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、標應讀典籍

標應讀典籍1

大啟願輪,深明緣起,其唯無量壽經。專闡觀法,兼示生因,其唯十六觀經。如上二經,法門廣大,諦理精微。末世鈍根,誠難得益。求其文簡義豐,詞約理富。三根普被,九界同遵。下手易而成功高,用力少而得效速。篤修一行,圓成萬德。頓令因心,即契果覺者,其唯佛說阿彌陀經歟。良由一聞依正莊嚴,上善俱會。則真信生而切願發,有若決江河而莫御之勢焉。從茲拳拳服膺,執持萬德洪名。念茲在茲,以至一心不亂。能如是,則現生已預聖流,臨終隨佛往生。開佛知見,同佛受用。是知持名一法,括囊萬行。全事即理,全妄即真。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。誠可謂歸元之捷徑,入道之要門。(正)重刻阿彌陀經序

【拳拳服膺】誠懇信奉;衷心信服。

【念茲在茲】念念不忘於某一事情。

【歸元】又曰歸真,歸寂,歸化,歸本。出生滅界,還歸於真寂本元之意。


大大啟發願力之輪,深深說明緣起因由,唯獨在《無量壽經》中。專門闡述觀想之法,兼帶顯示生淨土之因,唯獨在《十六觀經》中。上面二部經典,法門廣大,真諦之理精細微妙。末法之世鈍根的人,實在難以得到利益。尋求其中文字簡單,法義豐瞻;言詞簡約,義理富足,上中下三種根機普遍加被,九法界眾生共同遵守,下手容易而功效高妙,用力微少而得效迅速,專修一種行門,圓滿成就萬德,頓時令因地心,契入果地覺的,唯獨就是《佛說阿彌陀經》啊!實在由於一聽聞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,諸上善人俱會一處,那麼真實信心生起,而迫切的願望發起,就如同決堤的江河而不能抵禦的形勢一樣。從此衷心信奉,執持阿彌陀佛萬德洪名,念念不忘,以至心念專一不散亂。能夠如此,那麼現在生已經參預到聖人之流,臨命終時隨佛接引而往生極樂,開佛陀無分別的般若知見,同佛陀一樣受用常寂光土圓滿報身。所以知道持名念佛這一個法門,包括萬行。全體事相即是理體,全體妄念即是真諦。因行包括果地海,果覺通徹因地源。實在是回歸本元的捷徑,進入修道的要門。

標應讀典籍2

阿彌陀經,有澫益大師所著要解,理事各臻其極,為自佛說此經來第一注解,妙極確極。縱令古佛再出於世,重注此經,亦不能高出其上矣。不可忽略,宜諦信受。無量壽經,有隋慧遠法師疏,訓文釋義,最為明晰。觀無量壽佛經,有善導和尚四帖疏。唯欲普利三根,故多約事相發揮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【慧遠】(523~592)隋代僧。敦煌(甘肅)人,俗姓李。又稱隋遠、小遠、大遠、北遠。十三歲隨沙門僧思出家。師因住淨影寺,故又稱“淨影寺慧遠”、“淨影”,以別於廬山慧遠。開皇七年(587),敕為大德。十二年,又敕命主持譯場,刊定詞義。同年入寂,世壽七十。師屬地論宗南道派,晚年又就曇遷禀受攝大乘論,博綜當代諸學,亦精通文理,世稱釋義高祖。其中,大乘義章二十六卷,堪稱為佛教之百科全書,對隋、唐佛教影響甚大。


《阿彌陀經》有蕅益大師所著的《彌陀要解》,對義理事相的闡述發揮都到了極點,是自釋迦弁尼佛宣說此經以來的第一註解,微妙正確到了極點。縱然是古佛再出現於世間,重新註解這部經,也不能高出其上啊!不可以忽略,應當真實相信接受。《無量壽經》有隋朝慧遠法師的注疏,訓文釋義,最為明晰。《觀無量壽佛經》有善導和尚的《四帖疏》,因為只是想要普利三根,所以多約事相來發揮。

標應讀典籍3

古人欲令舉世咸修,故以阿彌陀經列為日課。以其言約而義豐,行簡而效速。宏法大士,注疏贊揚。自古及今,多不勝數。於中求其至廣大精微者,莫過於蓮池之疏鈔。極直捷要妙者,莫過於澫益之要解。幽溪法師,握台宗諦觀不二之印,著略解圓融中道之鈔。理高深而初機可入,文暢達而久修咸欽。(正)重刻彌陀略解圓中鈔勸持序

古人想要使令一切世人都來修習這個法門,所以將《阿彌陀經》列為每日功課。因為這部經,言辭簡約而義理豐瞻,行持簡便而成效迅速。宏揚佛法的大菩薩,注疏而讚揚。從古到今,多不勝數。在註解當中尋求最廣大精微,沒有超過蓮池大師《阿彌陀經疏鈔》的。最直捷簡妙,沒有超過蕅益大師《彌陀要解》的。幽溪法師,手握天台宗止觀不二的法印,撰著《彌陀略解圓中鈔》。義理高深而初學之人可以契入,文辭暢達而久學之人都很欽服。

標應讀典籍4

華嚴經普賢行願品,以十大願王,導歸極樂。讀此知念佛求生西方一法,乃華嚴一生成佛之末後一著。實十方三世諸佛因中自利,果上利他之最勝方便也。(正)復包右武書二

《華嚴經》最後的《普賢行願品》。以十大願王,而導歸極樂。讀這些經典,就知道念佛求生西方這個法門,是《華嚴經》中一生成佛的最後一著。實在是十方三世諸佛,在因地中自利,在果地上利他的最殊勝的方便啊!

標應讀典籍5

楞嚴經五卷末。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,乃淨宗最上開示。只此一章,便可與淨土四經參而為五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四

《楞嚴經》第五卷最後,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,是淨土宗最好的開示。就這一章,便可以與淨土四經合在一起而成為淨土五經了。

標應讀典籍6

淨土十要,乃澫益大師以金剛眼,於闡揚淨土諸書中,選其契理契機,至極無加者,第一彌陀要解,乃大師自注,文淵深而易知,理圓頓而唯心。妙無以加,宜常研閱。至於後之九種,莫不理圓詞妙,深契時機。雖未必一一全能了然,然一經翻閱,如服仙丹。久之久之,即凡質而成仙體矣。(此是譬喻法門之妙,不可錯會,謂令成仙。)(正)與徐福賢書

《淨土十要》,是蕅益大師以金剛法眼,在闡揚淨土的諸書當中,選擇其中契理契機的著作,到了極點,沒有再超過的。第一,《彌陀要解》,這是蕅益大師自己的註解。文義淵深而容易了知,義理圓頓而唯有心悟。微妙的無以復加,應當時常研究閱讀。至於後面的九種,沒有不是理圓詞妙,深契時機。雖然未必能夠一一全部了然明白,然而一經過翻閱,如同服下仙丹。久而久之,以凡夫之質而成為仙人之體了(這是譬喻法門之妙,不可以錯會,認為是令我們成仙)。

標應讀典籍7

法苑珠林,(一百卷,常州天寧寺訂作三十本。)詳談因果,理事並進。事跡報應,歷歷分明。閱之令人不寒而栗,縱在暗室屋漏,常如面對佛天,不敢稍萌惡念。上中下根,皆蒙利益。斷不至錯認路頭,執理廢事,歸於偏邪狂妄之弊。(正)復鄧伯誠書一

【法苑珠林】唐總章元年(668)道世(?~683)所著。本書為一切佛經之索引。系道世根據其兄道宣所著之大唐內典錄及續高僧傳而編集,具有佛教百科全書之性質。全書分為一百篇六六八部,概述佛教之思想、術語、法數等,博引諸經、律、論、紀、傳等,共計四百數十種,其中有現今已不存之經典。又以內容之不同而分類,故使用極為方便。其引用之文並非照經文抄錄,而係錄其要義。

【屋漏】為人所不見的地方稱作“屋漏”。後即用以泛指屋之深暗處。

【佛天】佛者之尊崇佛,如世人之於天,故云佛天,佛即天也。


《法苑珠林》這本書,詳談因果,理事並進。事蹟報應,歷歷分明。閱讀之後令人不寒而栗。縱然在暗室無人之處,也要常常如同面對佛陀天神,不敢稍生惡念。上、中、下根,都能蒙受利益。斷然不至於錯認道路,執理廢事,歸向偏邪狂妄的弊病。

標應讀典籍8

龍舒淨土文,斷疑起信。修持法門,分門別類,縷析條陳,為導引初機之第一奇書。若欲普利一切,不可不從此以入手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《龍舒淨土文》,斷疑起信,修持法門,分門別類,詳細分析,分條陳述。是導引初機的第一奇書。如果想要普利一切,不可以不從這部書來入手。

標應讀典籍9

徑中徑又徑一書,采輯諸家要義,分門別類,令閱者不費研究翻閱之力,直趣淨土壺奧。於初機人,大有利益。(正)復張云雷書二

【徑中徑又徑】(清)張師誠著。精選各種經論和祖師大德關於淨土法門的切要論述,立信、願、行三法,又分別十二門,詳細扼要。此書又經徐槐廷居士(徐蔚如居士的曾祖父),斟酌損益,並在有關各條之後,補充註釋,引證事例,名為《徑中徑又徑徵義》。


《徑中徑又徑》這本書。採輯諸家的要義,分門別類,令閱讀的人不花費研究翻閱的力氣,直接趣入淨土法門的精要奧義。對於初學人,有很大的利益。

標應讀典籍10

高僧傳初二三四集、居士傳、比丘尼傳、善女人傳、淨土聖賢錄,(共有三編,初編系清乾隆間彭際清居士,飭其侄希涑所輯。續編,系道光末,蓮歸居士胡珽所輯。三編,系民二十年後德森法師所輯。編者敬注。)皆記古德之嘉言懿行。閱之,自有欣欣向榮之心。斷不至有得少為足,與卑劣自處之失。宏明集、廣宏明集、鐔津文集、折疑論、護法論、三教平心論,續原教論,一乘決疑論,皆護教之書,閱之,則不被魔外所惑,而摧彼邪見城壘矣。此等諸書,閱之,能令正見堅固,能與經教互相證明。且勿謂一心閱經,置此等於不問。則差別知見不開,遇敵或受挫辱耳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五

【高僧傳】(書名)十四卷,梁慧皎撰。外有續高僧傳三十卷,唐道宣撰。宋高僧傳三十卷,宋贊寧等撰。明高僧傳八卷,明如惺撰。已上謂之四朝高僧傳。


《高僧傳》初、二、三、四集,《居士傳》,《比丘尼傳》,《善女人傳》,《淨土聖賢錄》,都是記載古德的嘉言懿行。閱讀後,自然有欣欣向道的心,斷然不至於有得少為足,與卑劣自居的過失。《宏明集》,《廣宏明集》,《鐔津文集》,《折疑論》,《護法論》,《三教平心論》,《續原教論》,《一乘決疑論》 ,都是護教的書。閱讀後,就不會被邪魔外道所迷惑,而能摧破他們的邪見城堡了。這些書,讀了,能令正見堅固,能與經教互相證明。你不要說一心閱經,就將這些書放在一邊不去看。那麼差別知見不開,遇到敵人或許會受到挫敗侮辱啊!

標應讀典籍11

安士全書,覺世牖民,盡善盡美。講道論德,越古超今。言簡而該,理深而著。引事跡則證據的確,發議論則洞徹淵源。誠傳家之至寶,亦宣講之奇書。言言皆佛祖之心法,聖賢之道脈,淑世善民之要道,光前裕後之秘方。若能依而行之,則繩武聖賢,了生脫死,若操左券以取故物。與彼世所流通善書,不啻有山垤海潦之異。安士先生,姓周,名夢顏,一名思仁,江蘇昆山諸生也。博通三教經書,深信念佛法門。弱冠入泮,遂厭仕進。發菩提心,著書覺民。欲令斯民先立於無過之地,後出乎生死之海。故著戒殺之書,曰萬善先資。戒淫之書,曰欲海回狂。良以眾生造業,唯此二者最多,改過亦唯此二者最要。又著陰騭文廣義,直將垂訓之心,徹底掀翻,和盤托出。使千古之上,千古之下,垂訓受訓,兩無遺憾矣。以其奇才妙悟,取佛祖聖賢幽微奧妙之義,而以世間事跡文字發揮之。使雅俗同觀,智愚共曉。又著西歸直指一書,明念佛求生西方,了生脫死大事。良以積德修善,只得人天之福,福盡還須墮落。念佛往生,便入菩薩之位,決定直成佛道。前三種書雖教人修世善,而亦具了生死法。此一種書,雖教人了生死,而又須力行世善。誠可謂現居士身,說法度生者。不謂之菩薩再來,吾不信也。(正)與許豁然書

【牖民】誘導人民。《詩·大雅·板》:“天之牖民,如塤如篪。”

【繩武】繼承祖先業跡為“繩武”。

【操左券】古代稱契約為券,用竹做成,分左右兩片,左片叫左券,是索取償還的憑證。後來說有把握叫“操左券”。

【垤】小土堆。

【玩索】反复玩味探索。

【旨】味美;美味。

【諸生】明代稱考取秀才入學的生員為諸生。

【弱冠】古時以男子二十歲為成人,初加冠,因體猶未壯,故稱弱冠。

【入泮】古代學宮前有泮水,故稱學校為泮宮。科舉時代學童入學為生員稱為“入泮”。

【仕進】謂求取功名之路。


《安士全書》,覺化世人,誘導人民,盡善盡美。講論道德,超越古今。言簡而義賅,理深而顯著。援引事蹟則證據確鑿,興發議論則洞徹淵源。實在是可以傳家的珍寶,也是可用於宣講的奇書。語語都是佛祖的心法,聖賢的道脈。濟利世人,改善民風的要道,光闡前賢,教導後學的秘方。如果能夠依照而行,那麼繼承聖賢的業績,了生脫死,就如同手拿憑證,取回自己的物品一般。與那些一般世人所流通的善書,如同高山與小土堆,大海與路上積水的差異。現在因為了得法師從普陀山朝九華山,我特地讓他繞道到南京金陵刻經處請來,呈於閣下,祈望你細心玩味探索,那麼吃了嘉餚而知道美味,學習大道而知道真善,你想刊板流通,博施濟眾的心,必定有如決堤的江河而不能抵禦的勢態了。安士先生,姓周名夢顏,一名為思仁,江蘇崑山入學生員。博通儒釋道三教的經書,深信念佛法門。二十歲入學,於是厭倦求取功名做官之路。發菩提心,寫書來覺悟世人。想要使得世人先立於沒有過失之地,然後出離生死之海。所以寫了戒殺之書,名為《萬善先資》,戒淫之書,名為《慾海回狂》。實在因為眾生造業,唯獨在這二個方面造的最多,改過也唯獨這二個方面,最為要緊。又寫了《陰騭文廣義》,使人在每一法每一事上,都知道取法仿效,都知道懲戒果報。其中的批評辯論,洞徹精微。可說是文昌帝君的功臣。直接將文昌帝君垂顧教導的心,徹底掀翻,和盤托出。使得千古之上的帝君,千古之下的人民,垂顧訓導,接受訓誡,兩方面都沒有遺憾了。因為他以奇才妙悟,取佛祖聖賢,幽微奧妙之義,而以世間的事蹟文字加以發揮,使得雅俗同觀,智愚共曉的緣故啊!又因為修行法門,唯有淨土,最為切要。又寫了《西歸直指》一書,闡明念佛求生西方,了生脫死的大事。實在因為積德修善,只得到人天之福,福報享盡,還要墮落。念佛往生,就入於菩薩之位,決定直成佛道。前面三種書,雖然教導世人修持世間善事,也具備了生死之法。這本《西歸直指》,雖然教人了生死,而又必須力行世間善事。實在可說是現居士身,說法廣度眾生。不是菩薩再來人,我不相信。

標應讀典籍12

夢東云: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。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。此十六字,為念佛法門一大綱宗。此一段開示,精切之極,當熟讀之。而夢東語錄,通皆詞理周到,的為淨宗指南。再進而求之,則蕅益老人彌陀要解,實為千古絕無而僅有之良導。倘能於此二書,死心依從。則即無暇研究一切經論,但常閱淨土三經,及十要等,仰信佛祖誠言,的生真信,發切願,以至誠恭敬,持佛名號。雖在暗室屋漏,如對佛天。克己復禮,慎獨存誠。不效近世通人,了無拘束,肆無忌憚之派。光雖生死凡夫,敢為閣下保任,即生便可俯謝娑婆,高預海會,親為彌陀弟子,大士良朋矣。(正)復尤弘如書

【克己復禮】約束自我,使言行合乎先王之禮。

【慎獨】在獨處中謹慎不苟。語出《禮記·大學》:“此謂誠於中,形於外,故君子必慎其獨也。”

【存誠】謂心懷坦誠。


夢東祖師說:“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”。這十六字,是念佛法門的一個大要綱宗。這一段的開示,精微真切到了極點,應當要熟讀。而《夢東語錄》,都是詞理周到,的確是淨土宗的指南。再進而求之,那麼蕅益老人的《彌陀要解》,實在是千古絕無僅有的良導。倘若能夠對這二部書,死心踏地依從修持。即使沒有空研究一切經論,只要常常閱讀淨土三經,以及《淨土十要》等書。仰信佛陀祖師的誠言,真實生起真正的信心,發起迫切的願心。以至誠恭敬,持佛名號。雖然在暗室無人之處,也如同面對佛陀上天。約束自己,依循儀禮,謹慎獨處,存心坦誠。不效仿現在世間的一般人,了無拘束,肆無忌憚的派頭。我雖然是生死凡夫,敢為閣下你保證在這一生就可以俯謝娑婆,高預海會。親為阿彌陀佛的弟子,清淨海眾菩薩的良朋啊!

標應讀典籍13

歷史統紀一書,無論信佛謗佛者,皆肯看。以其是史鑒中事,(余勸其遍閱二十四史,擇其因果報應之顯著者,錄為一書。見續編歷史感應統紀序)較之一切善書,為得實益,為最切要。(續)復念佛居士書

《歷史統紀》這本書,無論信佛謗佛的人,都肯看,因為這是歷史書籍中的事實。即使認為因果是虛妄的人,他因為想要冒充空殼子,好在他人面前作一個大通家,如果能夠看,就未免隨書中所說而被教化。比起其它一切的善書,是很得真實利益的,最為切要。

標應讀典籍14

欲知禪淨之所以然,非博覽禪淨諸書不可。即能博覽,倘無擇法智眼,亦成望洋興嘆,渺不知其歸者。是宜專閱淨土著述。然淨土著述甚多,未入門人,猶難得其綱要。求其引人入勝,將禪淨界限,佛力自力,分析明白,了無疑滯,語言顯淺,意義平實,為研古德著述之初步向導者,其印光文鈔乎。祈息心研究,當自知之。(正)復何槐生書 編者敬按:今為便利閱讀文鈔計,擷其至精至要之言,編此菁華錄一書。有志淨業者,如無暇詳閱文鈔,但將此菁華錄息心研究,而淨土文義,洞若觀火矣。

想要了知禪宗淨宗的所以然,非博覽禪宗淨宗諸多書籍不可。即使能夠博覽,倘若沒有擇法的智慧眼,也成為望洋興嘆,渺然不知其中的歸趣旨義。所以應該專門閱讀淨土著述。然而淨土著述很多,沒有入門的人,還很難得其綱要。求取其中引人入勝,將禪宗淨宗的界限,佛力自力,分析明白,了無疑滯。語言顯淺,意義平實,為研究古德著述的初步嚮導,難道不就是《印光法師文鈔》嗎?祈望你靜心研究,當自會知道。

標應讀典籍15

了然大師,從初出家,即志宗乘。苦參力究,得其旨歸。嗣後云游諸方,研窮經論,始知淨土法門,實為諸佛諸祖,究竟自利利人之甚深法海,遂生真信,而力修持。間有發揮禪淨理致,語語確切,發人深省,乃名之為禪淨雙勖。雖仍提倡禪宗,實則注重淨土。可令參禪未得悟證者,得其即生了辦之道。(三)禪淨雙勖序 編者敬按:了公上人近年所著入香光室、及般若淨土中道實相菩提論二書,以事理圓修之妙法,徹底顯明淨土之要義。故能感佛作證,捨利頻降也。

了然大師,宿根深厚。從初出家,就有志於禪宗。苦參力究,得到禪法的宗旨歸趣。因為七佛,以及西天東土三十三祖偈,文深義奧,很難領會。因此撰述貫注,稍微增加字句,使義理彰明,於是將這本書,名為《佛祖心燈》。這之後,他雲遊四方,深入研究經論,才知道淨土法門,實在是諸佛諸祖,究竟自利利人的甚深法海。一切諸法,無不從此流出,無不還歸此法。於是生起真實信,而努力修持,以期就在這一生往生淨土,成就符合自己的初發心。這中間有發揮禪宗淨土的義理由致,每句話都很確切,發人深省,於是名為《禪淨雙勗》。雖仍然提倡禪宗,實際則是注重淨土。以期望已經悟證,沒有悟證的人,共同得以當生了脫。

標應讀典籍16

金剛經,乃令人遍行六度萬行,普度一切眾生之規矩準繩也。遍與一代時教一切法門而為綱要。蓋是即相離相,何得謂與淨土不相融通乎。夫度生之法,唯淨土最為第一。欲生淨土,當淨其心。隨其心淨,則佛土淨。以不住相之清淨心念佛,則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其往生西方,證無生忍,乃決定不易之理事也。又何疑乎。(正)金剛經線說序

《金剛經》是令我們遍行六度萬行,普度一切眾生的規矩準繩啊!遍及佛陀一代時教中的一切法門而成為綱要。是即相而離相,怎麼會認為與淨土不相融通呢?度眾生的方法,唯有淨土法門最為第一。想要往生淨土,應當先淨其心。隨其心淨,則佛土淨。以不住相的清淨心念佛,那麼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這樣往生西方,證得無生法忍,是決定不可改變的理事,又有什麼可生疑惑的呢?

標應讀典籍17

當以念佛為主,閱經為助。若法華、楞嚴、華嚴、涅槃、金剛、圓覺,或專主一經,或此六經,一一輪閱,皆無不可。(正)復永嘉某居士書五

應當以念佛為主,閱經為助。像《法華經》、《楞嚴經》、《華嚴經》、《涅槃經》、《金剛經》、《圓覺經》。或者專門閱一部經。或者這六部經,一部一部輪流閱讀,都可以。

標應讀典籍18

有此諸書,淨土眾義,可以備知。縱不遍閱群經,有何所欠。倘不知淨土法門,縱令深入經藏,徹悟自心。欲了生死,尚不知經幾何大劫,方能滿其所願。阿伽陀樂,(梵語阿伽陀,此云普治,普治一切諸病也。)萬病總治,此而不知,可痛惜哉。知而不修,及修而不專心致志,更為可痛惜也已矣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有了這些書,淨土宗的眾多義理,可以完備了知。縱然不遍閱群經,有什麼欠缺。倘若不知道淨土法門,縱然深入經藏,徹悟自心。想了生死,還不知道要經過幾大劫,才能滿他所願。阿伽陀藥(梵語阿伽陀,此土稱:普治,普治一切諸病),萬病總治。對這個藥不知道,實在痛惜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