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讚淨土超勝

讚淨土超勝1

大矣哉,淨土法門之為教也!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;直指人心者,猶當遜其奇特。即念念佛,即念成佛;歷劫修證者,益宜挹其高風。普被上中下根,統攝律教禪宗;如時雨之潤物,若大海之納川。偏圓頓漸一切法,無不從此法界流;大小權實一切行,無不還歸此法界。不斷惑業,得預補處;即此一生,圓滿菩提。九界眾生離是門,上不能圓成佛道;十方諸佛捨此法,下不能普利群萌。是以華嚴海眾,盡遵十大願王;法華一稱,悉證諸法實相。最勝方便之行,馬鳴示於起信;易行疾至之道,龍樹闡于婆沙。釋迦後身之智者,說十疑論而專志西方;彌陀示現之永明,著四料簡而終身念佛。彙三乘五性,總證真常;導上聖下凡,同登彼岸。故得九界咸歸,十方共讚;千經並闡,萬論均宣。誠可謂一代時教之極談,一乘無上之大教也。不植德本,歷劫難逢;既獲見聞,當勤修習!(正)印施極樂圖序

【是心是佛】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》:“諸佛如來是法界身,入一切眾生心想中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,八十隨形好。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”

【挹】指吸取。

【高風】1.高尚的風操。2.高雅的藝術風格。3.美善的風教、政績。

【五性】法相宗將一切眾生的根機,分為五類叫做五性。一、有可修成阿羅漢果的無漏種子者,名定性聲聞。二、有可修成辟支佛的無漏種子者,名定性緣覺。三、有可修成佛果的無漏種子者,名定性菩薩。四、兼有以上二種或三種的無漏種子,則將來所證之位,遇緣成熟,並不一定證何種果者,名不定性。五、並無以上三乘的無漏種子,但有可修成人天果的有漏種子者,名為無性。


偉大啊!淨土法門這個教法,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》中說:“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”,就是直指人心的禪宗,也不及這個法門的奇特。當下一念來念佛,當下一念成佛,多劫修行的人,更加應該要吸取淨土法門的高超風範。普被上、中、下三種根機,統攝律、教、禪諸多宗派。如同及時春雨滋潤萬物,如同大海廣納百川。偏、圓、頓、漸一切教法,沒有不是從這個法界流出。大、小、權、實一切行門,沒有不還歸到這個法界。不斷見思惑業,得以預入一生補處菩薩。就在這一生,圓滿菩提大果。九界眾生離開這個法門,上不能圓成佛道。十方諸佛棄捨這個法門,下不能普利群萌。所以華嚴海眾,都是謹遵普賢菩薩的十大願王。《法華經》中“一稱南無佛,皆共成佛道”,都能證得諸法實相。是最殊勝、最方便的行門,馬鳴菩薩開顯於《大乘起信論》中。是易行、速到的道路,龍樹菩薩闡揚於《大毘婆沙論》中。釋迦本師後身化現的智者大師,說《淨土十疑論》而專志求生西方淨土。阿彌陀佛示現的永明大師,寫下著名的“有禪有淨土”四料簡而終身念佛。匯集聲聞、緣覺、菩薩三乘;定性、不定性、無性這五種種性眾生,總的證入真常佛性。化導上等聖人、下劣凡夫,共同登到極樂彼岸。所以九法界眾生都歸向極樂世界,十方諸佛共同讚歎彌陀淨土,千部經典一併闡揚,萬部論書都在宣揚。實在可以說是釋迦本師一代時教中的至極之談,一佛乘的無上大教啊!沒有培植德本,經歷多劫也難以遇逢。現在既然見到了聽到了,應當要精勤修習。

讚淨土超勝2

竊聞淨土者,乃究竟暢佛本懷之法也。高超一切禪教律,統攝一切禪教律。略言之,一言、一句、一偈、一書,可以包括無餘;廣說之,雖三藏十二部之玄言,五宗諸祖師之妙義,亦詮不盡。縱饒盡大地眾生,同成正覺,出廣長舌,以神通力、智慧力,塵說、剎說、熾然說、無間說,又豈能盡?良以淨土本不思議故也。試觀華嚴大經,王於三藏;末後一著,歸重願王。法華奧典,妙冠群經;聞即往生,位齊等覺。則千經萬論,處處指歸者,有由來也。文殊發願,普賢勸進。如來授記於大集,謂末法中,非此莫度;龍樹簡示于婆沙,謂易行道,速出生死。則往聖前賢,人人趣向者,豈徒然哉?誠所謂一代時教,皆念佛法門之注腳也。不但此也,舉凡六根所對一切境界,所謂山河大地,明暗色空,見聞覺知,聲香味等,何一非闡揚淨土之文字耶?寒暑代謝,老病相摧,水旱兵疫,魔侶邪見,何一非提醒當人速求往生之警策耶?廣說其可盡乎?言一言統攝者,所謂淨也。淨極則光通,非至妙覺,此一言豈易承當?於六即佛頌研之可知也。一句者,信願行也。非信不足以啟願,非願不足以導行,非持名妙行,不足滿所願而證所信。淨土一切經論,皆發明此旨也。一偈者,讚佛偈也。舉正報以攝依果,言化主以包徒眾;雖只八句,淨土三經之大綱盡舉也。一書者,淨土十要也,字字皆末法之津梁,言言為蓮宗之寶鑒。痛哭流涕,剖心瀝血,稱性發揮,隨機指示;雖拯溺救焚,不能喻其痛切也。捨此則正信無由生,邪見無由殄也。(正)與悟開師書

【塵說剎說熾然說無間說】十方虛空界一一塵中有剎有佛,盡十方界之一切存在,莫非法之顯現,皆經常而無間斷地說法。

【六即佛】天台觀行疏就佛而判六即。一、理即佛,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。雖背覺合塵,輪迴三塗六道,而其佛性功德,仍自具足,故名理即佛。二、名字即佛,或從善知識,或從經典,聞知即心本具,寂照圓融,不生不滅之佛性。於名字中,通達了解,知一切法皆為佛法,一切眾生皆可成佛。所謂聞佛性名字,即得了解佛法者,是也。三、觀行即佛,依教修觀,即圓教五品之外凡位。五品者,(一)隨喜品,聞實相之法,而信解隨喜者。(二)讀誦品,讀誦法華,及諸大乘經典,而助觀解者。(三)講說品,自說內解,而導利他人者。(四)兼行六度品,兼修六度,而助觀心者。(五)正行六度品,正行六度,而自行化他,事理具足,觀行轉勝者。四、相似即佛,謂相似解發,即圓教十信之內凡位也。初信斷見惑,七信斷思惑,八九十信斷塵沙惑。五、分證即佛,於十信後心,破一分無明,證一分三德。即入初住,而證法身,是為法身大士。從初住至等覺,共四十一位,各各破一分無明,證一分三德,故名分證即佛也。六、究竟即佛,從等覺,再破一分無明,則真窮惑盡,福慧圓滿,徹證即心本具之真如佛性,入妙覺位,而成無上菩提道矣。

【拯溺救焚】比喻救人於危難之中。


我聽說淨土法門,是究竟暢佛本懷的法門。高超一切禪、教、律各宗,統攝一切禪、教、律等派。簡略來說,一個字、一句話、一個偈頌、一本書,就可以將淨土法門包括無餘。廣泛來說,雖然三藏十二部的玄奧言辭,律、教、禪、密、淨五宗諸位祖師的微妙大義,也詮釋不盡。縱然是窮盡大地眾生,同成正覺,出廣長舌,以神通力、智慧力,國土中的一一微塵說、微塵中的一一剎佛說(空間)、熾然猛烈地說(力度) 、沒有間斷地說(時間),也不能說盡啊!這實在是因為淨土法門,本來不可思議的緣故啊!試看《華嚴經》,是三藏經王。經文最後,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。《法華經》深奧妙典,是群經之首。其《藥王菩薩本事品》中說:聽聞此經就會往生極樂世界,果位與等覺菩薩相等。那麼千經萬論,處處指歸淨土,是有理由來源的啊!《文殊師利發願經》說:願我命終時,滅除諸障礙,面見阿彌陀,往生安樂剎。普賢菩薩以十大願王,勸進善財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求生西方極樂世界。如來在《大集經》中授記:末法億億人修行,罕一得道,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龍樹菩薩在《十住毘婆沙論》中簡別顯示,念佛法門是易行道,能夠速出生死。過去的聖賢,人人都趣向淨土,哪裡是沒有理由的呢?這就是所謂,本師一代時教,都是念佛法門的註腳啊!不但如此,凡是六根所對的一切境界,如:山河大地的依報、明暗色空的現象,見聞覺知的功能,聲、香、味六塵等,哪一法不是闡揚淨土的文字呢?寒暑代謝的自然變化,老病相摧的身體衰弱,水旱兵疫的天災人禍,魔侶邪見的冤家惡友,哪一件事,不是提醒這個人趕快求往生的警策呢?廣說,可以說的完嗎?說到一個字統攝淨土宗,就是所謂的“淨”字。清淨到了極點,就會智慧光明通達,不是到妙覺的佛果位,這一個“淨”字,哪裡容易承當呢?對於六即佛頌,詳細研讀就可以知道了。一句:就是信願行。不是深信,不足以啟發切願;不是切願,不足以引導行持;不是持佛名號的玄妙行持,不足以滿足他的願望,而證得他所相信的道理。淨土宗一切經論,都是闡發顯明這個宗旨。一偈:就是讚佛偈。舉正報(“阿彌陀佛身金色”等偈頌)來收攝依報莊嚴之果,贊 化主(阿彌陀佛)來包括極樂世界的徒眾。雖然只有八句,淨土三經的大綱全部舉出。一書:就是《淨土十要》。每個字都是末法時代的津梁,每句話都是淨土宗的寶鑑。這是祖師痛哭流涕,剖心瀝血,稱性發揮,隨眾生根機而來指示。雖用拯救溺水火燒的危急,也不能比喻出祖師的悲痛懇切之心。捨棄這本《淨土十要》,正信無法產生,邪見無法滅除。

讚淨土超勝3

眾生一念心性,與佛無二。雖在迷不覺,起惑造業,備作眾罪,其本具佛性,原無損失。譬如摩尼寶珠,墮於圊廁,直與糞穢,了無有異。愚人不知是寶,便與糞穢一目視之。智者知是無價妙寶,不以污穢為嫌,必於廁中取出,用種種法,洗滌令潔,然後懸之高幢,即得放大光明,隨人所求,普雨眾寶。愚人由是,始知寶貴。大覺世尊,視諸眾生,亦復如是。縱昏迷倒惑,備作五逆十惡,永墮三途惡道之人,佛無一念棄捨之心;必伺其機緣,冥顯加被,與之說法,俾了幻妄之惑業,悟真常之佛性,以至於圓證無上菩提而後已。于罪大惡極之人尚如是,其罪業小者,其戒善具修、禪定力深者,亦無一不如是也。以凡在三界之中,雖有執身攝心、伏諸煩惑之人,而情種尚在,福報一盡,降生下界,遇境逢緣,猶復起惑造業;由業感苦,輪迴六道,了無已時。故法華經云: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;眾苦充滿,甚可怖畏!若非業盡情空,斷惑證真,則無出此三界之望。此則唯有淨土法門,但具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即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既得往生,則入佛境界,同佛受用;凡情聖見,二皆不生。乃千穩萬當,萬不漏一之特別法門也。時當末法,捨此無術矣!(正)傅大士傳錄序

眾生一念心性,與佛無二無別。雖然在迷不覺,起惑造業,造作眾罪。他本具的佛性,原本沒有損失。譬如摩尼寶珠,墮於廁中。簡直與糞穢,沒有兩樣。愚癡的人不知道這是摩尼寶,就將摩尼寶與糞穢一樣看待。智慧的人知道這是無價的妙寶,不嫌棄摩尼寶上的污穢,必定將摩尼寶從廁所中取出來。用種種的辦法,洗滌清淨。然後懸掛在高幢之上,就會放大光明,隨人所求,普遍雨下眾寶。愚癡的人由此,才知道寶貴這一念心性。大覺世尊,看待一切眾生,也是如此。縱然眾生昏迷顛倒,造作一切的五逆十惡,永遠墮入三途惡道之人,佛也沒有一念棄捨的心。必定等候眾生的機緣,暗中或明顯地加被,與眾生說法。使眾生明了幻妄的惑業,覺悟真常的佛性,以至於圓證無上菩提而後才停止。對於罪大惡極的人尚且如此,對於罪業小的、戒律善行具足修持、禪定力深的眾生,也沒有一個不是如此啊!因為凡是在三界之中,雖然有執身攝心,伏住諸多煩惑的人。但他們的情種還在,福報一旦享盡,就降生到下界。遇境逢緣,還是又起惑造業,由業而感苦。輪迴六道,沒有停止的時候。所以《法華經》中說:“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。眾苦充滿,甚可怖畏。”如果不是業盡情空,斷惑證真,就沒有出離三界的希望。唯有淨土法門,只要具足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就可以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既得往生,就入佛境界,同佛受用。凡情聖見,二者都不會生起。是千穩萬當,萬不漏一的特別法門啊!時代正當末法,捨棄這個淨土法門,就沒有其它辦法了啊!

讚淨土超勝4

念佛法門,其來尚矣。以吾人一念心性,猶如虛空,常恒不變;雖常不變,而復念念隨緣。不隨佛界之緣,便隨九界之緣;不隨三乘之緣,便隨六道之緣;不隨人天之緣,便隨三途之緣。由其緣之染淨不同,致其報之苦樂迥異;雖於本體,了無改變,而其相用,固已天淵懸殊矣。譬如虛空,日照則明,雲屯則暗。雖虛空之本體,不因雲日而為增減;而其顯現障蔽之相,固不可以同年而語也。如來以是義故,普令眾生緣念於佛。故曰:若眾生心,憶佛念佛,現前當來,必定見佛,去佛不遠。又曰:諸佛如來,是法界身,入一切眾生心想中。是故汝等心想佛時,此心即是三十二相,八十隨形好。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諸佛正遍知海,從心想生。夫隨佛界之緣,則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矣;若隨眾生各界之緣,則是心作眾生,是心是眾生矣。了此而不念佛者,未之有也。念佛一法,乃以如來萬德洪名為緣。即此萬德洪名,乃如來果地所證之無上覺道。由其以果地覺,為因地心;故得因該果海,果徹因源。如染香人,身有香氣;如蜾蠃之祝螟蛉,久則化之。即生作佛,轉凡成聖;其功能力用,超過一代時教一切法門之上。以一切法門,皆仗自力,斷惑證真,方得了生脫死。念佛法門,自力、佛力,二皆具足,故得已斷惑業者,速證法身;具足惑業者,帶業往生。其法極其平常,雖愚夫愚婦,亦能得其利益;而復極其玄妙,縱等覺菩薩,不能出其範圍。故無一人不堪修,亦無一人不能修;下手易而成功高,用力少而得效速。實為如來一代時教中之特別法門,固不可以通途教理而為論判也。末法眾生,福薄慧淺,障厚業深;不修此法,欲仗自力斷惑證真,以了生死,則萬難萬難!(正)棲真常住長年念佛序

【同年而語】把不同的兩個人、兩件事物不加區別地放在同一時間相提並論。

【蜾蠃祝螟蛉】古人誤認為蜾蠃養螟蛉為己子。後以此為養子的代稱。


念佛法門,來由已有久遠的年月。因為我們一念心性,猶如虛空,常恒不變。雖然恆常不變,而又念念隨緣。不隨佛界的淨緣,就隨九界的染緣;不隨三乘的聖緣,就隨六道的凡緣;不隨人天的善緣,就隨三途的惡緣。由於事緣的染淨不同,導致果報的苦樂迥然有異。雖然對於本體自性,一點沒有改變,而自心的現相作用,就已如天淵之別了。譬如虛空,日照就明亮,雲聚就昏暗,雖然虛空的本體,不會因為烏雲或日照而有所增減,而虛空顯現與障蔽的相狀,就不可以相提並論了。如來因為這個義理的緣故,普令眾生緣念於佛,所以說:“若眾生心,憶佛念佛,現前當來,必定見佛,去佛不遠。”又說:“諸佛如來,是法界身,入一切眾生心想中,是故汝等心想佛時,此心即是三十二相,八十隨形好,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,諸佛正遍知海,從心想生。”隨佛界的緣,就會“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”了。如果隨著眾生各界的緣,那麼就是“心作眾生,是心是眾生”了。明了這個道理而不念佛,沒有這樣的事。念佛這個法門,是以如來的萬德洪名為緣,即此萬德洪名,就是如來果地所證的無上覺道。由於這是以果地覺,為因地心,所以能夠因地包攝果覺海,果覺通徹因地源。“如染香人,身有香氣”,如蜾蠃祝禱螟蛉,久了就會化成蜾蠃。當生成佛,轉凡成聖,這個功能力用,超過一代時教,一切法門之上。因為一切法門,都是依仗自力,斷惑證真,才能了生脫死。念佛法門,自力佛力,二皆具足。所以已斷惑業的聖者,快速證得法身;具足惑業的凡夫,帶業往生。這個法門極其平常,雖然是普通百姓,也能夠得到念佛法門的利益,而又極其玄妙,縱然是等覺菩薩,不能超出極樂淨土的範圍。所以沒有一個人不可以修,也沒有一人不能修。下手容易而成功高妙,用力很少而得效迅速,實在是如來一代時教中的特別法門,不可以通途教理來加以論判。末法眾生,福薄慧淺,障厚業深,不修這個法門,想要仗自力斷惑證真,了脫生死,則是千難萬難。

讚淨土超勝5

大覺世尊,愍諸眾生,迷背自心,輪迴六道,久經長劫,莫之能出;由是興無緣慈,運同體悲,示生世間,成等正覺;隨順機宜,廣說諸法。括舉大綱,凡有五宗。五宗維何?曰律、曰教、曰禪、曰密、曰淨。律者佛身,教者佛語,禪者佛心。佛之所以為佛,唯此三法;佛之所以度生,亦唯此三法。眾生果能依佛之律教禪以修持,則即眾生之三業,轉而為諸佛之三業;三業既轉,則煩惱即菩提,生死即涅槃矣。又恐宿業障重,或不易轉,則用陀羅尼三密加持之力,以熏陶之;若蜾蠃之祝螟蛉,曰似我似我,七日而變成蜾蠃矣。又恐根器或劣,未得解脫,而再一受生,難免迷失,於是特開信願念佛,求生淨土一門,俾若聖若凡,同於現生,往生西方;聖則速證無上菩提,凡則永出生死繫縛。以其仗佛慈力,故其功德利益,不可思議也。須知律為教禪密淨之基址,若不嚴持禁戒,則教禪密淨之真益莫得;如修萬丈高樓,地基不固,則未成即壞。淨為律教禪密之歸宿,如百川萬流,悉歸大海;以淨土法門,乃十方三世諸佛上成佛道,下化眾生,成始成終之法門也。(正)青蓮寺念佛宣言書

【陀羅尼】華譯為總持,即總一切法,持無量義。原有四種,咒陀羅尼,不過是其中一種,但通常皆以咒為陀羅尼。

【三密】身密、語密、意密。就眾生言:手結印契為身密,口誦真言為語密,心觀本尊之法相為意密。


大覺世尊,愍諸眾生,迷背自心,輪迴六道,久經長劫,不能出離。因此興無緣慈,運同體悲,示生世間,成等正覺,隨順機宜,廣說諸法。括舉大綱,共有五宗。五宗:律、教、禪、密、淨。律是佛身,教是佛語,禪是佛心。佛之所以為佛,唯有這三法。佛之所以度生,也唯有這三法。眾生果真能夠依佛的律、教、禪來修持,那麼即眾生的三業,轉而成為諸佛的三業。身口意三業既然轉了,那麼煩惱即菩提,生死即涅槃。又恐怕宿業障重,或許不容易轉,就用咒語陀羅尼的三密加持之力,加以熏陶,如同蜾蠃來祝禱螟蛉說:像我像我,七天之後就變成蜾蠃了。又恐怕根器太劣,不得解脫,而一旦再受生,難免迷失。於是特別開啟信願念佛,求生淨土這個法門,使得一切聖凡,都在現生,往生西方。聖者就速證無上菩提,凡夫就永遠出離生死系縛,因為仗佛慈力,所以功德利益,不可思議。必須知道,戒律是教、禪、密、淨的基礎,如果不嚴持禁戒,那麼教、禪、密、淨的真實利益不能得到,如同修建萬丈高樓,地基不穩固,那麼大樓還沒建成,就崩壞了。淨土是律、教、禪、密的歸宿,如同百川萬流,都歸回大海。因為淨土法門,是十方三世諸佛,上成佛道,下化眾生,成始成終的法門。

讚淨土超勝6

阿彌陀經、無量壽經、觀無量壽佛經,此名淨土三經,專談淨土緣起事理;其餘諸大乘經,咸皆帶說淨土。而華嚴一經,乃如來初成正覺,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稱性直談一乘妙法;末後善財遍參知識,于證齊諸佛之後,普賢菩薩為說十大願王,普令善財及與華藏海眾,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。而觀經下品下生,五逆十惡,具諸不善,臨命終時,地獄相現,有善知識,教以念佛,彼即受教稱念佛名,未滿十聲,即見化佛授手,接引往生。大集經云:末法億億人修行,罕一得道;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是知念佛一法,乃上聖下凡共修之道,若愚若智通行之法。下手易而成功高,用力少而得效速;以其專仗佛力,故其利益殊勝,超越常途教道。昔人謂餘門學道,似蟻子上于高山;念佛往生,如風帆揚于順水。可謂最善形容者矣。(正)與徐福賢書

《阿彌陀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、《觀無量壽佛經》,這名為淨土三經,專門談淨土的緣起事理。其餘的諸大乘經,都兼帶宣說淨土。而《華嚴經》,是如來初成正覺,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稱性直談一乘妙法。最後善財童子遍參五十三位善知識,在證齊諸佛之後,普賢菩薩為說他宣說十大願王,普令善財以及華藏世界海眾位菩薩,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。而《觀無量壽佛經》的下品下生,五逆十惡、具有諸多不善的人,臨命終時,地獄相現前,有善知識,教他念佛求生淨土,他就受教,稱念佛名,不滿十聲,就見到化佛授手,接引往生。《大集經》說:末法億億人修行,罕一得道,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所以知道念佛這個法門,是上聖下凡共修之道,愚人智人通行之法。下手容易而成功高妙,用力較少而得效快速。因為是專仗佛力,所以這個利益殊勝,超越常規的教門法道。古人說:其它的法門學道,如同螞蟻登上高山。念佛往生的淨土法門,如同順風的帆船又順水。可以說這是最好的形容啊!

讚淨土超勝7

夫釋迦、彌陀,於往劫中,發大誓願,度脫眾生。一則示生穢土,以穢以苦折伏而發遣;一則安居淨土,以淨以樂攝受而均陶。汝只知愚夫愚婦,亦能念佛,遂至藐視淨土,何不觀華嚴入法界品,善財于證齊諸佛之後,普賢菩薩,乃教以發十大願王,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,且以此普勸華藏海眾乎?夫華藏海眾,無一凡夫二乘,乃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同破無明,同證法性;悉能乘本願輪,於無佛世界,現身作佛。又華藏海中,淨土無量,而必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者,可知往生極樂,乃出苦之玄門,成佛之捷徑也。以故自古迄今,所有禪教律叢林,無不朝暮持佛名號,求生西方也。(正)淨土決疑論

釋迦牟尼佛和阿彌陀佛,在過去的無數劫當中,發下廣大的誓願,期願度脫一切的眾生。一個則示現出生於娑婆的污穢國土,以污穢不淨、痛苦的境界,折伏眾生的貪愛執著,令他前往淨土;一個則是安然居住於清淨的國土,以清淨莊嚴、自在安樂的世界,攝受眾生前來,加以教化熏陶。你只知道平凡的愚夫愚婦,也能念佛修行,往生西方,因此藐視淨土,認為這個法門低下。你為何不看看《華嚴經·入法界品》,善財童子在所證齊等於十方諸佛之後,普賢菩薩教導他發起廣大的十大願王,迴向往生於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望能夠圓滿究竟佛果,並且以此淨土法門普遍勸導華藏海會的大眾呢?而華藏海會的大眾,沒有一個是凡夫二乘的根機,而是四十一個階位證得法身的菩薩大士,都已經同破無明惑、同證法性身,都是能夠乘他自己的本願之輪,在沒有佛陀的世界,現身而示現作佛。又,華藏世界海當中,其中的淨土無量無邊,然而普賢菩薩令他們必定要迴向發願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由此可知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是出離苦海的微妙法門,成就佛果的快速捷徑。所以,從古至今,所有禪宗、教下、律宗的叢林道場,無不是早晚課誦持念阿彌陀佛名號,以求生西方淨土啊!

讚淨土超勝8

溯此法之發起,實在于華嚴末會,善財遍參知識,至普賢菩薩所,蒙普賢威神加被,所證與普賢等,與諸佛等,是為等覺菩薩。普賢乃為稱讚如來勝妙功德,勸進善財,及華藏海眾,同以十大願王功德,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。以華藏海眾,皆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覺,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已遍遊塵剎佛國,其彌陀誓願、極樂境緣、往生因果,一一悉知,故不須說。然華嚴會上,絕無凡夫二乘,及權位菩薩,故雖大弘此法,而凡小莫由稟承。乃于方等會上,普為一切人天凡聖,說無量壽經,發明彌陀往昔因行果德,極樂境緣種種勝妙,行人修證品位因果。此經乃說華嚴末後歸宗之一著。說時雖在方等,教義實屬華嚴。華嚴唯局法身大士,此經遍攝九界聖凡。即以華嚴論,尚屬特別,況餘時乎?使如來不開此法,則末法眾生,無一能了生死者。(續)無量壽經頌序

【餘時】天台智者大師以如來所說一代聖教,判為五時。謂如來成道,最初為大菩薩說華嚴經。次於鹿苑,為接引二乘,說四阿含等經。次於方等,說楞伽等諸大乘經,令諸二乘恥小乘,而慕大法。次說般若經,遣除二乘執情。後說法華、涅槃二經,開示眾生,咸得作佛。故為五時。


追溯這個法門的發起,實際是在《華嚴經》末會。善財童子遍參善知識,到了普賢菩薩那裡,蒙普賢菩薩威神加被,所證與普賢菩薩齊等,與諸佛齊等,這是等覺菩薩位。普賢於是為他稱讚如來勝妙功德,勸進善財,以及華藏海眾,同以十大願王功德,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。因為華藏海眾,都是十住、十行、十迴向、十地、等覺,這四十一位階的法身大士,已經遍遊塵剎佛國。對於阿彌陀佛的誓願、極樂境緣、往生因果,一一全都知道,所以不須多說。然而華嚴會上,絕對沒有凡夫、二乘人,以及權位菩薩。所以雖然世尊大大弘揚這個法門,而凡夫、小乘人沒辦法禀承。於是在方等會上,普為一切人天凡聖,宣說《無量壽經》,闡發顯明阿彌陀佛往昔中的因行果德,極樂境緣的種種殊勝微妙,行人修證品位的因果道理。這部經是宣說《華嚴經》最後歸結宗旨的一著,宣說的時候,雖然在方等時,教義實際屬於華嚴時。《華嚴經》唯局限法身大士,《無量壽經》遍攝九法界聖者凡夫。即使以華嚴時來討論,還屬於特別法門,何況在其餘四時呢?

讚淨土超勝9

每有愚人,卑劣自居,不敢承當;亦有學者,大乘自命,不屑修習。須知五逆十惡之人,臨終地獄相現,善友教以念佛,未滿十聲,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以卑劣自居者,可以興起矣。華嚴一經,王於三藏,末後歸宗,普賢菩薩,以十大願王,回向往生西方,普勸善財,及華藏海眾,一致進行,求生西方,以期圓滿佛果。此之法門,何敢視作小乘?況善財已證等覺,海會悉證法身。彼尚求生,我何人斯,不屑修習?(蓮池大師曰,念佛求生西方,乃是大德大福大智大慧大聖大賢的勾當,轉娑婆,成淨土,不同小可因緣。編者敬注)豈但高豎慢幢,直是譭謗華嚴。(續)念佛懇辭序

每每有愚癡的人,自認卑劣,不敢承當。也有學人,自命是大乘行人,不屑於修習淨土法門。必須知道五逆十惡的人,臨終地獄相現,有善友教他念佛,不滿十聲,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聽到這些,以卑劣自居的人,可以振奮興起了。《華嚴經》,是三藏經王,最後歸結宗旨,普賢菩薩以十大願王,迴向往生西方,普勸善財以及華藏海眾,一致進行,求生西方,以期圓滿佛果。這樣的大法門,如何敢看作小乘呢?何況善財已經證得等覺菩薩位,華嚴海會菩薩,全都是已證法身,他們還求生西方,我是什麼人,還不屑於修習。哪裡只是高豎慢幢,簡直就是毀謗《華嚴經》。

讚淨土超勝10

如來聖教,法門無量,隨依一法,以菩提心修持,皆可以了生死,成佛道。然于修而未證之前,大有難易疾遲之別。求其至圓至頓,最簡最易,契理契機,即修即性,三根普被,利鈍全收,為律教禪密諸宗之歸宿,作人天凡聖證真之捷徑者,無如信願念佛求生西方一法也。良以一切法門,皆仗自力;念佛法門,兼仗佛力。仗自力,非煩惑斷盡,不能超出三界;仗佛力,若信願真切,即可高登九蓮。當今之人,欲於現生了生死大事者,捨此一法,則絕無希望矣。須知淨土法門,法法圓通;如皓月麗天,川川俱現;水銀墮地,顆顆皆圓。不獨於格物致知,窮理盡性,覺世牖民,治國安邦者,有大裨益;即士農工商,欲發展其事業,老幼男女,欲消滅其疾苦者,無不隨感而應,遂心滿願。(續)無錫淨業社年刊序

如來聖教,法門無量,隨依一種法門,以菩提心來修持,都可以了生死,成佛道。然而在修持卻尚未證得果位之前,大有困難、容易、快疾、遲緩的差別。求取其中最圓滿頓超,最簡便容易,上契佛理,下契眾機,即修德為性德,三根普被,利鈍全收,是律、教、禪、密諸多宗派的歸宿;是人、天、凡、聖證得真諦捷徑,沒有超過信願念佛,求生西方這個法門的。實在因為一切法門,都是依仗自力。念佛法門,兼仗佛力。依仗自力,不是煩惑斷盡,不能超出三界。依仗佛力,如果信願真切,就可以高登九品蓮。當今的人,想在現生了脫生死大事的人,捨棄這個法門,就絕對沒有希望了。必須知道淨土法門,法法圓通。如同皓潔月亮高掛天空,條條江河,全都顯現。水銀墮落在地上,顆顆都是圓珠。不僅對於儒家格私慾,致良知;窮天理,盡人性;覺世間,導人民;治國安邦的人,有很大的利益。即使是士、農、工、商各個行業的人,想要發展他的事業,老幼男女,想要消滅他們疾苦的人,無不隨感而有應,滿足達成心願。

讚淨土超勝11

仗自力了生死法門,雖高深玄妙,欲依此了生死,又不知要經若干劫數。以約大乘圓教論,五品位尚未能斷見惑。初信位方斷見惑,便可永無造惡業墮惡道之慮,然須漸次進修。已證七信,方了生死。初信神通道力已不可思議,尚須至七信位,方了生死。了生死事,豈易言乎。即約小乘藏教論,斷見惑即證初果,任運不會行犯戒事。若不出家,亦娶妻生子,若以威逼令犯邪淫,寧肯捨命,決不犯戒。初果有進無退,未證初果,則不定。今生修持好極,來生會造大惡業。亦有前半生好,後半生便壞者。初果尚須七生天上,七返人間,方證四果。天壽甚長,不可以年月論。此仗自力了生死之難也。念佛法門,乃佛法中之特別法門,仗佛慈力,可以帶業往生。約在此界,尚未斷惑業,名帶業;若生西方,則無業可得,非將業帶到西方去。無論工夫深淺,若具真信切願,至誠稱念,無一不往生者。(三)復吳思謙書

仗自力了生死的法門。法門雖然高深玄妙,想要依此了生死,又不知要經過若干劫。因為約著大乘圓教來討論,五品位還沒能斷見惑。初信位,方才斷見惑,就可以永遠沒有造惡業,墮惡道的憂慮了。然而必須漸次進修,證入七信位,方才了生死。初信位的神通道力,已經不可思議,尚且須要到七信位,方才了生死。了生死的事,哪裡是容易的呢?即使約著小乘藏教來討論,斷見惑,就證入初果,任運不會做犯戒的事。如果不出家,也娶妻生子。如果以威勢逼令他犯邪淫,寧肯捨命,決定不會犯戒。初果人,有進無退。沒有證初果,就不一定,今生修持好到極點,來生會造大惡業;也有前半生好,後半生就壞的。初果人,還必須七次生到天上,七次返回人間,方才證四果。天壽很長,不可以人間年月來論。這就是依仗自力,了生死的困難。念佛法門,是佛法中的特別法門。仗佛慈力,可以帶業往生(這是約在此娑婆界,還沒有斷惑業,名為帶業。如果生到西方,就沒有業力可得,不是將業力帶到西方去)。無論工夫的深淺,如果具足真信切願,至誠稱念,沒有一個不往生的。

讚淨土超勝12

一切法門,皆須依戒定慧之道力,斷貪瞋癡之煩惑;若到定慧力深,煩惑淨盡,方有了生死分。儻煩惑斷而未盡,任汝有大智慧,有大辯才,有大神通,能知過去未來,要去就去,要來就來,亦不能了,況其下焉者乎。仗自力了生死之難,真難如登天矣!若依念佛法門,生信、發願,念佛聖號,求生西方。無論出家在家,士農工商,老幼男女,貴賤賢愚,但肯依教修持,皆可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。一得往生,則定慧不期得而自得,煩惑不期斷而自斷。親炙乎彌陀聖眾,游泳乎金地寶池。仗此勝緣,資成道業。俾帶業往生者,直登不退;斷惑往生者,速證無生。此全仗阿彌陀佛大悲願力,與當人信願念佛之力,感應道交,得此巨益。校比專仗自力者,其難易天地懸殊也。(續)念佛懇辭序

一切法門,都必須依戒定慧的道力,斷貪瞋痴的煩惑。如果定慧的功力很深,到了煩惑淨除究盡,才有了生死的分。倘若煩惑斷了一些,但沒有完全斷盡,任憑你有大智慧、有大辯才、有大神通,能知道過去未來,要去就去、要來就來,也不能了脫生死,何況那些在這之下的人呢?依仗自力了生死的困難,真是難如登天啊!如果依照念佛法門,生信發願,念佛聖號,求生西方。無論出家在家,士農工商,老幼男女,貴賤賢愚。只要肯依教修持,都可以依仗阿彌陀佛慈力,帶業往生。一得往生,那麼定慧不期得而自然得到,煩惑不期斷而自然斷除。親受阿彌陀佛的教誨,隨蓮池聖眾參學,在金沙布地的七寶蓮池中游泳。依仗這些殊勝因緣,資助你成就道業。使得帶業往生的眾生,直接登入不退位。斷惑往生的聖者,快速證得無生法忍。這完全是依仗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,與當事人信願念佛的力量,感應道交,得到這個巨大的利益。比起專門依仗自力修行的人,其中的困難容易,是天地懸殊啊!

讚淨土超勝13

如來一代所說一切大小乘法,皆仗自力,故難;唯此一法,全仗阿彌陀佛慈悲誓願攝受之力,及與行人信願誠懇憶念之力,故得感應道交,即生了辦也。(續)福州佛學圖書館緣起

如來一代時教所說一切大小乘法,都是依仗自力,所以困難。唯有這個法門,完全依仗阿彌陀佛慈悲誓願攝受之力,以及修行人的信願誠懇憶念之力,所以感應道交,當生了辦生死大事。

讚淨土超勝14

迨至眾生機盡,如來應息,而大悲利生,終無有盡。由是諸大弟子,分佈舍利,結集經藏,俾遍界以流通,冀普沾乎法潤。及至東漢,大教始來,但由風氣未開,故唯在北方流通。至孫吳赤烏四年,康僧會尊者,特開化建業,蒙如來舍利降臨,致孫權極生信仰,遂修寺建塔,以宏法化;此法被南方之始也。至晉而遍佈高麗、日本、緬甸、安南、西藏、蒙古諸國。自茲以後,蒸蒸日上。至唐而諸宗悉備,可謂極盛。天臺、賢首、慈恩,以宏教;臨濟、曹洞、溈仰、雲門、法眼,以宏宗;南山,則嚴淨毗尼;蓮宗,則專修淨土。如各部之分司其職,猶六根之互相為用。良以教為佛語,宗為佛心,律為佛行。心語行三,決難分屬;約其專主,且立此名。唯淨土一法,始則為凡夫入道之方便,實則是諸宗究竟之歸宿。以故將墮阿鼻者,得預末品;證齊諸佛者,尚期往生。如來在世,千機並育,萬派朝宗;佛滅度後,宏法大士,各宏一法,以期一門深入,諸法咸通耳。譬如帝網千珠,珠珠各不相混。而一珠遍入千珠,千珠悉攝一珠。參而不雜,離而不分。泥跡者,謂一切法,法法各別。善會者,則一切法,法法圓通。如城四門,隨近者入;門雖不同,入則無異。若知此意,豈但諸佛諸祖所說甚深諦理,為歸真達本、明心見性之法。即盡世間所有一切陰入處界大等,一一皆是歸真達本、明心見性之法。又復一一皆即是真、是本,是心、是性也。以故楞嚴以五陰、六入、十二處、十八界、七大,皆為如來藏妙真如性也。如來藏妙真如性,含育生佛,包括空有;世出世間,無有一法能出其外,不在其中。見正編復海曙師書。由是言之,無一法非佛法,亦無一人非佛也。無奈眾生,珠在衣裏,了不覺知;懷寶循乞,枉受窮困。以如來心,作眾生業;以解脫法,受輪迴苦,可不哀哉!(正)佛學編輯社緣起

【帝網天珠】帝釋懸寶珠網以裝飾宮殿,這些寶珠的光明互相輝映,一珠現一切珠影,一切珠盡現一珠之中,各各如是,重重影現。


等到眾生的化機已盡,如來的應火就息滅了。而佛陀大悲利益眾生,終究沒有窮盡。從此諸大弟子,分佈舍利,結集經藏。遍法界流通,希望普遍都能得到佛法的潤澤。到了東漢,佛教才來到中國。但由於佛法的風氣還沒有打開,所以只在北方流通。到了吳國孫權赤烏四年(241年),康僧會尊者,特地開導感化南京。感蒙如來舍利降臨,致使孫權極為信仰。於是修寺建塔,來宏揚法化。這是佛法被及南方的開始。到了晉朝,遍布到高麗、日本、緬甸、越南、西藏、蒙古諸多國家和地區。從此以後,蒸蒸日上。到了唐朝,諸多宗派全都具備了,可說是極盛一時。天台宗、賢首宗、慈恩宗,這是宏揚教法的宗派。臨濟宗、曹洞宗、溈仰宗、雲門宗、法眼宗,這是宏揚禪宗的宗派。南山宗,是嚴淨毘尼的律宗。蓮宗,是專修淨土的宗派。如各個部門,分管其職;猶如六根,互相使用。實在是因為教法是佛語,禪宗是佛心,戒律是佛行。心、語、行三者,決定很難分開各屬。約著各自的專一側重處,暫且建立這個宗派的名稱。只有淨土法門,開始是凡夫入道的方便,實際是諸多宗派究竟的歸宿。所以將要墮入阿鼻地獄的人,得以預入下品下生。證悟齊等諸佛的等覺菩薩,尚且期望往生西方。如來在世,千種根機一併化育,萬種宗派流歸大海。佛滅度之後,宏揚佛法的大菩薩,各自宏揚一個法門。以期望一門深入,諸法全通。譬如帝釋宮殿所懸寶網千珠,珠珠各不相混。而一珠周遍攝入千珠,千珠全都歸攝到一珠。參合而不會混雜,離散而沒有分開。拘泥行蹟的人,認為一切法,法法之間各有區別。善於融會的人,見到一切法,法法都是圓通。如城堡的四門,隨就近的城門進入。城門雖然不同,入到城裡則沒有兩樣。如果知道這個意義,不但佛陀祖師所說的甚深真諦之理,是歸真達本,明心見性的佛法。即使是窮盡世間所有一切五陰、六入、十二處、十八界、七大等一切法,一一都是歸真達本,明心見性的佛法。又者,一一法都是真如,是本體,是自心,是妙性。所以,《楞嚴經》中五陰、六入、十二處、十八界、七大,都是如來藏妙真如性。由此說來,沒有一法不是佛法,也沒有一人不是佛。無奈眾生,寶珠在衣裡,了然不覺知。懷著珍寶到處乞討,冤枉遭受貧窮困苦。以如來真心,作眾生妄業。以解脫法,受輪迴苦。可不悲哀嗎?

讚淨土超勝15

溯自大教東來,遠公大師,遂以此為宗。初與同學慧永,欲往羅浮,以為道安法師所留,永公遂先獨往。至潯陽,刺史陶范,景仰道風,乃創西林寺以居之,是為東晉孝武帝太元二年丁丑歲也。至太元九年甲申,遠公始來廬山。初居西林,以學侶浸眾,西林隘莫能容。刺史桓伊,乃為創寺于山東,遂號為東林。至太元十五年庚寅,七月二十八日,遠公乃與緇素一百二十三人,結蓮社念佛,求生西方。命劉遺民作文勒石,以明所誓。而慧永法師,亦預其社。永公居西林,於峰頂別立茅室,時往禪思。至其室者,輒聞異香,因號香谷,則其人可思而知也。當遠公初結社時,即有一百二十三人,悉屬法門龍象,儒宗山鬥;由遠公道風遐播,故皆群趨而至。若終公之世,三十餘年之內,其入蓮社而修淨業,蒙接引而得往生者,則多難勝數也。自後若曇鸞、智者、道綽、善導、清涼、永明,莫不以此自行化他。曇鸞著往生論注,妙絕古今。智者作十疑論,極陳得失;著觀經疏,深明諦觀。道綽講淨土三經,近二百遍。善導疏淨土三經,力勸專修。清涼疏行願品,發揮究竟成佛之道。永明說四料簡,直指即生了脫之法。自昔諸宗高人,無不歸心淨土。唯禪宗諸師,專務密修,殊少明闡。自永明倡導後,悉皆顯垂言教,切勸修持矣。故死心新禪師勸修淨土文云:彌陀甚易念,淨土甚易生。又云:參禪人正好念佛。根機或鈍,恐今生未能大悟,且假彌陀願力,接引往生。又云:汝若念佛,不生淨土,老僧當墮拔舌地獄。真歇了禪師淨土說云:洞下一宗,皆務密修,其故何哉?良以念佛法門,徑路修行,正按大藏,接上上器,傍引中下之機。又云:宗門大匠,已悟不空不有之法,秉志孜孜於淨業者,得非淨業見佛,尤簡易于宗門乎?又云:乃佛乃祖,在教在禪,皆修淨業,同歸一源;入得此門,無量法門,悉皆證入。長蘆頤禪師,結蓮華勝會,普勸道俗,念佛往生;感普賢、普慧二菩薩,夢中求入勝會,遂以二菩薩為會首。足見此法,契理契機,諸聖冥贊也。當宋太真二宗之世,省常法師,住持浙之昭慶,慕廬山遠公之道,結淨行社;而王文正公旦,首先歸依,為之倡導。凡宰輔伯牧,學士大夫,稱弟子而入社者,有百二十餘人;其沙門有數千,而士庶則不勝計焉。後有潞公文彥博者,歷仕仁英神哲四朝,出入將相五十餘年,官至太師,封潞國公。平生篤信佛法,晚年向道益力,專念阿彌陀佛,晨夕行坐,未嘗少懈。與淨嚴法師,于京師結十萬人求生淨土會,一時士大夫多從其化。有頌之者曰:知君膽氣大如天,願結西方十萬緣;不為自身求活計,大家齊上渡頭船。壽至九十二,念佛而逝。元明之際,則有中峰、天如、楚石、妙葉,或為詩歌,或為論辯,無不極闡此契理契機,徹上徹下之法。而蓮池、幽溪、蕅益,尤為切摯誠懇者。清則梵天思齊、紅螺徹悟,亦復力宏此道。其梵天勸發菩提心文,紅螺示眾法語,皆可以繼往聖、開來學,驚天地、動鬼神。學者果能依而行之,其誰不俯謝娑婆,高登極樂;為彌陀之弟子,作海會之良朋乎?(正)青蓮寺念佛宣言書

等到佛教傳入東土,慧遠大師就以此淨土法門為宗。最初與同學慧永,打算前往羅浮山,因為道安法師挽留,慧永大師於是一個人先去。到了潯陽,刺史陶範,景仰慧永大師的道風,就創建西林寺請他居住,這是東晉孝武帝太元二年丁丑年(公元377年)的事。到了太元九年甲申(公元384年),慧遠大師才來到廬山,最初居住在西林寺,因為跟隨學習的道侶越來越多,西林寺狹隘容不下,刺史桓伊,於是在山的東面建寺,稱為東林寺。到了晉太元十五年庚寅,七月二十八日,慧遠大師與僧俗一百二十三人,結蓮社念佛,求生西方。命劉遺民寫成文章刻在石碑上,以顯明他們的誓願。而慧永法師,也參預到蓮社念佛。慧永大師居住在西林寺,在峰頂另外建一所茅屋,時常前往禪修靜思,到那個室屋的人,都聞取奇異的香氣,因此稱為香谷,那麼慧永大師這個人的修為就可想而知了。當慧遠大師最初結蓮社的時候,就有一百二十三人,都是法門龍象,儒家泰斗,由於慧遠大師道風遠播,所以大家都奔赴而來。慧遠大師在世的三十多年裡,入蓮社修淨業,蒙接引得往生的人,就多的難以勝數了。

自此以後,像曇鸞、智者、道綽、善導、清涼、永明諸位祖師,沒有不以此淨土法門,自行化他的。曇鸞大師寫了《往生論注》,玄妙冠絕古今。智者大師寫了《淨土十疑論》,極力陳述求生淨土的得失。著述《觀無量壽佛經疏》,深深闡明心觀。道綽大師宣講淨土三經,接近二百遍。善導大師寫了淨土三經的注疏,極力勸導專修念佛。清涼國師大師寫《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別行疏》,發揮究竟成佛之道。永明大師宣說四料簡,直接指出當生了脫生死之法。自古諸家宗派的高人,沒有不歸心淨土,唯有禪宗的諸位大師,專門從事密修,很少明顯的闡揚。自從永明大師倡導之後,就全都明顯的垂範言教,極力勸修淨土了。所以死心悟新禪師勸修淨土文中說:“彌陀很容易念,淨土很容易生。”又說:“參禪人最好念佛,根機鈍的,恐怕今生不能大悟,暫且假彌陀願力,接引往生。”又說:“你如果念佛,不生淨土,老僧當墮拔舌地獄。”真歇清了禪師淨土文說:“曹洞宗,都要密修淨土,為什麼呢?因為念佛法門,是修行的捷徑路,按大藏經,是接引上上根機,傍引中下根機。”又說:“禪宗大德,已經悟得不空不有之法,還秉志勤修淨業的,豈不是修淨業見佛,簡便容易超過禪門嗎。”又說:“佛陀祖師,教門禪門,都修淨業,同歸一源,入得此門,無量法門,悉皆證入”。長蘆宗賾禪師,結蓮華勝會,普勸道俗,念佛往生,感得普賢、普慧二位菩薩,在夢中求加入勝會,於是以二位菩薩作為蓮會之首。足見淨土之法,契理契機,諸聖暗讚啊!在宋太真二宗的時候,省常法師,住持浙江昭慶寺,仰慕廬山慧遠大師的道行,結淨行社。而宰相文正公王旦,首先歸依,作為倡導,凡是輔朝大臣,地方長官,學士大夫,稱弟子而進入淨行社的人,有一百二十多人,其中出家沙門有幾千,而一般的士人百姓就不計其數了。後來又有潞國公文彥博,歷任宋朝仁、英、神、哲四朝宰相五十多年,官至太師,封為潞國公。平生篤信佛法,晚年向道更加努力,專念阿彌陀佛,早晚行住坐臥,沒有一點懈怠。與淨嚴法師,在京師結十萬人求生淨土會,一時士大夫們大多順從化導。有頌文讚歎說:“知君膽氣大如天,願結西方十萬緣,不為自身求活計,大家齊上渡頭船。”九十二歲時,念佛而逝。元明之際,有中峰明本禪師,天如維則禪師,楚石梵琦禪師,妙葉禪師。或者寫詩歌,或者寫論辯,沒有不極力闡揚這個契理契機,徹上徹下的法門。而蓮池大師,幽溪大師,蕅益大師,尤其迫切真摯誠懇。清朝有梵天思齊,紅螺徹悟,也努力宏揚淨土法門。梵天省庵大師有《勸發菩提心文》,紅螺徹悟祖師有開示眾人的法語,都可以承繼往聖,開啟來學,驚天地,動鬼神。學習的人果真能夠依照而行,有誰不俯謝娑婆,高登極樂,為阿彌陀佛的弟子,作蓮池海會的良朋呢?

讚淨土超勝16

蓮宗四祖,法照大師,于大曆二年,棲止衡州雲峰寺,屢於粥缽中,現聖境,不知是何名山。有曾至五台者,言必是五台;後遂往謁。大曆五年,到五台縣,遙見白光;循光往尋,至大聖竹林寺。師入寺,至講堂,見文殊在西,普賢在東,據師子座,說深妙法。師禮二聖,問言:末代凡夫,去聖時遙,知識轉劣,垢障尤深,佛性無由顯現。佛法浩瀚,未審修行,于何法門,最為其要。唯願大聖,斷我疑網?文殊報言:汝今念佛,今正是時。諸修行門,無過念佛,供養三寶,福慧雙修。此之二門,最為徑要。所以者何?我於過去,因觀佛故,因念佛故,因供養故,今得一切種智。故知念佛,諸法之王。汝當常念無上法王,令無休息。師又問:當云何念?文殊言:此世界西,有阿彌陀佛。彼佛願力不可思議。汝當繼念,令無間斷;命終之後,決定往生,永不退轉。說是語已,時二大聖,各舒金手,摩師頂,為授記。汝以念佛故,不久證無上正等菩提。若善男女等,願疾成佛者,無過念佛,則能速證無上菩提。語已,時二大聖,互說伽陀。師聞已,歡喜踴躍,疑網悉除。此係法照大師,親到竹林聖寺,蒙二大聖所開示者。五台,乃文殊應化之道場;文殊,乃七佛之師。自言,我於過去,因觀佛故,因念佛故,今得一切種智。是故一切諸法,般若波羅密,甚深禪定,乃至諸佛,皆從念佛而生。過去諸佛,尚由念佛而生,況末法眾生,業重福輕,障深慧淺,藐視念佛,而不肯修;意欲一超直入如來地,而不知欲步五祖戒、草堂清之後塵,尚不能得乎?(續)致廣慧和尚書

【法照】蓮宗第四祖,唐大歷二年止於衡州之靈峰寺。嘗於僧堂之食缽中現一寺題曰大聖竹林寺。四年,於郡之湖東寺開五會念佛(五百為一會),因制五會法事贊,以定其法式。後詣五台山建竹林寺,代宗時以為國師。大曆七年寂。

【棲止】寄居;停留。


蓮宗四祖,法照大師,親自見到文殊菩薩,開示他念佛法門。可以不仰遵菩薩的聖意,專門念佛嗎?還想要依仗自力而遺棄佛力,只想要撐大門庭,不考慮得不得真實利益,羨慕虛名而輕視實際利益,其中的喪心病狂,為何到瞭如此的地步呢?按《高僧傳》第三集,《法照大師傳》中所說。大師在唐大歷二年(767年),住在湖南衡州雲峰寺,多次在粥缽中,顯現聖境,不知道是什麼名山。有曾經到過五台山的人,說這必定是五台山。後來就前往拜謁。大歷五年(770年),到了五台縣,很遠就看見白光,沿循著白光前往追尋,到了大聖竹林寺。大師進入寺內,到了講堂,看見文殊菩薩在西邊,普賢菩薩在東邊,安坐師子座,演說深妙法。大師禮拜二位菩薩,問:末法時代的凡夫,距離聖人的時間很遙遠了,佛門的善知識轉為低劣,垢障尤其深重,佛性沒辦法顯現。佛法浩瀚,不知道修行什麼法門,最為合適重要。唯願大聖,斷我疑惑之網。文殊菩薩對他說:你現今念佛,現在正是時候。諸多修行法門中,沒有超過念佛法門的,供養三寶,福慧雙修。這二個法門,最為捷徑重要。為什麼呢?我在過去,因為觀想佛的緣故,因為稱念佛的緣故,因為供養佛的緣故,現今得到一切種智。所以知道念佛,是諸法之王。你應當常常稱念無上法王,不要停息。大師又問:應當如何念。文殊菩薩說:此娑婆世界的西邊,有阿彌陀佛。彼佛願力,不可思議。你應當相繼而念,不要間斷,命終之後,決定往生,永不退轉。說是語已,當時二位大聖,各舒金手,摩大師頂,為他授記說:你因為念佛的緣故,不久證得無上正等菩提。如果善男女等人,祈願速疾成佛,沒有超過念佛法門,能夠快速證得無上菩提。說完這些話,當時二位大聖,互說偈頌。大師聽聞以後,歡喜踴躍,疑網全都去除。這是法照大師,親自到竹林聖寺,蒙受二位大聖所開示的法語。五台山,是文殊菩薩應化的道場。文殊菩薩,是七佛之師。他自己說:“我於過去,因觀佛故,因念佛故,今得一切種智。是故一切諸法,般若波羅蜜,甚深禪定,乃至諸佛,皆從念佛而生。”過去諸佛,尚且由念佛而出生。何況末法眾生,業重福輕,障深慧淺。輕視念佛,而不肯修習,意欲一超直入如來地,而不知欲步五祖戒,草堂清之後塵,尚不能得乎。

讚淨土超勝17

極樂世界,無有女人。女人、畜生,生彼世界,皆是童男之相,蓮華化生。一從蓮華中出生,皆與極樂世界人一樣,不是先小後漸長大。彼世界人,無有煩惱,無有妄想,無有造業之事。以仗佛慈力,且極容易生。但以念佛為因,生後見佛聞法,必定圓成佛道;十方世界,唯此最為超勝;一切修持法門,唯此最為易修,而且功德最大。(三)復葉福備書

極樂世界沒有女人。女人,畜生,生到極樂世界,都是童男之相,蓮華化生。一從蓮華中出生,都與極樂世界的人一樣,不是先為小孩,後來漸漸長大。極樂世界的人沒有煩惱,沒有妄想,沒有造業之事。因為仗佛慈力,而且很容易往生,只要以念佛為因。往生以後,見佛聞法,必定圓成佛道。十方世界,唯有這個法門,最為超勝。一切修持法門,唯有這個法門,最容易修持。而且功德最大。

讚淨土超勝18

汝發露地學校、露地蓮社之願,固為省事,然又不如隨地隨緣之為方便易行也。上而清廟明堂,下而水邊林下,得其可語之人,即以此事相勸。文潞公發十萬人念佛求生西方之願,以結蓮社;吾謂一人以至無量人,俱當令生西方,何限定以十萬也。(三)復唐大圓書

【唐大圓】(1885—1941)湖南人,初歸依印光法師修學淨土,後專研唯識,學有成就。曾先後在武昌佛學院、中華大學、武漢大學、長沙佛學會等處講唯識學。任《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》編輯,主編過《海潮音》、《方文化》雜誌,在佛刊上發表論文多篇,主張在現實人間修菩薩道。

【清廟】即太廟。古代帝王的宗廟。

【明堂】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。凡朝會、祭祀、慶賞、選士、養老、教學等大典,都在此舉行。


你發起建露地學校,露地蓮社的願望,固然是省事。然而又不如隨地隨緣,更加方便易行。向上,朝廷宗廟,國家機關;向下,河水邊,樹林下,得到可以對他講說之人,就以這些事來加以勸導。文潞公發十萬人念佛,求生西方的大願,來結蓮社。我說:從一人以至無量人,都應當令他們往生西方,何只限定十萬人呢?