如火熾然,不能止息,故名熾盛也。又陰者,蓋覆義,音義與蔭同。由此五法,蓋覆真性,不能顯現。如濃云蔽日,雖杲日光輝,了無所損;而由云蔽故,不蒙其照。凡夫未斷惑業,被此五法障蔽,性天慧日,不能顯現,亦復如是。此第八苦,乃一切諸苦之本。修道之人,禪定力深,於六塵境界,了無執著,不起憎愛;從此加功用行,進證無生,則惑業淨盡,斬斷生死根本矣。然此工夫,大不容易。末世之中,得者實難。故須專修淨業,求生極樂。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既得往生,則蓮花化生,無有生苦。純童男相,壽等虛空,身無災變;老病死等,名尚不聞,況有其實?追隨聖眾,親侍彌陀,水鳥樹林,皆演法音,隨己根性,由聞而證;親尚了不可得,何況有怨?思衣得衣,思食得食,樓閣堂捨,皆是七寶所成,不假人力,唯是化作;則翻娑婆之七苦,以成七樂。至於身則有大神通,有大威力;不離當處,便能於一念中,普於十方諸佛世界,作諸佛事,上求下化。心則有大智慧,有大辯才;於一法中,遍知諸法實相,隨機說法,無有錯謬;雖說世諦語言,皆契實相妙理。無五陰熾盛之苦,享身心寂滅之樂;故經云,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,故名極樂也。娑婆之苦,苦不可言;極樂之樂,樂莫能喻。深信佛言,了無疑惑,方名真信。切不可以凡夫外道知見,妄生猜度,謂淨土種種不思議勝妙莊嚴,皆屬寓言,譬喻心法,非有實境。若有此種邪知謬見,便失往生淨土實益;其害甚大,不可不知!(正)與陳錫周書

【無生】阿羅漢或涅槃之意譯。阿羅漢有不生之義,即斷盡三界煩惱,不再於三界受生之意。

【寓言】1.有所寄託的話。3.文學作品的一種體裁。用假託的故事或自然物的擬人手法說明某個道理,常帶有勸戒、教育的性質。


所說的“信”,必須相信娑婆世界確實是苦,極樂世界確實是樂。娑婆世界的苦,無量無邊。總的來說,不超出八種苦。所謂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求不得、五陰熾盛。這八種苦,無論是貴極一時的人,還是卑賤到乞丐的人,都有這八種苦。前面七種是過去世所感之果,好好思惟,自然知道,不須要詳說,說的話太費筆墨。第八種五陰熾盛苦,是現在起心動念,以及行為舉動,這是未來得苦之因。因果牽連,相續不斷。從劫至劫,不能解脫。五陰:就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。色:就是所感的業報之身。受、想、行、識,就是接觸外境所起的幻妄之心。由此幻妄身心等法,在六塵境,起惑造業,如大火熾然燃燒,不能止息,所以名為熾盛。又者,陰:蓋覆之義,發音意義與“蔭”字相同。由這五法,蓋覆真如自性,不能顯現。如濃厚雲層遮蔽太陽,雖然太陽的光輝,一點無損。而由於濃雲遮蔽的緣故,不能蒙受太陽的照耀。凡夫沒有斷除惑業,被這五陰障蔽,覺性之天,智慧之光,不能顯現,也是如此。這第八苦,是一切諸苦的根本。修道之人,禪定功力深,對六塵境界,一點不執著,不起憎愛之心。從此加功用行,進一步證無生四果。那麼惑業淨除究盡,斬斷生死根本了。然而這個工夫,很不容易。末法之中,實在很難得到。所以必須專修淨業,求生極樂。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既得往生,就是蓮花化生,沒有生苦。純是童男之相,壽命等虛空,身體沒有災禍衰變。老、病、死等等,名字尚且沒有聽說,何況真實有。追隨聖眾,親侍彌陀。水鳥樹林,都演暢佛法之音。隨自己的根性,由於聽聞而證果。親人尚且了不可得,哪裡有怨家呢?思衣得衣,思食得食。樓閣堂舍,都是七寶所成,不靠人力,唯是化作。那麼翻轉娑婆世界的七苦,而成為七樂。至於身體則有大神通,有大威力。不離開當處,就能在一念中,普於十方諸佛世界,作諸佛事,上求下化。心則有大智慧,有大辯才,於一法中,遍知諸法實相,隨機說法,無有錯謬。雖說世諦語言,都契合實相妙理。沒有五陰熾盛之苦,享受身心寂滅之樂。所以《阿彌陀經》說:“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,故名極樂。”娑婆世界的苦,苦不可言。極樂世界的樂,樂莫能喻。深信佛言,沒有一點疑惑,才名為真信。千萬不可以凡夫外道的知見,妄生猜想度量,認為淨土種種不思議的勝妙莊嚴,都屬於幻想寄託的神話;是譬喻心法,不是真實有那個境界。如果有這種邪知謬見,就失去往生淨土的實際利益。這個禍害很大,不可以不知道。

示真信切願2

彌陀為我發願立行,以期成佛。我違彌陀行願,以故長劫恒淪六道,永作眾生。了知彌陀乃我心中之佛,我乃彌陀心中之眾生。心既是一,而凡聖天殊者,由我一向迷背之所致也。如是信心,可為真信。從此信心上,發決定往生之願,行決定念佛之行,庶可深入淨宗法界,一生取辦。一超直入如來地,如母子相會,永樂天常矣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八

阿彌陀佛為我發願立行,以期成佛。我違背了阿彌陀佛的行願,所以長劫恆久淪落六道,永作眾生。了知阿彌陀佛是我心中的佛,我是阿彌陀佛心中的眾生。心既然是一體,而凡夫聖人,卻天差地別,這是由於我一向迷惑背離所導致的。這樣的信心,可稱為真信。從這個信心上,發起決定往生的願,修行決定念佛的行。才可以深入淨宗法界,一生成辦,頓超直入如來地,如同母子相會,永享天倫之樂啊!

示真信切願3

念佛一事,最要在了生死。既為了生死,則生死之苦,自生厭心;西方之樂,自生欣心。如此則信願二法,當念圓具。再加以志誠懇切,如子憶母而念,則佛力、法力、自心信願功德力,三法圓彰。猶如杲日當空,縱有濃霜層冰,不久即化。(正)復徐彥如軼如書

念佛這一件事,最重要是在了生死。既然為了生死,那麼對於生死的痛苦,自然生起厭離心。對於西方的極樂,自然生起欣求心。如此則信、願這二法,當下一念圓滿具足。再加上以志誠懇切,如子憶母一樣的來念。那麼佛力、法力,自己心中信願的功德力,三法圓滿彰顯。猶如烈日當空,縱然有濃霜冰層,不久就融化了。

示真信切願4

阿彌陀經云:從是西方,過十萬億佛土,有世界名曰極樂。其土有佛,號阿彌陀,今現在說法。又曰:彼土何故名為極樂?其國眾生,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,故名極樂。其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者,由阿彌陀佛福德智慧,神通道力,所莊嚴故。吾人所居之世界,則具足三苦八苦,無量諸苦,了無有樂,故名娑婆。梵語娑婆,此云堪忍;謂其中眾生,堪能忍受此諸苦故。然此世界,非無有樂,以所有樂事,多皆是苦;眾生迷昧,反以為樂。如嗜酒耽色,畋獵摴蒱等,何嘗是樂?一班愚夫,耽著不捨,樂以忘疲,誠堪憐愍。即屬真樂,亦難長久。如父母俱存,兄弟無故,此事何能常恒?故樂境一過,悲心續起,則謂了無有樂,非過論也。此世界苦,說不能盡;以三苦、八苦,包括無遺。三苦者:一、苦是苦苦,二、樂是壞苦,三、不苦不樂是行苦。苦苦者,謂此五陰身心,體性逼迫,故名為苦。又加以恒受生老病死等苦,故名苦苦。壞苦者,世間何事,能得久長?日中則昃,月盈則食。天道尚然,何況人事?樂境甫現,苦境即臨;當樂境壞滅之時,其苦有不堪言者,故名樂為壞苦也。行苦者,雖不苦不樂,似乎適宜;而其性遷流,何能常住?故名之為行苦也。舉此三苦,無苦不攝。八苦之義,書中備述。若知此界之苦,則厭離娑婆之心,自油然而生;若知彼界之樂,則欣求極樂之念,必勃然而起。由是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以培其基址;再加以至誠懇切,持佛名號,求生西方,則可出此娑婆,生彼極樂,為彌陀之真子,作海會之良朋矣。(正)初機淨業指南序

【三苦】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苦苦是心身受苦時所生的苦;壞苦是偶現之樂境失去時所感受的苦;行苦是諸行無常遷流不息不得安定的苦。

【八苦】一生苦;二老苦;三病苦;四死苦;五愛別離苦;六怨憎會苦;七求不得苦;八五陰熾盛苦,即五陰的作用熾盛,蓋覆真性,故死了之後,复須再生。

【畋獵】打獵。

【摴蒱】古代博戲名。漢代即有之,晉時尤盛行。以擲骰決勝負,後為擲骰的泛稱。


《阿彌陀經》中說:“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,有世界名曰極樂。其土有佛,號阿彌陀,今現在說法。”又說:“彼土何故名為極樂,其國眾生,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,故名極樂。”“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”的原因:是由於阿彌陀佛的福德智慧、神通道力所莊嚴的緣故。我們所居住的世界,具足了三苦、八苦,無量諸苦,沒有一點快樂,所以名為娑婆世界。梵語娑婆,此土翻譯為堪忍。意思是說,娑婆世界的眾生,堪能忍受這些痛苦。然而這個世界,也不是沒有快樂。因為所有快樂的事,大多也都是苦。眾生迷惑愚昧,反而認為那是快樂。如同嗜好美酒、耽著美色、打獵賭博等事,何嘗是快樂呢?而一班愚昧的人,耽著不捨,樂在其中,忘記疲勞,實在是可憐。即使屬於真正的快樂,也很難長久。例如父母健在,兄弟俱全,這些事哪能恆常。所以樂境一過去,悲心相續而起。所以說沒有一點快樂,這不是過份的言論啊!這個世界的苦,說也說不完。用三苦八苦,包括無遺。三苦:一苦:是苦苦,二樂:是壞苦,三不苦不樂:是行苦。苦苦:是說我們這個五陰身心,體性逼迫。所以名為苦,又加上長期受到生老病死等苦,所以名苦苦。壞苦:世間無論何事,不能長久。太陽到了中午,就該西斜了,月亮盈滿了,就該虧缺了。天道的運行尚且如此,何況人間之事呢?樂境剛剛現起,苦境隨即來臨。當樂境壞滅的時候,這個痛苦就不堪言說了,所以樂是壞苦。行苦:雖然不苦不樂,似乎很好。而體性遷流,哪能常住,所以名為行苦。舉出這三苦,一切苦都收攝了。八苦的意義,在書中具足敘述了。如果知道這個娑婆世界的苦,那麼厭離娑婆的心,自會油然而生。如果知道彼極樂世界的樂,那麼欣求極樂的念頭,必會勃然而起。從此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來培植往生淨土的基礎。再加上至誠懇切,持佛名號,求生西方。就可以出離娑婆,往生極樂。為阿彌陀佛的真子,作蓮池海會的良朋啊!

示真信切願5

肇法師云:天地之內,宇宙之間,中有一寶,秘在形山。此語,且約未悟未證者言;實則此寶包括太虛,豎窮橫遍,亙古亙今,時常顯露。正所謂:時時示時人,時人自不識。可不哀哉?唯我釋迦世尊一人,親得受用。余諸眾生,經劫至劫,仗此寶威神之力,起惑造業,輪回六道,了無出期;猶如盲人,親登寶山,不但不得受用,反更受彼所傷。由是世尊,隨順機宜,為之開示,俾彼各各就路還家;於彼六根、六塵、六識、七大中,隨於何境,諦審觀察,以期親見此寶。然具般若之智照,直下蘊空﹍盡者,雖則大有其人,而非末世鈍根眾生所能希冀。於是遂開一特別法門,以期上中下根,同於現生,得其實益。令以深信切願,專念阿彌陀佛聖號,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。久而久之,即眾生業識心,成如來秘密藏。則由三昧寶,證實相寶,方知此寶,遍滿法界。復以此寶,普施一切。以故自佛開此法門以來,一切菩薩、祖師、善知識,悉皆遵行此法。以其具足自他二力,校彼專仗自力者,其難易奚啻天淵之別。(續)念佛三昧寶王論疏序

【肇法師】僧肇(384~414)東晉僧。長安人,俗姓張。家貧,以傭書為業,遂得博覽經史。初好老莊,及讀維摩經而感悟,遂出家。善方等大乘經典,兼通三藏,冠年名聲已震關中。才思幽玄,精於談論。聞鳩摩羅什羈留涼土,前往從之,羅什嘆為奇才。及至姚秦破涼,乃隨侍羅什入長安。禀姚興之命,與僧睿等於逍遙園詳定經論,解悟彌深,被稱為解空第一。弘始六年(404),羅什譯出大品般若經,師乃撰般若無知論呈之,頗受鳩摩羅什及慧遠之讚賞。後又撰述不真空論、物不遷論、涅槃無名論、注維摩詰經十卷等。惜英齡遽折,義熙十年示寂,年僅三十一。

【形山】形山為四大五蘊。


僧肇法師在《寶藏論》中說:“天地之內,宇宙之間,中有一寶,秘密藏在四大五蘊中。”這句話,是約著沒有開悟沒有證得的人來說的。實際上,這個寶,包括太虛,豎窮橫遍,亙通古今,時常顯露。正所謂:時時示時人,時人自不識,可不悲哀嗎?唯我釋迦世尊一人,親得受用。其餘一切眾生,經劫至劫,仗此寶的威神之力,起惑造業,輪迴六道,了無出期。猶如盲人,親自登入寶山,不但不得受用,反更受到這個寶的損傷。因此世尊,隨順機宜,為眾生開示。使眾生各各就路還家,在眾生的六根、六塵、六識、七大中,隨便在哪一境,諦實詳審觀察,以期望親自見到這個寶。然而,具有般若的智慧觀照,當下五蘊皆空,苦厄究盡的,雖然也大有其人,而不是末世鈍根眾生所能希望達到的。於是開啟一個特別法門,以期上中下根,同在現生,得到這個真實利益。令大眾以深信切願,專念阿彌陀佛聖號。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,久而久之,即眾生的業識心,轉成如來的秘密藏。就由三昧寶,證實相寶,方才知道這個寶,遍滿法界,又以這個寶,普施一切眾生。所以,自佛開啟這個法門以來,一切菩薩、祖師、善知識,全都遵行這個法門。因為這個淨土法門,具足自他二力,比起那些專門依仗自力的法門,其中的困難容易,何只天淵之別。

示真信切願6

吾人果能具真信切願,如子憶母,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而念,即是以勢至反念念自性,觀音反聞聞自性,兩重工夫,融於一心,念如來萬德洪名。久而久之,則即眾生業識心,成如來秘密藏。所謂以果地覺為因地心,故得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也。有緣遇者,幸勿忽諸。此是微塵佛,一路涅槃門;況我末法人,何敢不遵循?(續)楞嚴經楷書序

我們果真能夠具足真信切願,如子憶母,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的來念。即是以大勢至菩薩,反念念自性,觀世音菩薩,反聞聞自性,這兩重工夫,融於一心中,念如來萬德洪名。久而久之,就會即此眾生業識心,成為如來秘密藏,所謂:以果地覺,為因地心,所以能夠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。有緣遇到這個法門,要慶幸,千萬不要忽視。這是微塵諸佛,一路涅槃門,何況我們末法時代的人,哪敢不遵循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